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宁穿到了一本大女主玛丽苏文中,成了女主考进状元、娶得公主后欲被抛弃的炮灰原配。原主对女主死心塌地,便为奴为婢也要离开女主身边,一腔真心实意只换得女主蔑视,终是在三十四岁那一年一口老血卡在嗓间,一命呜呼。*穿书而至的秦宁则表示:这炮灰原配她不当了!拿着女主给的巨额提出分手费,带着萌萌哒的小包子发迹致富之路,它不香吗?扭头遇到头冒白光的太子顾玖,还未来及怜悯这位老兄一把,就见顾玖主动伸出手金闪闪的大腿来,满是的诱惑的问秦宁:“要抱吗?”秦宁不假思索的连声点点头。*众人皆知,当朝太子顾玖是温文尔雅、塔兰不凡的君子。一直到有一天,顾秦宁带着一家老小租了一辆牛车,从鄞县出发,到达国都咸阳郊外时,满打满算正好三个月。。

这不免让秦宁很是忧心,于是托了在京中做官的四叔帮忙打听,却无果。

自以为牺牲自己可以换来儿子的美好明天,却原来不过是旁人的垫脚石罢了。

所幸谢文卓也争气,在三年之后的乡试中一举考中了举人,又走了秦宁娘家堂兄的路子,得以顺利的进入县衙中做个文书。

便忍不住阵阵感慨。

谢哲皓于是就这样战战兢兢的在华阳公主府里生活了十三年,于十六岁娶华阳公主的嫡亲侄女为妻并生子,亦不过是被公主当做棋子,用以生下有着华阳公主血脉的孩子,那孩子不过刚出生,谢哲皓都没来得及看他一眼,就被华阳公主所毒杀。

妇人穿着素淡,青灰色的罗裙着身,但依然不掩袅娜的身段,面如芙蓉眉若柳,最是那一双眸子,清丽明亮,烨烨生辉。

马车行到一个小巷子里,在快到达华阳公主府的时候,突觉眼前金光一闪,便有蒙面人操着大刀朝着她们走来,出于本能,秦宁忙将小哲皓和谢母给护在身后,然后掏出身上仅剩的几文银子,颤颤巍巍说:“我身上只有这么一点了......”

秦宁一阵激灵,她乍然发觉自己不仅穿越到了《庶女谋》这本书中,更甚至还拥有了属于原主秦宁的以前的和以后的所有记忆。

难道这位是......九皇子?

唯一可惜的就是,她在发现前夫出轨之后,便立刻提出了离婚,但前夫不愿意,于是她不得已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又经历了一个月的离婚冷静期,终于如愿的等到开庭的这一天,就在刚刚,法院宣判秦宁获胜,但还未享受重归独身的喜悦,她便被一场车祸给带到了这里?

“你......竟敢顶撞我?”谢母被气到胸闷,以往她便是骂秦宁两句,秦宁都不敢这样待她,怎么晕了一回,竟就这样了?

锦衣男人迎着秦宁的打量说:“总归我言尽于此,夫人信或不信,都由你。”

秦宁一摸口袋,还有几文钱,便想去外头买个饼子给谢哲皓充饥。

秦宁心中略有松动,但到底还有着一丝希望,期盼着事实并不是裴焕所说的那些。

大的那个眉长入鬓,长睫浓翘,一双丹凤眼细长盛满冷意,再撞见她的瞬间又转为温和,鼻梁秀挺,红唇厚薄适中,身如玉树,好似谪仙一般,淡雅之余平添几分华贵。

秦宁作为男主谢文卓的原配妻子,在男主未发迹以前,承担了供养谢文卓的职责,然后谢文卓一朝发迹,又得了当朝公主的青眼,便立刻将原主给忘到脑后,不仅如此,在原主进京寻他的时候,他还欲杀人灭口,只是后来身边谋士与他出主意,既公主久生不成儿子,不若便让秦氏的儿子认公主做母。

但正因为如此,县衙中便有人私下里议论谢文卓全无能力,不过是靠着裙带关系才得以进入县衙。

纵然年仅三岁的孩子说这话未免显得没有什么说服力,但仅就这份心意,已经很让人动容了。

因着当时她与原主同名同姓的缘故,秦宁还很是替原主鸣了一把不平,却原来事实的真相比她想的还要残酷。

书评(266)

我要评论
  • &拉雅听

    秦宁原是一个家庭主妇,平素在家闲暇之余,便习惯打开喜马拉雅听小说,尤其爱听穿越小说,所以对穿越这回事,她接受的还蛮快的。

  • 儿子跟&会儿傍

    秦宁这些年再苦再累都没有哭过,但看到儿子跟着她这般委屈,还是忍不住落泪,终是安抚小哲皓说:“倘若一切顺利的话,我们会在一会儿傍晚时分寻到你父亲。”

  • &...

    说话的是谢母,谢母平生里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她的长子谢文卓了,此刻又叮嘱秦宁说:“倘若传言是真的话,为了文卓往后的锦绣前程,也为了皓哥儿,你便委屈做妾罢,要是公主实在容不下人的话,那你便......”

  • 朽的老&喜欢上

    马车里传来一声如枯朽的老木一般的声音,“你父亲是个顶顶优秀的男子,你见了一定会喜欢上他的。”

  • 的时候&了一辆

    就这样,秦宁在年前的时候带着母亲逢年过节接济的银两,租了一辆牛车,带着一家老小到咸阳城中一探究竟。

  • 是深深&的恐惧

    历经三年,她终于等到了同夫君团聚的这一日,随之而来的又是深深的恐惧与迷茫。

  • 心,于&果。

    这不免让秦宁很是忧心,于是托了在京中做官的四叔帮忙打听,却无果。

  • 以二人&达官贵

    因着谢家着实贫困,供谢文卓读书都有些捉襟见肘,所以二人成婚初始便商量着先不要小孩,谢父做一些农活以供家用,秦宁每日里则在家中给达官贵人们做绣活,以此来赚些钱财,勉强供养谢文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