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永昌侯府苏家的唯一嫡女。祖父祖母疼,亲爹亲娘疼,二叔二婶疼,哥哥弟弟护。本来我以为问题了前生渣男就也可以快意人生了,没想起冒出一个大麻烦精!这个大麻烦精甩不掉挣不脱,谁叫她尚未成年愚昧无知伤了人家的面子。--他本来会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就如此了,没想起让他再度遇见了了她。关键是他意外发现只要你靠近了她,自己从娘胎里带出的心疾就减慢不少。他不当心亲了她一口,当日心疼就消失了了。原来是她是他的心药!--再后来,他重伤未醒,皇帝与太后连续下了两道旨意让她冲喜。家里人拍着胸脯对她确保:“查到消息,他伤了不可以叙述的地方,楚楚儿安心冲喜就是,咱们会今天是个好日子,宜下聘定亲。。

听到声音,男子的动作一顿,苏老侯爷也吃惊地看过来。

看来,这个韩斐是想要在苏言婳身上做文章了。

“缘故便是在下。”说话间,君戎璟走到韩斐跟前,将手中捏着的玉佩在他跟前一晃,一眨眼的功夫,他便将玉佩收回。

听苏言婳如此说,韩斐方才的伪装便装不下去了。

韩斐眼底阴冷无比,他好不容易才接近的苏言婳,这个机会实在是不想这么轻易就放弃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宜下聘定亲。

君戎璟道:“苏老侯爷所言甚是!”

韩斐走向来人,却不想那人比他还高半个头,气势压不过人家,只好高声道:“你究竟是谁?”

这时的韩斐也打量着君戎璟,这个戴着面具的男子,他从未见过。更何况,苏言婳有事没事都喜欢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转悠,她若是真的有其他心仪的男子,他岂会不知?

此刻的她就站在这个正厅里,她咬了咬舌尖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对付这种伪君子,君戎璟有的是办法,直接甩出玉佩给人瞧就够了。

苏老侯爷疑惑地望着孙女,这不就是她自己求来的婚事,如何要退了?

他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却是无比鄙夷,她花痴一般的个性,又是个十足的女纨绔,她不光脑子缺根弦,而且行事乖张。若不是他看中了永昌侯府苏家,想要借苏家恢复他韩家昔日的威望,他才不会求娶她!

苏言婳这才看向他。

“我要退亲!”苏言婳说得铿将有力,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

是以,韩斐立刻下了定论,这个面具男子就是苏言婳专门找来用以拒婚他的托!

苏言婳正想着怎么严词回绝他的时候,“唰——”折扇打开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道清冷淡漠的男声响起:“苏小姐拒婚,那是因为她要嫁给小爷我!”

声音清冷如玉,颇具威严。

“没有误会!本小姐就是不想嫁了,如何?”

苏老侯爷虚指了指苏言婳的额头,佯装生气:“胡闹!”

书评(158)

我要评论
  • 阴柔,&止潇洒

    他眉眼狭长,不笑的时候,有些偏阴柔,但他举止潇洒,又时不时地将笑容挂在面上,显得他温润端方,一派正直谦和的模样。

  • ”苏言&拒绝的

    “我要退亲!”苏言婳说得铿将有力,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

  • 家上上&。

    他们苏家上上下下一百多口人,就在府中满门被屠,偌大的正厅里血流成河。

  • &小姐,

    等了良久,见她并不言语,他又道:“苏小姐,咱们之间是否有什么误会?”

  • 那时,&父母、

    那时,她的祖父母、父母、叔婶、兄弟们在送完宾客后,正聚集在正厅里,讨论着她从小到大的趣事。哪曾想,永昌侯府被韩斐诬陷谋逆造反。

  • 韩斐走&,却不

    韩斐走向来人,却不想那人比他还高半个头,气势压不过人家,只好高声道:“你究竟是谁?”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