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妙然一脸意外的惊喜的凑到季闻歌面前,“小歌,你也在这个剧组剧组拍戏吗?我演的是女一号,你呢?”说着,她眉头蹙了出,“早明白你也在这个剧组,我就不应该接这个女一的,要不然我和导演商议一下,把女一的位置分给你吧?”她刚说着,余露露就怒气冲冲的站了出,指余露露不甘情愿的付了季闻歌五千万的违约金,现在可是把她当头号敌人的。。...

黎妙然一脸惊喜的凑到季闻歌面前,“小歌,你也在这个剧组拍戏吗?我演的是女一号,你呢?”

说着,她眉头蹙了起来,“早知道你也在这个剧组,我就不该接这个女一的,要不我和导演商量一下,把女一的位置让给你吧?”

她刚说完,余露露就怒气冲冲的站了出来,指着季闻歌怒斥:“季闻歌你还要不要脸啊?女一号是妙然自己凭本事拿到的,你凭什么要她让给你?”

黎妙然咬着唇,急切道:“露露,角色是我自愿让给小歌的,你别这样。”

余露露不甘情愿的付了季闻歌五千万的违约金,现在可是把她当头号敌人的。

好不容易跟着黎妙然混了个女三的位置,自然不会让她轻易得逞,心里已经想好了嘲讽季闻歌的台词,没想到季闻歌先一步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要演女一了?”

“我合同签的就是女二,是黎妙然非要把女一让给我的。”季闻歌斜睨余露露,别具深意道,“余小姐是妙然的好姐妹,她既然能把女一的位置让给我,想来也能让给你,不如你们俩换换角色?”

“我觉得余小姐你的外形条件,比妙然更适合女一呢。”

她不说,余露露还真没往这方面想。

经过她的提醒,余露露成功对号入座了,当即用期待的眼神看向黎妙然。

黎妙然却是生硬的转移了话题,“露露,导演让我们去拍定妆照了,我们快点过去吧。”

拍定妆照的过程,季闻歌能明显察觉到余露露低落的情绪。

自从认识了黎家大小姐之后,余露露就是黎妙然的忠实拥趸,但凡黎妙然有需要,她绝对是冲在最前面的那个。

原本从黎妙然手头漏出来的东西,足够让余露露心甘情愿的为她冲锋陷阵。

可现在被季闻歌那么一挑拨,余露露就难免想到,黎妙然愿意把女一的角色让给曾经占了她身份的季闻歌,都不愿意给比季闻歌对她更好,更加适合这个角色的自己,她就不平衡了。

正好剧组当天就有吊威亚的戏份,她眼珠一转就有了主意。

她故意在工作人员检查完机器午休的时候,将威亚上的螺丝拧松了,就等着看季闻歌的好戏。

不想,导演突发奇想,改变了拍戏的顺序,下午第一个吊威亚的人,成了黎妙然。

余露露顿时急了,她没办法左右导演的决定,只能怂恿黎妙然:“妙然,这场戏本来应该是季闻歌拍的,导演突然改变顺序也太乱来了,要不你还是去和导演说一下,让季闻歌先上吧?”

黎妙然看着她的表情,眼神隐晦地闪了闪,而后十分善解人意地说道:“导演这样安排,自有他的用意,提前上场的情况有很多,我没关系的。”

余露露说服不了她,眼睁睁看她绑上了威亚绳。

眼角注意到正捧着奶茶的季闻歌,她心情诡异的平静下来。

她没办法阻止黎妙然,但祸水东引还是可以的!

只要将黎妙然受伤的事情栽赃到季闻歌身上,她不仅不会有事,还能借着这股东风更上一层!

想罢,她故意引导季闻歌走到威亚机旁,悄悄拿出手机拍了照。

她刚得逞,就听到片场导演紧张的声音:“快救人!”

一阵兵荒马乱,黎妙然被人送进了医院,导演震怒不已,“威亚好好的怎么会断了?这事儿必须给我查清楚!”

余露露趁这个机会站出来,指着季闻歌控诉:“季闻歌,妙然不就是没有答应把女一号让给你吗?你怎么可以这么心狠手辣?”

众人闻言,视线齐刷刷落在季闻歌身上。

导演看她的眼神,也多了几分狐疑,“是你做的?”

“不是我。”

季闻歌说完,就见余露露拿出她偷拍的照片,“我都拍到了,就是你对威亚做了手脚!如果不是你,妙然也不会从威亚上摔下来!为了一个角色你就敢杀人,你就是个恶毒的杀人凶手!”

余露露当场发了微博,故意煽动自己和黎妙然的粉丝,对恶毒的季闻歌发动攻击。

同一时间,黎妙然这个流量花旦在剧组拍戏意外受伤的消息,也传开了。

记者将医院门口围得水泄不通,见到剧组的人出现,便举着话筒问个不停。

余露露趁此机会,又给季闻歌上了一波眼药,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季闻歌是个恶毒的女人了。

第一时间来到医院守着黎妙然的欧明修,也听说了这事儿,当即就想找季闻歌要个说法。

黎妙然虚弱地喘着气,拉着他的手劝道:“明修哥哥,我相信小歌她是情有可原,不是故意想要害我的。”

“她都害你从威亚上摔下来了,还不是故意的?”

欧明修说着,听到门口传来的喧闹声,大步走了出去。

见到跟着导演一起来探病的季闻歌,他顿时满脸阴沉地走到她身边,用近乎将她手臂捏碎的力道,拽着她往外走。

季闻歌用力甩开他的钳制,“欧明修,你撒什么疯?”

欧明修用厌恶又冰冷的眼神看着她,“季闻歌,你能不能要点脸?我知道你对我恋恋不忘,可我已经明确的告诉过你,我爱的人只有然儿,你为什么还要故意伤害她?”

“我告诉你,就算然儿她出了什么意外,我也绝对不会爱上你!你想靠着伤害然儿来挽回我,门儿都没有!”

季闻歌怀疑自己幻听了,“欧明修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我什么时候对你恋恋不忘了?”

“你嘴硬也没用。”欧明修梗着脖子道,“我已经让人通知了江大少,你就等着跟他解释吧!”

季闻歌被他的操作迷惑到了,亲自通知情敌来照顾老婆?

不是,大兄弟你没事儿吧?

自己往头上扣绿帽,属实非寻常人也。

江先生收到消息,第一时间赶到医院。

正好撞见欧明修与季闻歌“对峙”的场面。

“季闻歌!”江墨敛直呼其名,深邃的眼底似乎酝酿着一场风暴,四目相对,他看似愠怒的表情中夹着复杂情绪,“是你在威亚上动的手脚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假千金竟是团宠真大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