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笑着出生,接着被打哭了...便锦衣玉食的他不愿乖乖的承继祖业。(原来是爱记仇是天生的就也可以拥用的)浑浑噩噩之下成了了个冒险家,别人眼中的大侠?她是传闻中的杀手?还挺好玩儿的。诶,不对,我好像被捉弄了。呵呵~~----------吁!那家伙望着还挺很厉害的,但是但是让自己溜走了。她所以逃走了吧,真非常危险哪。她默诵道:‘’下不为例,下不为例.........。”于是呢,封笔了,两年。在生活的处处制约之下还是忍不住的想它,想重新把它完成。但又确实清楚的知道现在的自己没那个能力可以做到,于是就突然想到了‘拆’。。

所以雌雄难分,长幼难辨,再根据二十多年前的传闻记载,任谁都不会将红线联系到面前这个小姑娘身上。

“是心花开了,不仅是你,也是孩子们内心的花开了。”

而自觉有些费力逃过未知人物追踪的乔霓则是直接翻墙进入了自己的乔霓小院,靠在墙边,嘴角喃喃:

然后他每天就在清风镇和陌离镇的风月场所最高的屋顶呆着,没错,就是屋顶。然后啥也不做,隐藏气机,然后看着她杀人然后记录下她离去的方向。

就这样,他们成为了同院落的邻居,因为余光这个家伙似乎打算赖着不走了。

创作不易,且行且珍惜。

因为生活中的大家其实很多人都和我一样。

不过就是借侠义之名二字罢了。

那一瞬间,他们之间聚集的目光仿若闪电在空间和他们的灵魂中同时留下了一个印记。

她为啥会做这些事?是什么让这个女子一边做着教书育人的神圣事业,一边又成为一名十分优秀的江湖杀手的呢?

周围传来了孩童们的一阵笑声和争论声,似乎在说:谁没梦到过仙人啊,可是梦能当真吗?

她把一把钥匙扔给他,刚刚打开过偏房门的钥匙。

但是通过这一条条蛛网式的鲜血线相连,竟真被他锁定了面前的这座破败院落。

拆什么呢?拆原来文中本来构思过的小人物,就和现在的自己一样,小人物写小人物,不写太多关于奇幻体系的事,但又必须涉及,因为现在的每一步都是为了我将来能完成《十世真修》这本书做铺垫。小洲就想着就专心把这些小人物描写好,把其中的情节刻画好,毕竟主打言情附带玄幻的小说嘛。至于打斗,就停留在武侠微微上面一点就差不多了。至于剧情,肯定是会留下一点属于作者自私的伏笔的,但绝不会妨碍它成为绝对独立的一本短篇小说。

眼光跟随声音眺望,却见屋顶露出一片青色衣角,和青花倒勾瓦的颜色倒是形成了完美的掩护。

其实对于小洲而言,死亡其实是我一直期待着的事情,但我确实又在很努力的活着。

等待,凝神静气,于呼吸中等待!

至于烂尾,别想了,除非离开人世,不然我绝不允许它再烂尾或者半途而废。

距离上次红线的出现距今已经二十余年,但使用的手段和作案的次数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天龙帝国的晓阳和清风二城似乎随处都可看见一牵动红色丝线的黑色身影。

乔霓却是一点都不在意的样子。

作者前言

2022-01-10

楔子

2022-01-10

书评(463)

我要评论
  • 至于烂&我绝不

    至于烂尾,别想了,除非离开人世,不然我绝不允许它再烂尾或者半途而废。

  • 其余时&是一周

    我设定的是每周一,三,五双更;其余时间单更,也就是一周十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