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隐隐水悠悠诗词  青山隐隐水悠悠  青山历历水悠悠  


 

 米雪儿万万想不到没想起她再次穿越了,平平无奇的她摇身一变,成了美人叶徽。现在的她依旧是个孤儿,相同的是,她明白这一世的父母姓甚名谁,虽然仅有茅草屋数间,幸好她老叶家有家传的几座山头……虽然,这娃娃亲怎么回事?罢了罢了,让我们一同啸聚山林,霸主一方。她叫米雪儿,来自二十一世纪,拥有平平无奇的外貌,平平无奇的学历,平平无奇的能力,惨绝人寰的身世。抛开身世这一条,绝对是扔人群里,三天三夜都找不出来。米雪儿这个名字是她所在的孤儿院老院长起的,米字代表温饱,雪代表雪天初见。她是一个弃婴,被人扔在了人烟稀少的国道附近,包裹里面写着如果送回去就掐死她,当然,如果不被发现很可能都不会有人知道这儿死过一个婴儿。先天性心脏病使她没有被任何家庭收养,温暖了她二十年的老院长也去世三四年了。她已经来到这了一个月了,对于二十一世纪的记忆还停留在男友劈腿被撞破,结果自己反而遭受谩骂侮辱,然后心脏病发作被送进医院抢救。。

“叶家丫头来啦,快来和我老婆子说说话。”

“张奶奶,娘亲爹爹刚刚去世不久,我还没什么打算。”叶徽是有未成亲的夫君的,还是兄弟两个,五岁时定下的,已经有十一年了。

米雪儿,不,是叶徽非常庆幸,只有她一个人住在山里,根本不会有人发现她早变了一个人。孤单?不存在的,前世多么孤苦她都熬过来了。

人生在世,不过是穿衣吃饭,叶徽现在有一些粮食,还种着些庄稼,她自理能力不差,也算是衣食无忧了。

米雪儿睁开双眼,感受着从手缝散落在脸上的阳光,脚踩在树影的斑驳里,看着面前的小木屋,她是真的穿越了。

叶徽看着坐下仍旧比自己高一截的两人,不禁感叹,娘亲的眼光也太好了吧!

“你好,我叫张湛,湛蓝的湛。”这个就是他未来的妻主吗?好好看好可爱啊!他也不知道怎么就觉得叶徽和可爱搭边了。

“你母亲本来是要为你们操办婚事的,只是事出突然……罢了,你好好想想吧!我朝并没有为母父守丧的规定,张家孩子日子过得艰难,什么时候成亲都可以,到时候招呼一声,大家伙都来给你帮忙。”

“叶丫头,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张家那俩小子成亲啊?!这也没个人照顾你,你年纪轻轻,可不能天天像我老婆子一样,我这一把年纪了,有没有伴儿的无所谓。”

她叫米雪儿,来自二十一世纪,拥有平平无奇的外貌,平平无奇的学历,平平无奇的能力,惨绝人寰的身世。抛开身世这一条,绝对是扔人群里,三天三夜都找不出来。米雪儿这个名字是她所在的孤儿院老院长起的,米字代表温饱,雪代表雪天初见。她是一个弃婴,被人扔在了人烟稀少的国道附近,包裹里面写着如果送回去就掐死她,当然,如果不被发现很可能都不会有人知道这儿死过一个婴儿。先天性心脏病使她没有被任何家庭收养,温暖了她二十年的老院长也去世三四年了。她已经来到这了一个月了,对于二十一世纪的记忆还停留在男友劈腿被撞破,结果自己反而遭受谩骂侮辱,然后心脏病发作被送进医院抢救。

