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之主结局  东宫之主月揽香  东宫之主的男主喜欢谁  东宫之主是娘娘还是太子  东宫之主百度云  东宫之主是谁  东宫之主是什么意思  东宫之主免费阅读  东宫之主小说  东宫之主  


 

 需要支持灾区重建工作,任重道远,吾辈责无旁贷.如果你再次穿越到中国古代,请记住了本人的忠告:.切记整体表现得太很聪明,否则你想被当做妖怪乱棍被打死.还穿过去的做什么?.呔,毕竟是有条件秀,没条件也要创造出条件秀出自己美好的的内在,让那些古人选择接受在现代的、平等自由的、自由民主的理念,最低境界:潜移默化,或是杀了人于无形。*非常感谢沙发上的猫提供更多的封面非常感谢绯色如玉的鼎力需要支持,呵呵*更高级群:24402114(已满)小妖怪群:29519874(改扩建)*另复活之封魔传奇,77616一味沉湎从前,除了让人心里痛苦别无他用,让自己活得不痛快于人于己显然半分益处也无,对于过往,或者用前世称呼更显恰当,敏华选择放下。。

第二日,天不见光时分,敏华被她狠心肠的美人娘亲从舒适的被窝里逮出来,洗漱一番后扔进了上官锦华的专属马车。等了近一个时辰,才见两位亲兄妹姗姗而来。

敏华的眼睛不自觉地滴溜溜转起来,小脸上的赞叹如何遮掩得住,逗得两个大人一阵好笑,秦关月的眼神微微扫过敏华,亲切而不失真诚,点头道:“信之兄,这般灵动的孩儿真正难得。”

“敏华妹妹,明日便坐哥哥、三姐姐的马车去学堂可好?”上官锦华笑意盎然,语气平和温润,那双清透的黑眸子在灯光下熠熠发亮,漂亮得让人一阵眼花。

母女俩回房后,美人娘亲面上显得有些不高兴,叮嘱女儿道:“敏儿,选侍卫很重要,这事你不懂,以后都让娘给你安排,嗯,好不好?”

后面的奶娘也拿着手绢抹泪珠儿,道:“敏华小姐,你可一定要争气,你不知道那些人。。。”

“倩娘!还不去给小姐准备明日去学堂的物事。”美人娘亲厉声喝止了奶娘的唠叨,上官诚治家极严,其中一条便是不许奴仆在后院家眷前头说三道四,一经发现,从重从严处治。

敏华觉得自己再像小丑没有,等到山羊胡老爹来抱自己时,为了出心中这口闷气,伸手扯住那把难看的胡子怎么也不肯放手。

“你。。。”

上官诚得意地大摸那把难看的山羊胡,并不言语。秦关月继之回答敏华道:“远观汝坐其位,专注自制,近之再察,汝眼神清明,谈吐清晰,言有条理,进取有度,颇有大家之风,均表汝资质上乘。再者,定下师徒名分后,汝亦能不骄不躁,审慎度视,证明为师没有择错。”

“折杀。。。折杀。。。”

秦关月摸摸敏华的小脑袋,沉声喝止道:“延庆,还不住手。”

途中一路无话,上官锦华出示令牌后,三人在宫人的带领下,穿过广宏的皇宫大院,走了近半个时辰,来到“空然院”前,大公子示意妹妹松开敏华的小手,道:“敏华妹妹,放学后来此院一道回府。这位公公,请带她去‘从乐院’。”

秦关月蹲下,刚对上敏华或伤痛或愤恨的眼睛,不自在地即刻避开,想要抹去女童面上泪珠的手掌,尴尬地停在半空中,迟迟没有放下。

几日后,攀亲热度下降,敏华呆在自己的小院里,捧着小书册胡思乱想:红包固然好,但她更希望有期货地产可以让她投资操作利滚利,富婆人生是多么地值得期待。

“洛生,江一流,。。。你们在做什么?”

书桌上狼藉一片,山羊胡老爹不怒反喜,冲着后面的章师爷和美人娘亲哈哈大笑,道:“老夫说这小人精今天不哭不闹,原来折腾这些书来了。随老夫,哈哈”

宴会甚为隆重,敏华在人群中看到了数位上官家的老头子。美人娘亲抱着自己,穿着绣金红色对襟狐袍,梳着高鬃发髻,倒插六根金凤尾翅,以比往常更恭顺的低姿态一个个拜过去,口中称的叔公舅公也证实了敏华的猜度。

“谁准你抱那贱种到这里来的?”那人并不动容,一脚紧接着一脚,一脚重过一脚重重踹在那个瘦弱的小奴才身上,踹得小德子面上半点血色也无。

秦关月把棉巾放在敏华手上,想了想,道:“三年前的武探花,欲求宫中禁军小队长一职。”

男童话音未落,便听到堂内其他女童嘤嘤唔唔地哭声,顽劣男童放肆地大笑声,还有七殿下在堂后得意地耻笑声。司空萧帮了这个,护不了另一个,在学子中忙得团团转。

书评(249)

我要评论
  • 挂上钩&到时就

    华字辈,族中大佬裁定敏字,焚香叩拜等等迹象指明上官敏华未来的婚事必跟皇家挂上钩,敏华自嘲地想到,说不得到时就给自己配一个地方蕃王或者皇子公孙之流的。

  • 三姑六&想随大

    一岁以前,喝人奶睡摇篮被人抱去展览听三姑六婆的攀比。。。凡此种种,敏华统统咬牙忍了,实在不想随大人逗小狗差不多的恶趣味时,倒头便睡。

  • &名记录

    随后,山羊胡老爹和一干老头开始朝北焚香叩拜,颂念一番后,他从最老的老头那儿取来一把金钥,交给掌族谱的主事,其人郑重其事地当众取出深蓝书谱,将上官敏华一名记录在上。

  • ,除了&选择放

    一味沉湎从前,除了让人心里痛苦别无他用,让自己活得不痛快于人于己显然半分益处也无,对于过往,或者用前世称呼更显恰当,敏华选择放下。

  • 突如其&适从,

    突如其来的死亡固然让人恐惧、惊惶,然而,相信都不及明知自己刚死忽然又在婴孩身上重生来得震撼。对敏华而言,重生与死亡同样让她无所适从,重生意味一切从头开始,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徒叹奈何。

  • 得自己&了出心

    敏华觉得自己再像小丑没有,等到山羊胡老爹来抱自己时,为了出心中这口闷气,伸手扯住那把难看的胡子怎么也不肯放手。

  • ),这&得?”

    “老爷(大人),这如何使得?”美人娘亲和章师爷都是又喜又惊的模样,看得敏华好不困惑,华字辈很特别么?

  • &在于外

    让敏华咬牙切齿也不能忍受的地方在于外面深深的庭院与己身对阅读的强烈渴求。

  • 许久以&华知道

    许久以后,一股大劲将她整个抱了起来,对上那撮奇怪的山羊胡,敏华知道是她的尚书老爹,复姓上官,大名诚,表字信之。

  • ,被身&是陪着

    夜静更深时分,敏华睡在小被窝里,被身子下湿漉漉的凉意冻醒,眯着眼睛刚要叫唤,却见美人娘亲那床边影影绰绰,细细一打量,才知是陪着娘亲抹眼泪的奶娘。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