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然后,就见一个戴着银质面具,身高腿长的男人缓缓地走进去。霎时间,刚还喧哗的会场深陷了一片怪异的寂静。男人偏偏被遮去了大半张脸,可只看露出的那部分五官,都能可以看出他有着极非常出色的外貌。最最重要的的是,他浑身的气势冰冷无比,就像是是长年侵泡在冰水中霎时间,刚刚还喧闹的会场陷入了一片诡异的静寂。。...

紧接着,就见一个戴着银质面具,身高腿长的男人缓缓走进来。

霎时间,刚刚还喧闹的会场陷入了一片诡异的静寂。

男人明明被遮去了大半张脸,可只看露出来的那部分五官,都能看出他有着极出色的外貌。

最重要的是,他浑身的气势冰冷无比,就好像是常年浸泡在冰水中的剑。

利剑出鞘,寒气四射。

与这排队中的乌烟瘴气、纸醉金迷,形成极大的反差。

一时间,所有人像是被一股无形的气场压制住,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

直到男人走到那中年男子身边,取走了他手里的号码牌,“这么说,我是十二号?”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格外好听,却无端端带着几分让人背脊发寒的凉意。

中年男子哆哆嗦嗦地弯下腰,恭敬道:“是,九……客人,您,您还有什么吩咐?”

男人的手指修长白皙,就好像美玉雕琢而成般。

指尖轻轻把玩着号码牌,漫不经心道:“刚刚不是说有送给我这个十二号的礼物吗?礼物在哪?”

他说完后,全场依旧一片寂静,无人说话。

男人低低笑了一声,“同样的问题,还要我问第二遍?”

那戴着面具的中年男人差点没吓得跪倒下去,他连珠炮一样道:“钱少,博少,这位是第一次来参加派对的尊贵客人。我……我是帝豪VIP区的负责人,专门带这位客人来体验派对的。你们刚刚是不是在玩什么游戏?还……还不快给这位客人详细说说清楚?”

赵文博的瞳孔缩了缩。

他没想到这个中年人竟然是帝豪VIP区的经理。

这样的身份按理说见到普通权贵都是不用卑躬屈膝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竟然能让帝豪经理怕的跟老鼠见到猫一样。

而且,最先进来派对,拿走号码牌的人不该是那个有特殊性。癖的张总吗?

怎么会是这个男人?

赵文博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忍不住看了不远处仿佛已经昏迷的夏笙歌一眼。

而另一边,已经有人顶不住压力,把“飞镖游戏”跟这陌生男子说了一遍。

男子的目光转向趴在吧台上的女孩,本就幽深的瞳眸暗了暗,缓步走过去。

从帝豪经理态度看出这男人身份不凡的其他人忍不住拍马屁道:“这妞可是夏家二小姐,真正的豪门千金,放在平时哪有机会让我们随便玩。不过咱们这有规矩,怎么玩都可以,但不能破了底线,兄弟你应该也是个中老手吧,要是不知道怎么玩,我可以传授你一点花样。”

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抬手抓住他的下颚,往下轻轻一拉。

这人当即发出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嘴巴竟然合不上,口水从嘴角不停流淌出来。

男人的眸色极冷,旁边的帝豪经理连看都没看去看那个惨叫的男人一眼,而是非常知机地递上了一条手帕。

男人随意地擦了擦,将手帕丢在地上。

帝豪经理送完手帕后,立刻连连后退,因为男人身上的气息太冷,威压太可怕了。

再联想到男人的身份,他只恨不得三跪九叩,尽快把这煞神送走。

说起来这阎罗王到底是干嘛来的啊?

正想着,就见男人抓住夏笙歌的肩膀,将人拢入怀中。

下一刻,突变陡生。

一道寒芒从男人的颈边划过,擦着他的动脉,带起一丝浅浅的血痕。

只见刚刚还趴在吧台上,仿佛失去了所有抵抗力的女孩,此时正手握着一块玻璃,动作精准而狠辣地攻击男人的要害部位。

看到这一幕的派对众人吓得腿都几乎软了。

他们可以想象,如果刚刚过去“拆礼物”的人是他们,而不是这男人。

他们的喉咙可能已经被划破了。

但男人的反应却极快,只一个侧身就避过了袭击过来的玻璃。

修长的手一把握住少女的手腕,反剪到她背后。

另一只手扣住她的腰,将人摁进怀中。

但很快,他的动作就微微一滞,桎梏住少女手腕的五指松开。

任由尖锐的玻璃碎片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因为药效,夏笙歌已经全然没有力气,大脑也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

她只凭着这最后一股力气在支撑着,等待这唯一的生机。

她知道,帝豪VIP会所的门禁非常特殊。

派对期间,只能进,不能出。

唯一能出去的时机,就只有从外面打开的那十分钟。

这十分钟通常是为了让服务员送一些东西进来。

刚刚钱浩然的飞镖射中十二号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她会挟持那个十二号的“张总”做人质,先离开会所。

否则体内的GHB发作,她根本就撑不下去。

至于剩下的债,她会一点一点讨回来。

好不容易成功一回,能够不见血,不进监狱,她还是想要好好活着。

只是,夏笙歌到底低估了GHB的药效。

在身体被人抱住的一刹那,体内的药效就像是有了一个倾泻的出口,舒服她想要叹息。

夏笙歌几乎用尽了所有的意志力,才能将碎玻璃抵在男人的脖子上。

然后用沙哑破碎的声音道:“带我……出去,否则……杀了……你!”

周围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静寂。

帝豪经理捂着自己胸口的肥肉,恨不得立刻抽搐晕厥过去。

这女人到底是谁啊?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连这夺命阎罗都敢挟持!

嫌自己的命太长吗?

……

夏笙歌剧烈喘息着,全身湿透,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

她握着的明明只是玻璃,此时却感觉有千钧重,压着她无力的手臂沉沉下坠。

糟糕!

难道这个人不受威胁?!

夏笙歌的心一点点往下沉,她已经没有办法再抵抗GHB的药效。

也没有第二个十分钟,能让她逃出这鬼地方。

既然活不下去,那就……一起死吧!

冰冷的杀意从女孩水光潋滟的眸子中弥漫开来。

然而,还不等她动手,身体突然腾空而起,被身旁的人打横抱入怀中。

属于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越发勾动了体内的药效。

夏笙歌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魅惑入骨的低吟。

她死死咬住牙关忍住,将手中的玻璃往男人的脖子上送了送:“你……干什么?”

血珠渗出来。

但男人似乎毫无所觉,“你不是让我带你出去吗?”

他抬手抓住夏笙歌的小手,将那块玻璃更深的扎入自己的脖颈,轻笑道:“手稳一点,别不等我带你出去,就已经割断了。”

夏笙歌:“!!!”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和病娇大佬协议订婚后”,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