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笙察觉到到自家妈的异样,歪着头,一眨眼问着:“妈,你怎么了?”春冬月展颜一笑:“没事儿。”她多虑了,这是笙笙嘛。母女两个聊着天,气氛温馨浪漫,但是,多数都是春冬月在说,顾笙偶尔会回两句。没一会儿,顾建军就抱着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小姑娘回去了,手里还拿着她多心了,这就是笙笙嘛。。...

顾笙察觉到自家妈的异样,歪着头,眨眼问道:“妈,你怎么了?”

夏秋月展颜一笑:“没事。”

她多心了,这就是笙笙嘛。

母女两个聊着天,气氛温馨,不过,多数都是夏秋月在说,顾笙偶尔回两句。

没一会儿,顾建军就抱着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小姑娘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铝制的饭盒,带着年代的气息。

顾笙看到瘦小的顾玖,面上露出一丝心疼。

这也太瘦了!

“小玖。”她继承了原主的感情,带入得十分自然,似乎……她就是原来的顾笙,只是多了几十年的记忆。

“姐。”顾玖怯生生的望了顾笙一眼,眼底带着好奇和打量。

事情怎么不一样?

她明明记得,这次姐姐从山上摔下来后,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妈妈和爸爸伤心欲绝,悲痛万分,特别是妈妈,差点哭瞎了眼睛。

“快过来,到姐的被窝里,这天气,可别又感冒了。”顾笙没发现顾玖的不对,心疼的把身边的被子拉开。

这里是医院的病房,原本不止他们一家人的,但他们运气好,这里住着的另一家人,在今天早上出院了。

所以,这病房现在就他们。

“好。”顾玖挣扎了一下,顾建军失笑,把她放到顾笙身边。

“姐。”顾玖一挨着顾笙,就依赖的靠过去,眼底弥漫起水雾。

可能是她的翅膀太硬了,改变了姐姐的命运。

太好了,姐姐没有早早夭折,而她,也有时间保护好家人,不会再走上一辈子的老路。

家破人亡!

“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舒服?”顾笙感觉到胸口的温热,有些着急,一把拉起顾玖。

“小玖,怎么了?还好吗?”顾建军和夏秋月一听,也急了。

生小玖的时候,她不仅是早产,还是难产,九死一生活下来,小玖却三步一喘,颤颤巍巍的活了八年,看起来却和五六岁的孩子差不多。

“爸妈,姐,你们别急,我没事,我只是看到姐姐,高兴。”顾玖赶紧开口。

见她面色没有不对,顾建军和夏秋月放下心来。

“咦?小玖,你能说这么长的话了?”夏秋月眼睛一瞪,惊讶的说道。

闻言,顾建军也反应过来,惊奇的看过去。

顾玖微顿:“可能是吃了药的缘故,感觉胸口热热的,不想咳了……”

夏秋月闻言,眼眶一红:“我就说药管用吧!”

说着,用力锤了顾建军几拳。

顾建军笑容灿烂:“以后咱们更不能断了小玖的药了。”

“爸……”顾玖心里一急,就想开口。

“小玖……”被她旁边的顾笙拉了一把。

“怎么了?”

“没事。”顾笙摇头,复杂的看了顾玖一眼。

小玖……是不是和她一样?

不过现在没有定论,她也不能直接开口问。

罢了,再看看吧。

随后,顾笙吃完稀饭,想了想,就对顾建军说道:“爸,你去给医生说,我没事了,要出院。”

她的身体有自愈能力,昏迷的这一天一夜,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这是她上一世的能力,也带了过来。

“听爸的,再住几天,爸有钱。”顾建军以为她怕花钱,从口袋里把剩下的十多块钱掏出来。

“看,爸真的有钱。”

“对,”夏秋月点头,“听你爸的,别担心钱的事。”说着,心疼的看着顾笙。

“笙笙,以后不能那么傻了,家里那么多大人,轮不到你上山。”想起这个她就愤怒,竟然趁他们不在,支使笙笙,差点害她丢了命。

感受到夏秋月的愤怒,顾建军没说什么,他在心底冷哼了一声,给家里的几房都记了一笔。

“对,姐,以后他们再用我威胁你,你千万别听。”顾玖仰起苍白的脸,说道。

上一辈子,她姐死亡的原因大部分是因为她。

因为她这个拖油瓶。

“什么?威胁?”顾建军和夏秋月脸色同时一变。

顾笙搜索记忆,想到她连续背柴的原因,脸色也不好看。

要不是没吃东西,加上又背了两三次柴,小姑娘也不会滚下山,丢了性命。

“不急,不急……”夏秋月深吸一口气,咬牙道。

顾建军几不可见的点头,压抑住心底的愤怒。

不急!等笙笙出院,再好好算账。

一家四口在医院里呆了五天才出院。

这五天,小河生产大队的顾家也不太平,气氛压抑古怪,每个人都阴沉着脸。

家里的孩子都害怕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就连最宝贵的长孙顾大郎也不敢淘气,乖乖的呆在了家里。

顾建军一家四口,就是在这古怪压抑的气氛中回来的。

他们大包小包的走进门,瞬间就打破了顾家的平静。

最先看到的是顾老三顾建党的媳妇,高翠芬出来倒水,正好看到了进门的一家四口。

原本冷淡的神色在看到她们大包小包的提着时,直接变了:“二哥,你拿走家里那么多钱,就是为了媳妇孩子享受?!”

她声音尖利,一下就吸引了家里的人。

听到她话里的意思,大家都坐不住了,全部涌了出来。

“娘!”顾老四顾建业脸上还有些红肿,他‘唰’的一下转头,看向正屋出来的顾老太。

“嚷嚷什么?你娘还没死呢。”顾老太阴沉着脸。

眼神落在进门的一家四口身上。

“老二,把钱还回来。”

顾建军咧嘴一笑,带着痞气:“娘啊,钱都给你孙女看病了,没了!”

“谁让你们让她上山的,这点钱还不够呢,我和大妹借了三十块,你记得去还哈。”

说着,把自家媳妇和孩子推到房间里,转身,直视着顾家的其他人。

“什么?又借了三十?你个王八犊子,老娘让你借,你个遭瘟的,家里哪里还有闲钱还?为两个丫头片子你倒是豁得出去……”顾老太面色一变,破口大骂。

嘴里骂骂咧咧的同时,还左右环视,寻找称手的东西,准备教训顾老二一顿。

家里的三十块拿走就拿走了,她再不待见,那也是两条命,是她孙女。

但又借了三十,顾老二是踩到他娘的底线了。

“娘,棍子!”顾建业隐晦的瞪了顾建军一眼,递了一根粗壮的棍子给他娘。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到年代后全家都是极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