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是我。”季闻歌的视线,不闪不避,直直的迎上江墨敛深入探究的眼神。没等江墨敛说什么,欧明修就都忍挑拨,“你敢说,你也不是为了我才故意地对妙然不动手的?”“拜托了,你能不能够长点脑子?”季闻歌翻了个白眼,有些不不耐烦,“我要不然对黎妙然有什么想法,早已不动手季闻歌的视线,不闪不避,直直的迎上江墨敛探究的眼神。。...

“不是我。”

季闻歌的视线,不闪不避,直直的迎上江墨敛探究的眼神。

没等江墨敛说什么,欧明修就忍不住挑唆,“你敢说,你不是为了我才故意对妙然下手的?”

“拜托,你能不能长点脑子?”

季闻歌翻了个白眼,有些不耐烦,“我要是对黎妙然有什么想法,早就动手了,根本就轮不到你在我面前蹦跶。”

且不说,黎妙然还不配让她出手。

就算她真的要动手,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

那些觉得她是凶手的人,看不起谁呢?

欧明修完全听不进去这些,他语气激动:“你还说你不是对我恋恋不忘?我看你是早就在心里演练过无数遍!”

“你真的好恶毒,为了将我重新抢回去,你就要让妙然无声无息的消失!枉我之前还觉得你本性不坏,现在看来,是我高估你了!”

季闻歌:“……”

无fuck说。

之前怎么就没发现,欧明修竟然是个智障。

想到自己还曾和他订过婚,她就有种当场打爆他狗头的冲动。

欧明修还想继续指控,却见黎妙然捂着额头,顶着一张虚弱的脸出来。

她一步三摇的晃着身子,气若游丝的状态,像是下一秒就能当场去世。

饶是如此,她依旧柔弱且坚强的站了出来,“明修哥哥,你别怪小歌了。”

说完,她还咳嗽了两声,“咳咳……”

季闻歌好心提醒,“你这是骨折不是肺痨,咳嗽不合适。”

“咳——”黎妙然生生将溢出喉咙的咳嗽咽了回去,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无奈地看着季闻歌,“小歌~”

季闻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等着她的下文。

黎妙然忽然呜咽起来,委屈而又隐忍,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却又坚强的不让它落下来,“小歌,我是真的愿意把女一号的角色让给你的,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难道你就那么不想看到我吗?非得杀了我,才能让你满意?”

季闻歌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十分认真的问了一句,“你是记性不好,还是耳背?”

黎妙然脸色一僵,“小歌你怎么这样说我?”

“我已经很明确的拒绝过你了,你是听不懂我的话,还是觉得这是个顺水推舟的好机会,打算就此将你从威亚摔下来的事情,栽赃在我身上?”

“我……”黎妙然咬了咬唇,“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们曾经是最好的闺蜜不是吗?无论你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怨你的,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这样做,如果你有什么想要的,完全可以直接告诉我,而不是用这样的手段……”

“你这样做,会让别人误会你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我不想有一天,迫于无奈和你站在对立面上,你能理解我吗?”

欧明修被她的善良感动到了,当即不容置喙的命令季闻歌,“废话少说,你立刻给然儿道歉,然后自己滚出剧组,退出娱乐圈!”

见他如此理所当然,季闻歌忍不住笑了,“论不要脸,你欧明修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

欧明修恼羞成怒,正想继续说什么,就见一群记者突破重围朝他们冲了过来。

“季闻歌,你是故意制造意外,想取代黎妙然在剧组的地位吗?”

“仅仅是为了一个角色,就要置人于死地,你不觉得这样的手段过于歹毒了吗?”

一群人将话筒怼到季闻歌面前,还有人则更关注黎妙然。

“黎妙然,不是说你重伤昏迷了吗?你现在能下床了,是说明身体已经好了吗?你对季闻歌这个杀人凶手又是什么态度?你会原谅她吗?”

季闻歌没说话,所有的镜头都落在了黎妙然身上。

“威亚坠落只是一个意外而已,大家都误会了,在我心里,小歌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最好的闺蜜,我相信她不会做出任何伤害我的事情,我受伤和小歌真的没有丝毫关系。”

“即便……即便小歌真的对我有什么不满,也是我和小歌之间的事情,希望各位媒体朋友和我的粉丝们冷静一点,不要因此迁怒小歌,谢谢大家。”

黎妙然的一番话,意思很明显。

伤害她的事,是季闻歌做的。

但,她大度,她把季闻歌当朋友,所以,她不会责怪季闻歌,希望大家也别怪她。

她说这话的时候,身上似乎笼罩着一层圣母光环。

欧明修又被她一番话真情实感的感动到了,用冰冷有厌恶的眼神看着季闻歌,“你别以为然儿善良不跟你计较,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我告诉你,这不可能!除非你跪下向然儿道歉,再公开承认你恶毒的罪行,否则我是不可能放过你的!”

他说完,见季闻歌还无动于衷,当即撂下狠话,“你要是不道歉,我就向大众爆料你当初在黎家做的那些事情!”

记者们见他这么胸有成竹,显然是有大料啊!

他们心下盼着季闻歌千万别服软,最好是欧明修一怒之下爆个猛料。

可惜黎妙然太善良了,拖着孱弱的身体也要阻止欧明修,欧明修狠狠瞪了季闻歌一眼,心疼地扶着黎妙然回了病房,心底却在想着,如何才能不着痕迹的给季闻歌一点颜色看。

漩涡中心的主角走了俩,季闻歌还在呢。

话筒在此递到季闻歌嘴边,“季闻歌,黎妙然那么善良,她甚至还把你当成最好的闺蜜,你在对她动手的时候,有考虑过这一点吗?”

“还是说,在你心里,黎妙然对你来说,并不重要?”

季闻歌勾唇,轻笑着反问了一句,“你们为什么会觉得黎妙然对我来说很重要?凭她非得把剧组女一号让给我,我不接受,她就从威亚上摔了下来?”

“还是凭她说着将我当成最好的姐妹,同时又字字句句都在挑明我是凶手?”

众人恍然。

都是千年的狐狸,玩起聊斋那还不心如明镜?

不过……

大家都是要恰饭的。

比起季闻歌是无辜的,当红流量花旦黎妙然被曾经的闺蜜恶意中伤,岂不更有爆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假千金竟是团宠真大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