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前,沈闭月作天做地。放着摄政王切记,偏去不喜欢凤凰男。不但借助娘家权势为他铺下,还得挣钱挣钱养家。结果她要弱了一辈子,最后落个被凤凰男折磨殒命的下场。复活后,沈闭月痛定思痛。不但扮猪吃老虎,还得抱紧摄政王不松手。一直到有一天,她揉着手腕可伶眼巴巴,“王爷,我手疼。”众人再也没有看不一直这样:你他妈都把皇帝打了,还装什么娇弱小白花?摄政王冷目一皱:“皇帝脸皮太厚,伤手,为夫揉着。”众人:……对上男人冷峻到极致的脸,她整个身体都在发颤,恐惧如潮水般将她淹没。。

想到那血淋淋的一幕,她下意识出声,“别去……”

窗外的阳光洒进来,沈沉鱼睫毛轻颤着睁开了眼睛。

话音落,前面的男人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沈沉鱼心中大喜,他这是相信了?

沈沉鱼顾不上双腿间撕裂般的疼痛,慌忙追了出去。

也许是前世对这个男人太过恐惧,以至于她现在依然情不自禁地浑身颤抖。

沈沉鱼心头泛起一抹无力。

沈沉鱼吸了吸泪水,一点点抱紧了身上的男人。

原本和煦的四周,因她一句梦呓,空气瞬间凝结成冰,冷寒刺骨。

男人幽深的眼底闪过一抹不可置信,狭长的双眼染了丝迷离,更加情动,细细密密的吻落在她的颈间,“小鱼,你是本王的!”

白颜汐,赫连骁的远房表妹,父母去世后,便住进了摄政王府。

上一世,赫连骁一醒来便去沈相府提亲,结果在半路上中了埋伏,受了重伤。

低沉的声音犹如一道枷锁,带着她恐惧的气息,霸道的钻入她的耳畔。

“宋修文,不要——”

很快,两个身形高大的婆子走过来,将沈沉鱼一左一右地拿住,她吃力地将人甩开,匆匆追上赫连骁,“我没骗你,更没打算逃离摄政王府,你相信我好不好。”

没躺多久,她的眼皮就越来越重,不多一会便沉沉睡去。

……

她的动作,令身上的男人浑身一僵。

沈沉鱼眸光轻垂。

沈沉鱼被几人吓了一跳,脸色微白。

书评(272)

我要评论
  • 鹿,赫&软了一

    湿漉漉的眼睛像是受惊的小鹿,赫连骁的心瞬间软了一块,他一把将人禁锢在怀中,霸道的气息喷薄而出,“乖一点,本王去你家提亲。”

  • &人冷峻

    对上男人冷峻到极致的脸,她整个身体都在发颤,恐惧如潮水般将她淹没。

  • 他雄才&般?

    他雄才大略,是百年难遇的帝王之才,本该称王称帝,却选择追随她而去,她沈沉鱼何德何能值得他这般?

  • 一抬眼&,就对

    沈沉鱼打了个哆嗦,一抬眼,就对上了男人冷沉阴郁的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