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阶遥想雪霜寒  花开不怕雪霜寒  梦幻雪蟒霜寒  雪蟒霜寒造型  梦幻西游雪蟒霜寒  不畏雪霜寒  霜寒露冷的意思  霜寒月冷  霜寒剪刀冷  


 

 她是他的白月光,捧在手心,放到心尖他却她的毒药,沁心蚀骨,争扎逃出天妃陆双霜当初为救天帝尘一,独身一人进入混沌之地,取出了神药天华金莲。耗费半身修为,将金莲炼化,引来紫级天雷轰顶,那恐怖的雷劫威压,众仙现在想来,仍旧是心有余悸,都不觉为天妃捏把汗。好在最终是有惊无险,天帝就此保住性命,还突破到了天穹境。这天穹境是仙人们毕生追求的大道境,窥破天穹,则初探大道,可参悟本源大道,修炼独属于自己的功法。这就是为什么众人都想入天穹境的原因所在。。

侍女阿画托着一个玉质托盘,托盘上是一张玉简,和一方以凤凰为雕刻的小印。

阿画愤怒的盯着紫斐云:“不要脸的狐狸精,凭你也配跟上神讲话。”“阿画姑娘,这话从何说起呀。”紫斐云嘴上还在说什什么,但是眼睛流出对阿画手里的长剑的贪婪,仿佛这已经是她的物件儿一样。陆双霜:“要是我们不回去又该如何?”紫斐云收回目光,盯着陆双霜,冰冷的吐出三个字:“杀无赦!”

看着阿画就这么惨死在自己眼前,陆双霜发了疯似的挥舞着手中的长鞭。此时的天将竟都有些惧怕,不敢上前。紫斐云忽然抛出一个小方印,以法力催动,方印爆发出一阵凤鸣声,凤凰虚影从中飞出,直接冲着陆双霜飞去,竟是直接穿透了陆双霜的身体。

陆双霜看着有些惊讶的紫斐云,凌厉的眼神竟然紫斐云有些胆怯,内心控制不住的在颤抖。陆双霜抬手又是一鞭,抽飞了一名偷袭阿画的天将,阿画一人独战四名天将,纵使有神器的加持,可毕竟只是个地仙境,时间一长,就有些支撑不住,身上也多了些伤痕,血流不止。越来越多的天将涌了上来,从最初的数十名到现在的成百上千,无休止的车轮混战让阿画和陆双霜灵气面临枯竭。

顷刻间,数十名天将将陆双霜两人围起。陆双霜眉头紧皱,心里暗自盘算,这可都是地仙境的天将。自身修为虽是半步天穹境,可实力早已十不存一,面对这么多地仙境的天将,仍旧是有些力不从心,更何况这个紫斐云更是个货真价实的天仙境。

尘一挥袖将云镜驱散,拿起一旁的玉简,开始批阅。

忽然一道白光闪现,只见一柄长剑蓦然出现在陆双霜面前。陆双霜躲闪不及,胳膊被划出一道血痕。陆双霜召唤出自己的本命法器凌霜蛇鞭,通体散发着琉光,一鞭甩出,直接将长剑缠绕,回身一甩,长剑瞬间断成两半被甩飞出去。

紫斐云一声令下,天将们就冲了上去,阿画手持长剑迎了上去,嘴里急切的喊到:“仙上,你快走,这里我……”话还没说完,陆双霜一鞭子就两名冲上来的天将抽飞到百米之外。紫斐云有些惊讶,这个陆双霜,修为不是十不存一吗,怎么还这么强?

陆双霜忽然抬眼看了某处一眼开口说道:“尘一,从此以后,我不再是你的妃,往日种种,便当是我送你了。”然后与阿画一同消失在天宫门口。

陆双霜看着那一方小印,自嘲地笑了出来。然后看着紫斐云:“我不要的垃圾,你竟也拿来当个宝贝。”紫斐云面色一滞,显然被人戳到痛处:“这可是尘亲手交给我的,他说,从今以后,我便是他的天妃,是他唯一的妻。”

右侧天将听闻立刻下跪:“末将不敢。”

陆双霜:“情?呵他那种人,怎会有情这种东西。”陆双霜不再言语,转身将阿画手中的托盘接过,随手丢在榕树底下。阿画看着,也没说什么,只是满眼都是对陆双霜的心疼。是啊,这种冰冷没有温度的地方,仙上早该离开了,那个人配不上仙上对他的一番情意。

清璃苑是天妃陆双霜的居所

天妃陆双霜当初为救天帝尘一,独身一人进入混沌之地,取出了神药天华金莲。耗费半身修为,将金莲炼化,引来紫级天雷轰顶,那恐怖的雷劫威压,众仙现在想来,仍旧是心有余悸,都不觉为天妃捏把汗。好在最终是有惊无险,天帝就此保住性命,还突破到了天穹境。这天穹境是仙人们毕生追求的大道境,窥破天穹,则初探大道,可参悟本源大道,修炼独属于自己的功法。这就是为什么众人都想入天穹境的原因所在。

主仆二人转瞬就到了天宫门口,却被看门的两名天将拦住。左侧天将:“见过天妃娘娘,天帝有令,您不能出宫,除非有天帝的亲口谕令。”

阿画有些难为情,不知如何开口,犹犹豫豫,支支吾吾,到底也没能把话说出来。

众仙看着远处三生石的位置,眼中颇为震惊。

阿画急忙摇头,解释道:“不不不,我对仙上衷心可鉴,当初都是以道心发誓的,绝不会更改。我…我只是替仙上委屈,天帝不该对您如此绝情啊!”

众人神色瞬间变得恐惧。

书评(291)

我要评论
  • 画托着&凰为雕

    侍女阿画托着一个玉质托盘,托盘上是一张玉简,和一方以凤凰为雕刻的小印。

  • 天宫门&。”

    主仆二人转瞬就到了天宫门口,却被看门的两名天将拦住。左侧天将:“见过天妃娘娘,天帝有令,您不能出宫,除非有天帝的亲口谕令。”

  • ?”抬&天将被

    陆双霜冷哼:“哼,我偏要出去又如何?你能拦得住我?”抬手便是一掌拍在左侧天将的肩上,天将被拍飞在地,口吐鲜血。

  • 眼开口&妃,往

    陆双霜忽然抬眼看了某处一眼开口说道:“尘一,从此以后,我不再是你的妃,往日种种,便当是我送你了。”然后与阿画一同消失在天宫门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