“叶家丫头,老婆子我来了。”张奶奶身后带着两个年轻男子,农民是要劳作的,大都不会戴面纱斗笠之类的遮蔽物。

看着两个人的反应,张清松了一口气,看这样子,应该不是个花天酒地不中用的,只要能好好的,日子就能往前走。

张清眉清目秀,温润如玉,美而不娘,柔而不娇,双目炯炯有神,待人彬彬有礼,就是客气了点,不熟嘛。

“那就有劳张奶奶了。”既然是女子求娶,当然得叶徽先开口,张奶奶一时高兴,全当她是面皮儿薄,不好意思了。

进门时,看到外面有几种果树,院子里也有桌椅板凳,整整齐齐种着几样菜,旁边还圈养着家禽,木杆上晒着几只兔子皮。整体来说,房子不算太大,也绝不小,收拾的有条有理,应该是个过日子的人。叶家家主去世是事情大家都知道,但是对于叶徽,只有张奶奶还算了解一些。

“不如我来做你们的牵线人,帮你走几趟?”男女私下是见不得面的,否则遭人非议不说,将来退不得婚。但凡有一方父母不在,都需要找个长辈出面,方能成事,一来是表重视,二来是附近几个村子,彼此之间了解认识,规矩更不能让人挑出了毛病。

“我没见过他们,倒是娘亲之前多有关注。”素未谋面,要成亲了吗?

不同于哥哥张清的事事留意,弟弟张湛就大胆多了,也不避讳,直接盯着叶徽看。这就导致了,叶徽硬着头皮看去,直接对上了张湛的双眼。刚一触碰,愣了两秒,叶徽直接心虚加害羞的躲开了。

张奶奶自从进来就不说话了,看着这三个人,觉得应该能成事,心里那个美呀。月溪村所在的州较为贫困,很多人吃不饱穿不暖也是有的,相较之下叶徽可是十里八村都知道的香饽饽。只要能嫁过来,肯干活,吃穿定是不愁的,况且叶徽也是个好的,这日子才有盼头不是。当初要不是叶母拍板定下了张家兄弟,万万轮不到她来帮忙,门槛早让媒公踏破了。

穿越了

2022-01-08

初见美男子

2022-01-08

见色起意

2022-01-08

操办婚事

2022-01-08

嫁妆

2022-01-08

成婚

2022-01-08

书评(84)

我要评论
  • ,当然&先开口

    “那就有劳张奶奶了。”既然是女子求娶,当然得叶徽先开口,张奶奶一时高兴,全当她是面皮儿薄,不好意思了。

  • &她也想

    “那就全凭您老给做主了。”叶徽想着先见见,成亲之前都是可以反悔的,她也想问问他们的想法。先前的一切由原主娘亲一手操办,她对婚姻大事的了解实在不多。

  • 手缝散&的穿越

    米雪儿睁开双眼,感受着从手缝散落在脸上的阳光,脚踩在树影的斑驳里,看着面前的小木屋,她是真的穿越了。

  • ,并不&己孤苦

    “好的,张奶奶,我知道了,谢谢您的好意。”张奶奶的两位夫君的都早早去了,几个儿子也都出嫁了,并不能时时回来,想来她是怕自己孤苦一生吧。

  • &“我没

    “我没见过他们,倒是娘亲之前多有关注。”素未谋面,要成亲了吗?

  • 准儿给&么臊人

    “好,奶奶保准儿给你办成了。”她也不多说什么臊人的话,谁没打年轻时候过来啊。

  • 头,你&这也没

    “叶丫头,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张家那俩小子成亲啊?!这也没个人照顾你,你年纪轻轻,可不能天天像我老婆子一样,我这一把年纪了,有没有伴儿的无所谓。”

  • 天就是&名声好

    “这样吧,明天就是个好日子,现在还没入夏,暖烘烘的也不热,我把人支过来山里采药材,你们也见见?”到了张奶奶这把年纪,男女大防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她名声好,别人也不会多嘴去问。

  • ,要不&防很严

    “嗯,好孩子,你应该还没怎么见过张家兄弟吧,要不要见见?”大理王朝男女大防很严,张家兄弟父母早亡,这些年在四处讨生活,叶徽又怕坏了他们的名声,一直不曾见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