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除了炕也没任何别的家具,这个院子看出来之后是旅店,而已这个旅店服务不算好,客人需热水也得是自己烧的,所以炕头除了烧火做饭的土灶。“姑姑,”李清走进去,“阿爷说让你们一家回去住。”“嘛你的房间始终空着。”看李岚迟疑,李清急忙补了一句。李“姑姑,”李清走进来,“阿爷说让你们一家回家住。”。...

房间里除了炕没有任何别的家具,这个院子看起来之前是旅店,只是这个旅店服务不算好,客人需要热水也得是自己烧的,因为炕头还有烧火的土灶。

“姑姑,”李清走进来,“阿爷说让你们一家回家住。”

“反正你的房间一直空着。”

看李岚犹豫,李清赶忙补了一句。

李岚对他笑笑:

“我要跟你姑父商量一下,你先回去跟阿爷说一声好让他安心。”

“好咧,那我先回了。”

李清行了个礼跟李岚告别。

看着李清走向院门的背影,李岚很清楚自己的想法。

她不想回这里的爹那边住,不想和这个世界有更多牵扯,她只想赶紧回自己的家中去。

张晓瑛抱着被褥走进来,看到这个超大土炕也呆了一下。

这时离他们从家里出发到现在也不过四五个小时,一头撞进这个朝代也不到两个小时。

这个意外事件给他们心理带来的冲击甚至比他们被飞船带到外太空还要大。

毕竟那才是他们的时空,他们属于那里。

等张德源和张晓珲父子俩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母女俩对着大土炕发呆。

张晓珲接过妹妹手上的被褥,放在铺了一层木板的炕上,拉过她的手:

“贝贝不怕,我感觉车子有可能可以带咱们回去。”

张晓瑛看着他不吭声。

张晓珲知道她担心妈妈被落下,告诉她自己的决定:“你放心,如果妈妈被留下,我也会留下来陪她,你和爸爸回去。”

“瞎说。”张德源不赞同:“我有这边的记忆,要留也是我留。再说究竟什么情况还不清楚呢,先别自己吓自己乱了阵脚。”

“爸,您记得意外发生时是怎样的吗?”

张晓珲严肃地看着自家老爹。

“我记得省道上本来什么都没有,突然出现一团浓雾,我正要减速,结果前方兵荒马乱的,什么车都有,还有步行的,我怕撞上他们,就猛打方向盘,以为大不了这次旅行泡汤了,没想到撞这里来了。”

张德源很是歉疚。

“不是的,爸爸,”张晓珲摇摇头,

“您不打方向盘我们也会撞到这里来,可您若是不打方向盘就会撞出人命了,那些雾本身就古怪,意外发生前我就注意到那些浓雾了,接着就听到马蹄声,你们听到了吗?”

大家都摇头。

“咱们再去看看车子吧。”张晓珲说道。

一家人走出房间,正想一起去骡车上仔细探索,却看到院门急步走来一个面容清癯的五十来岁的男子,口中唤道:

“岚儿!”

李岚一怔,定晴细看,瞬间心神大震,身子摇晃两下倒了下去。

站在她旁边的张晓珲赶紧扶住她。

“岚儿!”

来人是李书民,是李岚在这里的爹,他抢步上前:

“把你娘放炕上。”

大伙又是一阵忙乱,趁着张德源和张晓瑛擦炕灰铺褥子的当儿,李书民拿起李岚的手给她把脉。

他一时又惊又喜,同时还有点恼怒。

惊喜的是他的岚儿竟然又有身孕了,怒的是这个便宜女婿没有照顾好她,让她稍稍奔波就承受不住晕过去。

李岚刚躺上炕就悠悠醒转,她看着李书民眼泪直流。

李书民又气又心疼:

“岚儿,谁欺负你了?爹给你做主。”

张晓珲和张晓瑛同时看向他俩亲爹。

李书民也看他:

“你对岚儿做了什么?”

张德源瞪了一眼他那俩便宜儿女,又对老丈人陪着笑:

“爹,我没对她做什么,今早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呢。”

“好好的那她为什么哭?”

李书民不信。

因为您老啊!

张德源腹诽。

任谁见了过世十多年当爹又当妈把自己拉扯大的亲爹活生生的在眼前,谁能不哭呢?何况她媳妇还是十多年来年年给她爹上坟都得哭一阵的人。

唉!

张德源暗暗叹口气,这都是些什么事!

“爹!”

李岚总算开口:

“不关夫君的事,我就是想您了。”

李书民又欣慰又心疼,他姑娘想他都想哭了:

“我都说了让你带着孩子回家来住,横竖姑爷平日也都是在城里的多。”

没错,李书民可以称得上是古代版的宠女狂魔。

本来当初给女儿的嫁妆里就有一套城里的两进院,女儿怕女婿多想坚决不要,这倔强的性格倒真是像她娘啊!

想到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女就因为大出血没了的媳妇,李书民满心酸楚。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旁边屋子的人,大家都赶过来。

儿媳躺着,张老爷子不方便进屋,李岚要坐起来,李书民拍拍她:

“你好好躺着。”

他自己快步走出房门对着张老爷子拱手行礼:

“亲家老哥,我刚要过去看你。”

张老爷子一把扶住他胳膊:

“亲家老弟,这次多亏你了,不然我这一大家子都不好安置。”

“老哥别客气,这次也是太突然了,地方都太简陋,怠慢了。”

张老爷子再握紧李书民胳膊:

“有个地方栖身已是很好了,往年这种时候我们都是睡大街上,唉,十几年了,竟又敢过来作恶了。”

“今年北边大旱,听说死了不少牲口。”

两人互相看着,一时都没说话。

那就是也活不下去了,来的就不会只有一波。

可是往年也不是没有大旱啊!自从十几年前卫国公领着大军直打到胡人的王庭,两边签下休战条约以物换物,胡人用马匹跟大乾换粮食,就再也没有胡虏过境抢掠的事了,今年这是怎么了?

