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望族无弹窗全文阅读  生于望族 百度网盘  生于望族全文免费阅读下载  生于望族百度云  生于望族男主是谁  生于望族小说  生于望族好看吗  生于望族txt  生于望族全文免费阅读  生于望族  


 

 可伶朱门绣户女,独卧青灯古佛旁。出生于望族,柔亮了一辈子,只落个个青灯古佛、死于非命的下场。那就复活了,她就得她坚强,彻底彻底摆脱以前的噩梦!但是,上一世错身而过的他,为什么总是会会出现在她的面前?外地来的客商从人群中穿行而过,望着眼前的繁华景象,不由得感叹:“不愧是京城啊!帝都气象,果然不同凡响!”忽而见有尼姑在路边化缘,他是个虔诚的信佛之人,忙从袖中摸出几个大钱,买了数个素菜包子,送给了尼姑,得了一番称颂感谢。。

那客商这才发现,这尼姑长得眉清目秀,皮肤白晳,年纪不过二十许人,缘何就出了家呢?可惜可惜。他暗暗叹了口气,问旁边的摊主:“方才那马车的主人是什么来头?好生霸道!”

地面很凉,她缩了缩脚,重又坐回床上,用被子裹紧了自己的身体。

车马急驰而过,带起漫天尘土。行人咳嗽着重新回到路间,都望着那车驾远去的背影,指指点点。

想想也对,如果是做梦,她哪有这许多时间?昏迷过去前,她已受了致命一剑,便是大罗金仙降临,也无能为力了。死去的人还会做什么梦?她肯定是重生了。这是佛祖的垂怜,知道她死得冤屈,因此补偿她一把。

这时,门开了,昨夜那位老妇赵嬷嬷捧着正散发热气的水盆手巾走了进来,见状惊道:“哎哟!我的好小姐,你怎么自己起来了?!如今天气虽热,早晚却清凉,那水是井里打的,太冷了,当心冻着,快放下吧!”

只是鲜血的流逝渐渐带走了她的生命,她的意识完全沉入了黑暗中,只有那诡异的月光仍旧照耀着她的尸身。

还有六堂姐文慧……她怎么会跟那种男人在一起?而且,看着那男人杀了一个女尼,她担心的居然是“叫住持知道了该怎么办”,她不但忘记了同族的姐妹,还眼睁睁地看着无辜之人被同伴杀死,这样的姐妹……

文怡勉强笑着,有些无措地偷看赵嬷嬷一眼,后者还在催促她:“快喝呀?趁热,老夫人再三交待嬷嬷一定要看着你喝完的,若是嫌那肉粗,随便吃两口便罢了。”

那客商目送她们远去,发现在那中年尼姑的丑陋面容衬托下,年轻的小尼姑更显姿容秀丽,这样的美人为何要出家呢?想起方才传言中的马车主人,乃是位绝代佳人,他便不由得摇头。佳人又如何?女儿家还是要温顺柔婉才可人呀!

静虚躺在地上,身体渐冷,目光渐散,可她不甘心,为什么……好歹给她一个理由!

文怡一听,不由得沉默下来。

文怡无奈,只得丢开了原本打湿了的手帕。她好不容易有了第二次人生,自然不希望自己久病,不但自己难过,还会连累家里花钱看大夫吃药。

外地来的客商从人群中穿行而过,望着眼前的繁华景象,不由得感叹:“不愧是京城啊!帝都气象,果然不同凡响!”忽而见有尼姑在路边化缘,他是个虔诚的信佛之人,忙从袖中摸出几个大钱,买了数个素菜包子,送给了尼姑,得了一番称颂感谢。

那摊主道:“客人有所不知,那是咱们京中有名的绝世美人,柳尚书家的少夫人,平阳顾氏嫡出的六小姐!真真正正的名门闺秀!”

赵嬷嬷与张婶见她把人参鸡汤喝完了,却是无比高兴,后者乐呵呵地将碗筷收了下去,还边走出门边道:“小姐最爱吃鸡汤银丝面了,我今儿一大早起来擀了几挂,厨房还有鸡汤,小姐什么时候饿了,就跟我说,我立刻下面去!”

文怡忙掏出手帕为她拭泪,又柔声安抚着,心里也有些难受。

中年尼姑翻身而起,冷笑道:“我才是师姐!你在师父跟前才待了几年?就给我说教起来?!”

文怡翻了个身,感觉到眼前一片明晃晃的,窗外还有鸟儿的叫声,猛地惊醒,忙忙起身下床要去做早课。

静虚沉默不语,中年尼姑急了,便上前来催她,她起身避开,转身出了庵堂,却没往前头寺庙走,只在树林边上徘徊。

文怡一闻那脂粉香气,便觉得很不习惯,忙忙躲开,小声道:“又不出门,何必擦粉?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向祖母请安了。我答应嬷嬷,一定会乖乖吃药的。”

出场人物表

2022-01-09

书评(182)

我要评论
  • 叹了口&好生霸

    那客商这才发现,这尼姑长得眉清目秀,皮肤白晳,年纪不过二十许人,缘何就出了家呢?可惜可惜。他暗暗叹了口气,问旁边的摊主:“方才那马车的主人是什么来头?好生霸道!”

  • 低头拭&,可惜

    那尼姑缓缓爬起身,合什一礼:“贫尼不妨事,多谢施主相询。”便低头拭那斋砵,可惜里头的饭食都已沾上了尘土。

  • ?!要&!”

    文慧急问:“你杀她做什么?!要是惹得住持生气,难保不会将我们的事泄露出去!”

  • 尼姑不&!”

    那中年尼姑不满了:“我正跟你说话呢!摆什么架子?!”

  • 车马急&回到路

    车马急驰而过,带起漫天尘土。行人咳嗽着重新回到路间,都望着那车驾远去的背影,指指点点。

  • 才睁开&嗔,需

    静虚念完一遍经文的最后几个字,才睁开眼淡淡地道:“师姐,出家人需戒嗔,需清心寡欲。”

  • 静虚沉&。

    静虚沉默不语,中年尼姑急了,便上前来催她,她起身避开,转身出了庵堂,却没往前头寺庙走,只在树林边上徘徊。

  • 来。难&里的僧

    又是一阵冷风吹来,静虚一个哆嗦,再望向月亮,却觉得月色变得有些诡异,居然带了些血色。她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正想再看清楚些,却忽然听到有脚步声正急急往这边来。难道是寺里的僧人?静虚忙避到树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