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  你知道把眼泪藏好了  你知道眼泪糖果  知道真相的我眼泪  鲸鱼的眼泪  流过眼泪才知道  眼泪怎么知道  眼泪只有自己知道  只有眼泪才知道  


 

 除夕夜,陈雪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寨沟村陈家院。 夜幕下的寨沟村灯火辉煌,家家户户贴上对联,挂起灯笼,热热闹闹的聚在了一同吃着团年饭。 村口燃放烟花爆竹的烟花像一朵朵五彩缤纷的鲜花盛开在夜空中。 陈雪抬着头望向天空,陈老根、哑巴媳妇、陈赐予、徐灵珊除了陈萍萍绚烂的脸庞随着烟花盛开…正文。

一个纤细的手往恩赐的脑袋一瓜子连敲了两下。

陈老根来到了羊圈,羊圈里六只成年羊惊恐的咩咩叫喊,三只新生小羊羔相互偎依躲在了母羊脚下的草垛里。

十二年前的那个夜晚,闪电交加,乌云密布,眼看暴雨临近。

此时还不是雨季,清澈见底的溪水缓缓的流淌着。

自从这事以后,连续几天,哑巴媳妇感觉是身体哪里不舒服似的。饭也吃少了,整天无精打采。

一身黑衣服的年轻女子出现在眼前,只见她趴在柴火房的草垛上一动不动。

朦胧的晨光欲穿破蛋黄的云层,雨后的大桐乡空气格外清新。

陈老根高兴得跳了起来:“好咧!我马上来!”说完转身就往街上跑去。

黄医生说得不是没有道理,在那饥荒战乱的年代,连自己都顾不上,到处都是逃离的难民,见多也就不稀奇了。

导致大部分人都搬离到几十里远的大桐乡,只留着零散的几户人家留守着。

此时,黑衣女人躺在床上依旧昏迷不醒。

陈萍萍见到便问道:“娘,今早收到了一封信件。上面写着玉芬收,是不是别人给寄错了,我们家又没叫玉芬的人,况且没听爹说过有远房亲戚。”

“怎么了?哪个生病了?”木门打开了,从门缝里探出了一个六十多岁戴着老花镜的白发老人。老人穿着白色睡衣抬着老花镜四处张望。

路边的雨渐渐的小了起来,大雨刷过的黄土路,泥泞不堪。

“嗯,好的。”

“这里可否是陈老根家?我是信使,这里有封您家的信件。”

距离寨沟村村口五里路有条小河,叫溪水湾,弯曲的盘在村口,河床两旁是平坦的沙石,雨季的时候,河水湍流,把上游的黄泥巴和石头冲刷到下游,河床逐渐抬高,日积月累的,把村口地势抬高了。

陈老根轻咳了两声:“姑娘、姑娘”喊了两声无人应到。

陈老根也请了几次医生来帮哑巴媳妇看病,每每医生来也没发现她身体哪里不对。每次都是开了调理的药材,就走了。

哇~哇~婴儿哭啼声打破了夜晚安宁的黄土包头。

第二章 迷

2022-01-13

书评(350)

我要评论
  • 隆一声&,雷声

    突然,一道闪电划破夜空,整个院子被照亮了起来,轰隆一声,雷声震耳欲聋。

  • 根端着&,动作

    两个时辰后,满花脸的陈老根端着熬好的药往屋里走去,动作十分娴熟的跟姑娘喂起药来。

  • 通过调&完后拿

    “后期通过调理会有好转,胎儿能够保住,但她的咽喉已经无能为力了,搞不好会是个哑巴。脚我已经涂了药,你先给她吃我开的药,吃完后拿着药方到我那里去抓药。”

  • 跄,陈&着酸腿

    一个踉跄,陈老根从门口倒了下来,吓得陈老根顿时醒了过来。陈老根敲打着酸腿,进了房间来到姑娘床边。见姑娘瞪着大眼睛看着他,呀呀的喊着,做出要吃东西的手势。陈老根见状,兴奋的往厨房跑去。

  • 女人,&不了那

    “素不相识的女人,你们村可是穷得出了名的,我已是六十多岁的老头子,行动不便,跑不了那么远的路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