这些朝廷大事也不是他们这样的小老百姓可以操心的,他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罢了。

好在卫小将军过来了。

李书民心想。

卫家军近几年本来是在西边驻防,这次调来北边,想来真是出了什么事情的。

不管了,先把姑娘安顿好了再说。

李书民反握着张老爷子的胳膊:

“按说应该让岚儿这孩子在老哥老嫂子跟前尽孝,我却想她回家陪陪我,也好让大家伙儿住得宽敞些。”

张老爷子心想,当谁不知道你天天想让你闺女回城住呢,嘴上却说:

“应该的,平日里都是在我跟前尽孝,这进城了就该多回娘家住住的。”

李书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把李岚有身孕的事情瞒着点,胎儿月份还小,没必要让太多人知晓。

这边两个男人唠嗑,房间里卢老太有点不高兴,晕倒就罢了,这一见到娘家爹就哭,好像她怎么磋磨了这个儿媳妇似的:

“这是怎么啦?是不是刚刚路上磕到哪了?”

姨娘刘桂花跟在后面欲言又止。

张德源对着卢老太笑道:

“娘,我媳妇没事,她就是吓着了,今天一大早就起来赶路,您也累了,先回屋歇着吧!”

他扶着卢老太送她出房门,又对刘姨娘说:

“姨娘也回去歇一会。”

刘姨娘却没有跟着卢老太出去。

她走到炕前对李岚说:

“二郎媳妇,你想吃什么?姨娘给你做。”

她的语气带着一丝局促,眼神带点小心翼翼的看着李岚。

李岚心里生出点不自在,一时喊不出“姨娘”两个字,只好说:

“我没事,您放心,现在也不饿,您也回屋歇着吧!”

刘桂花又看向张晓珲和张晓瑛:

“那珲哥儿和瑛姐儿呢?想吃什么?姨奶奶给你们做。”

她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张晓瑛不知怎的,只觉得她看他俩的眼神,竟有点像她趁她哥不在家时,去偷玩他哥珍藏的舰船模型的感觉。

她心里一软,走过去扶着她:

“您别忙了,我们都不饿,您先好好歇歇。”

张晓珲也微微笑看着她。

刘桂花心里一暖。

这娘仨往常更亲近的是卢姐姐,对她总是客客气气的。

虽然也是她的亲骨肉,可她向来知道自己的身份,也感念卢姐姐的恩情。

当年若不是卢姐姐的娘买了她回来给卢姐姐当通房丫头,她早就被饿死了。

她命苦,一出生就被卖掉,买了她的人家养了几年就又把她卖给一个痴儿家里当童养媳。

那家婆婆经常对她又打又骂,不给她饭吃,嫌她像闷嘴葫芦不说话,就又找人卖了她。

她还记得那天。

前一天晚饭自然是又没有的。

她觉得自己早晚不是被打死就是被饿死,正蜷缩在柴房里,饿得睡不着觉,迷迷糊糊过了一晚上。

天刚蒙蒙亮,她婆婆过来踢门:

“今日有人来买你,起来洗洗你那身皮子。”

她爬起来,跟谁过日子再差也比这里好,总不能买她的人是为了磋磨死她吧?

她心里想。

等她收拾好了出门就看到院子里有俩个男人和一头牛,另外还有两担粮食。

原来我还值一头牛和两担粮食啊!

她心里一阵酸涩。

她平日也像牛一样干活,不,比牛干的活还多,牛还有歇着的时候,而且牛不用挨饿。

好在马上可以走了。

来人看了看她,说一声:

“走吧。”

她就跟着他们走了。

走出村口来人递给她一块饼和一个水壶:

“还没用过朝食吧,先在这里歇会吃点饼。”

那时她就知道遇上好人了。

谁会那么早吃朝食呢?来人肯定是看出她饿了很久。

她接过饼眼泪就流了下来,就着眼泪一口饼一口水吃完了那块饼。

她一定要好好报答买她的人,她暗暗发誓。

后来她知道了,买她的人是卢姐姐的亲娘,来的两个男人一个是卢姐姐的丈夫,后来也是她孩子们的爹,另一个是卢姐姐的亲弟弟。

果然她的好日子来了。

来到卢姐姐家里,每餐都能吃得饱饱的,也没有人再打骂她,她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力气,生的五个孩子都养活了。

还有一个成了秀才!

刘桂花不敢想自己竟然能有这样的好日子,她生怕自己的福分不够,不能福萌子孙,她能做的就是多干活,好好报答卢姐姐。

这个秀才儿子养在卢姐姐名下,她一点不平的念头都没有。

她生的孩子就应该都是卢姐姐的!

现如今一大家子和和睦睦,孙子孙女们一个接一个出生,每一个她都精心喂养,他们都像小笋一样呼呼地长,她每天只要看着就欢喜。

九郎媳妇是城里姑娘嫁到他们庄户人家,她时常担心她不习惯庄户人家的日子,受了委屈。

这孩子也是个心善本分的,安安心心在公婆跟前尽孝,并没有因为九郎在城里进学就住城里来。

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只恨这天杀的胡虏又来作恶。

她还是去厨房看看弄点什么让这一大家子先填饱肚子吧。

李书民跟张老爷子说完话,就要张罗着把姑娘带回自家,李清跑进来找到他:

“阿爷,您赶紧回去,来了好些伤患,我爹忙不过来了。”

李书民一顿,赶忙找到张德源,拉他到边上低声说:

“岚儿有身子了你知不知道?我先回去,你这边安顿好了就送她回家。”

这简直太惊吓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