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闻歌交待小明星等她一会儿,便跟随黎母走了。四下无人,黎母直入主题:“据说江少要跟你复婚?”“嗯。”季闻歌垂眸,掏出准备好好的说辞,“我娶他冲冲喜的目的了能达到了,即使复婚也没什么很大影响。”“什么叫没什么很大影响?”黎母板着脸,颐指气使的语气,“当四下无人,黎母直入主题:“听说江少要跟你离婚?”。...

季闻歌交代小明星等她一会儿,便跟着黎母走了。

四下无人,黎母直入主题:“听说江少要跟你离婚?”

“嗯。”季闻歌垂眸,拿出准备好的说辞,“我嫁给他冲喜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即便离婚也没什么影响。”

“什么叫没什么影响?”黎母板着脸,颐指气使的语气,“当初让你嫁给一个植物人守寡你都愿意,他现在醒过来了,你就应该跟他好好过日子!”

“我答应替黎妙然嫁入江家,已经报答了黎家的养育之恩。”季闻歌垂眸,“离婚的事,我们已经说好了……”

“我不同意!”黎母恨声道,“没有我的允许,江太太必须由你来当!”

季闻歌面无表情的提醒她:“黎阿姨,江太太由谁来当,不是你我说了算的,决定权在江墨敛手上。”

黎母咬着牙,不管不顾威胁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绝对不能和江墨敛离婚,否则你当初做的那些丑事,我黎家不会再帮你隐瞒!”

黎母说完,成竹在胸的等着她开口求自己。

季闻歌轻笑,“黎阿姨以为,我愿意替你的女儿嫁给一个植物人,是受你所谓丑事的威胁?”

黎母眼神一闪,虚张声势道:“你敢说,你十七岁那年被人绑架……”

闻言,季闻歌眉眼倏地冷了下去,“说到绑架,我倒是想问问黎阿姨,我在黎家这些年,为什么总是多灾多难的?”

黎母心底一咯噔,嗫嚅道:“我、我怎么知道?你倒霉,肯定是因为你自己是个扫把星!”

“黎阿姨的意思是,我过去经历的一切,都是自找的咯?”

“不然呢?”黎母越说越顺口,“要不是你倒霉连累了黎家,黎家早就跻身顶级豪门了!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坐稳江太太的位置,替我们黎家多争取一些商业合作!”

“黎阿姨大概不知道,绑架我的人,曾经告诉过我,黎家——”

“有多脏。”

季闻歌刚说完,黎母就恼羞成怒似的吼道:“你胡说!我黎家一直清清白白的!”

“黎家清白与否,黎阿姨心知肚明。”

季闻歌笑容透着几分嘲讽,“难得有幸参加前未婚夫和前闺蜜的婚礼,我就不和您多聊了,失陪。”

走到转角处,意外听见黎妙然娇软中透着欣喜的声音:“江大哥,你今天能来参加我的婚礼,我真的很开心。”

季闻歌透过镜面折射,清楚的看到穿着鱼尾婚纱的黎妙然,弯着腰抱住坐着轮椅的江先生,手中还拿着她在江家见过的造星企划书。

“江大哥送的礼物,我很喜欢,我一定会珍惜这个机会好好努力的完成自己的梦想,绝不会辜负你的一片心意。”

“这本就是你应得的。”江墨敛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季闻歌想着,他能被初恋如此亲密相拥,想必心中暗喜。

黎妙然用感动的眼神看着他,江墨敛的眼底同样映着她的身影,似乎要将她永远篆刻在心底一般,看得季闻歌牙酸。

她轻咳一声,见二人朝她看来,她率先打了招呼,“我没打扰你们吧?”

黎妙然似乎愣了一下,随即夸张地后退一大步,与江墨敛拉开距离避嫌,“小歌你别误会,江大哥是来给我送新婚贺礼的,我们什么都没有!”

“我知道。”季闻歌一副惋惜神情,“就算你们想有什么,我老公这虚弱的身子骨,也玩不了太刺激的游戏。”

黎妙然面色委屈,“小歌,你真的误会了!”

江墨敛指尖轻点着扶手,唇角微弯,纯然无害地望着她:“你也说了我身子骨不好,明知道我什么出格的事情都做不了的情况下,应该不会误会吧?”

季闻歌皮笑肉不笑地附和:“当然。”

黎妙然红着眼眶,嗫嚅道:“小歌你没误会就好,我和江大哥真的是清白的~”

赶来的伴娘看到黎妙然委屈的表情,对着季闻歌就是一通乱怼,“季闻歌你能不能讲点良心?江先生看不上你,你也不用把怨妇脾气发在妙然身上吧?说起来还是你欠了妙然的,白占了妙然大小姐身份那么多年,妙然不和你计较,你反倒是拿乔上瘾了?”

说着,又对黎妙然恨铁不成钢,“妙然你下次硬气一点,别再被她欺负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欺负她了?”季闻歌睨了眼这位看似义薄云天的伴娘,“我也不认为,你有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我的资格。”

伴娘气的脸都绿了,若不是顾忌着婚礼即将开始,她非得让季闻歌自惭形秽不可!一个鸠占鹊巢的西贝货,凭什么一直高高在上?

季闻歌回到之前和小明星聊天的位置,很遗憾的没见到人。

多好的苗子就这么没了,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下。

婚典开始。

司仪唱念做打走完流程,台下宾客便起哄着,季闻歌看着辣眼睛,干脆提前离场。

刚出门,便与看似面无表情实则心如刀割的江先生不期而遇。

季闻歌不请自来上了车,见江墨敛面色不虞,热心疏导:“江先生,不就是初恋结婚吗?你看开一点,该做的不该做的他们早就做过了,今天和过往的每一天都没有什么不同。”

合理推测,黎妙然早就和欧明修有过肌肤之亲了。

都是绿色,不在乎是否绿的更加浓郁亮眼。

一路顶着她同情的目光回到家,江墨敛直奔书房。

取出一年后生效的离婚协议,面无表情的拍在她面前:“签了它,再当一年江太太,算是对你的补偿。”

季闻歌简单扫了眼协议内容,痛快拿起笔在他的签名旁,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江墨敛将协议保存好,同时叮嘱她,“婚姻存续期间,我希望你能反省自身,做好一个江太太。”

“瞧江先生这话说的,配合完成夫妻义务也是做好江太太的条件之一呢,你这么说,该不会是在暗示什么吧?”

不等他否认,她又撩着耳边碎发,状似为难道:“江先生要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可以提前告诉我,我好空出档期。”

江墨敛眼角几不可见的抽了抽,幽幽叹息:“档期就不必了,我身体不好,受不了此等艳福。”

季闻歌对他的答案很满意。

一年时间,足够造作了。

就是有些好奇……

他这个破产小娇夫,能不能追求到初恋情人了。

季闻歌想到这里,有种自己是个拆散了深情霸总与小白花真爱的恶毒女配的感觉。

唔,更准确点形容,应该是悲情三角恋。

真爱是能扛过所有暴风雨的,或许等他们终成眷属,还得感谢自己为他们带去的考验呢。

她畅快的心情还没维持多久,就接到了经纪人打来的电话。

“季闻歌,你还记得自己是个艺人吗?你个十八线不争取资源多在公众露露脸,是想糊穿地心么?我替你争取了一部上星剧女二的角色,合同签好了,你马上准备进组!”

对方噼里啪啦说完就挂了电话。

季闻歌这才想起来,她现在除了是江太太,还是星辰娱乐底层艺人,半年没开张那种。

一直放养她的经纪人突然关照,怎么看都玄乎……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假千金竟是团宠真大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