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娱乐休闲。“停住!”季闻歌刚进公司,就见前天婚宴上怼过她的伴娘余露露洋洋得意显摆,“我是总经理的女人,等于星辰娱乐休闲半个女主人,以后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否者,我就被雪藏你!”季闻歌用看傻子的眼神睨她几眼,后转身进了电梯。余露露愣了下,跺着脚跑“站住!”。...

星辰娱乐。

“站住!”

季闻歌刚进公司,就见昨天婚宴上怼过她的伴娘余露露得意炫耀,“我是总经理的女人,相当于星辰娱乐半个女主人,以后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否则,我就雪藏你!”

季闻歌用看傻子的眼神睨她一眼,转身进了电梯。

余露露愣了下,跺着脚跑去告状。

季闻歌直奔老板办公室,张口就说:“老板,我想和你谈谈收购公司的事情。”

星辰老总有被冒犯到,“收购公司?星辰娱乐就像我一手带大的孩子,你来找我谈收购,无异于是想从我的手里把我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宝贝带走!我对公司的感情,不是区区金钱可以衡量的!”

季闻歌点头表示理解的同时,掏出支票本刷刷签上一串数字,“您看这个价钱合适吗?”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千万、亿、十亿……

他用力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漏了小数点,忙不迭在收购合同上签下自己的大名,仿佛先前那个把公司当宝贝儿子的人只是错觉。

从开始谈,到成功收购公司,总共用了不到十分钟。

季闻歌刚签完合同走出办公室的门,挺着啤酒肚的总经理搂着余露露大摇大摆的来到她面前,指着她的鼻子质问:“季闻歌,你想造反吗?”

“造反?”

“露露是我的女人,在星辰娱乐,她的话就是圣旨!”总经理冷哼着掏出一纸协议,“月底有个综艺,到时候你配合露露宣传,这是台本。”

台本上罗列出季闻歌上了综艺后,具体应该怎么“欺负”余露露,务必将她的嚣张跋扈、眼高于顶与清纯不做作的余露露区别开来。

甚至还十分戏精的准备了一出她和余露露争执,不小心撞歪了鼻子,曝光自己整过容的戏码。

季闻歌合上台本,看向余露露,“台本不错,你就照着我的戏份来演。”

余露露懵了,“什么意思?”

“星辰娱乐被收购了。”季闻歌平静宣布,“新老板,是我。”

“这不可能!”

余露露刚说完,就见前任老总乐颠颠抱着纸箱子去办离职手续。

她当即变了脸色,“这破公司,我不待了!”

季闻歌善解人意的提醒她:“无故解约是要付违约金的,我让人把你当初签的合同送来。”

余露露不以为意的表情,在看清违约赔偿的数额之后,彻底消失,“我的违约金竟然要5000万?季闻歌,你怎么不去抢?”

“你签合同的时候,星辰娱乐的法人还不是我。”她觉得违约金还挺中肯,“公司在你微末时倾斜资源培养你,没道理你现在有了人气,想走就走。”

余露露才听不进去这些道理,她认定了季闻歌就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刁难我!5000万违约金,我是绝对不可能给你的!”

季闻歌没将她放心上,不料她当晚就成了江家的不速之客。

和她一起来的黎妙然,更是摆出了西子捧心的虚弱状,声声控诉:“小歌,我知道你对我有不满,可是露露她是无辜的,你为什么要用高额违约金这种下作手段刁难露露?”

余露露此时还是义愤填膺的表情,“妙然,你不用为我低声下气的!谁不知道江先生真正喜欢的人是你啊?季闻歌她故意刁难我,不就是碍于江先生的存在不敢对你怎么样,就故意来针对我吗?”

“她也就是仗着当初冲喜那点儿情分作妖,江先生迟早会把她扫地出门的,到时候看她还怎么嚣张!”

黎妙然面色羞赧:“露露你别说这种话,江大哥只是把我当成妹妹看待的……”

“妙然你就是太单纯了,爱情是拦不住的——”

听到脚步声,余露露态度陡然一变,眨眼间梨花带雨,“季总,之前冒犯了您是我不对,我真的只是认为妙然受了委屈才替她抱不平的……”

季闻歌扫了眼江墨敛,对余露露道:“不是说江墨敛是看在我冲喜份上容忍我,迟早会把我扫地出门?正好他也在,你大可以亲自问问他,打算什么时候赶我走。”

江墨敛眼神凌厉地扫向洋洋得意的余露露,声音冷得像是淬了一层冰渣,“无论外面有什么传言,季闻歌都是我江墨敛明媒正娶的江太太。”

余露露不服,“可传言——”

“传言?”江墨敛危险的眯起眼眸,“我亲口说的话,还不如传言可信?”

她连忙摆手,“不是的,我只是以为江先生你对妙然……”

江墨敛轻飘飘的眼神落在她身上,语气森然,“我对黎小姐只有兄妹之情。”

季闻歌瞥了眼神色黯然的黎妙然,饶有兴致地啧了声,“余小姐,这个答案你还满意吗?”

“他们俩的兄妹情纯洁着呢,我这个江太太都没说什么,你一个外人瞎掺合什么?”

余露露被怼得哑口无言,涨红着脸拉着黎妙然跑了。

季闻歌见江墨敛还杵在原地,哎呀一声,“江先生,你的好妹妹似乎气跑了,你不追上去哄哄她?”

“呀~我忘了,江先生您这会儿可还是个半残呢,坐着轮椅追人未免太丢人了,我看还是算了。”

听着她婉转的腔调,江墨敛面上浮现出无奈的表情,“你大可以放心,在你还是江太太的时候,我不会让任何人伤了你的体面。”

季闻歌无所谓的耸耸肩膀,“体面不体面的我倒是无所谓,只要不犯到我手上,一切都好说,否则……就算江先生你纡尊降贵的求我也没用。”

江墨敛瞥了她一眼,没给她嘚瑟的机会,“我不会求你。”

季闻歌对此不置可否,纵然她现在的身份是出了名的败家成性江太太,身为艺人的本职工作还是要做的。

经纪人帮她签下的,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大女主戏《绣娘皇后》,同时这也是一部小白花柔弱型女主征服男人的上位史。

剧中,女二身为亡国公主一心想要复辟,是从底层丫鬟爬上贵妃之位的恶毒女配,专门迫害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绣娘女主。

季闻歌对女二的人设很满意,相比起靠男人上位的所谓大女主,女二才是真绝色。

她的这份满意,在剧组看见楚楚可怜的黎妙然时,荡然无存。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假千金竟是团宠真大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