郡主万福金安 起点  郡主万福金安 小说  郡主万福完结  郡主万福金安  重生之郡主万福止行川  重生之郡主万福 枣花  


 

 前生,她受人蒙蔽,将仇人当作恩人,付出过一腔真心。一夕省悟,秦韶吐出一口心血。她悔啊,她恨啊,满府生灵因她而严禁安息之地啊!原以此生叹惜,空留余恨,却不想苍天佑护,一夕复活……作者介绍懦弱,请戳正文海棠呼出一口白气,瞧着漫天的银白,忧心开口:“小姐,您何苦非要来这一趟,若是真想见殿下,差人传个信便罢了,您这样冒着雪来,殿下他待会儿看到,还不知要怎样心疼。”。

她望着这偌大空寂的太子府,先前知晓事实的愤怒悲痛忽而转为了悲凉,她多么愚蠢啊,竟看不透那人瞒过天下,亲手为她织起这暗无天日的牢笼,而她竟也心甘情愿地做了笼中鸟!甘愿任他驱使!凭他摆布!

端月见自家小姐烧地有些糊涂的样子,心疼之余也不忘安慰秦韶。

秋水居内值守的丫鬟小厮,也被秦韶这般样子吓了一跳,直到端月那声“拦住小姐”传来,才将众人唤回了神。

秦韶怔住,眼泪便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这是她的母亲,只藏在记忆中的母亲啊!

李淮安面色大变,接住如枯叶一般坠落的女子,大踏步向外走去。

怕这是一场梦,怕要她再经历一遍那样的痛苦。

女子听闻,血气翻涌之间,苍白如纸的脸色多了几分红润,她再也抑制不住喉中的痒意,一下又一下的咳嗽起来。

“今日一见我便哭,问什么也不答,一直说着什么害怕,我有些担心……”

“好生……安葬了吧。”

“当初你伤重濒死,是谁救你一命!当初你流落西曜,是谁收留于你?你这太子之位,又是谁替你谋划夺取!”

安王妃打发安王去换衣,随即便看向面前跪了一地的秋水居的下人。

秦韶双手环过安王妃的腰际,低低唤了一声母妃。

安王妃眼神黯然:“但愿如此。”

众人自是一番俯首谢恩。

身披大氅的太子矗立许久,他睫毛颤了一颤,抖落一片白雪,李淮安抬头看向昏暗的天空,雪花在他的眉眼处融化。

“是。”

安王妃有些疲累的揉着太阳穴:“兰姨娘,你也去吧,想是琮儿与薇儿也快要回来了,他们较他父王慢些。让他们好好休息,等韶儿好些,再来探望不迟。”

海棠扶着秦韶面色委屈,却也不知如何开口辩解。吉英此时也顾不上与她计较,赶紧唤来小厮与丫鬟,就要将秦韶带到隔壁的暖阁去休息,秦韶摆摆手,打起精神开口:“无妨,我要见他。”

跪在首位的端月磕头认罪:“是奴婢疏忽大意,没有照顾好小姐,求王妃责罚!”

你在何处都可以是刚强铁骨,唯独在母亲面前,可以委屈哭泣。

书评(423)

我要评论
  • 你伤重&你谋划

    “当初你伤重濒死,是谁救你一命!当初你流落西曜,是谁收留于你?你这太子之位,又是谁替你谋划夺取!”

  • &白,忧

    海棠呼出一口白气,瞧着漫天的银白,忧心开口:“小姐,您何苦非要来这一趟,若是真想见殿下,差人传个信便罢了,您这样冒着雪来,殿下他待会儿看到,还不知要怎样心疼。”

  • 深沉的&头喏喏

    因瘦弱而越显深沉的眼睛直直向海棠望来,婢女心下一跳,低头喏喏,不敢再说什么。

  • 十二月&,悠悠

    十二月的风雪肆虐,寒意沁骨,刮在人的身上,仿佛刀割一般痛苦。游廊处,悠悠走来一对主仆。

  • 见两人&出门!

    见两人是徒步而来,秦韶肩头又落了雪,吉英面色一沉,便训斥海棠:“你怎么回事!这种天气,怎么能让小姐如此出门!”

  • 再也抑&咳嗽起

    女子听闻,血气翻涌之间,苍白如纸的脸色多了几分红润,她再也抑制不住喉中的痒意,一下又一下的咳嗽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