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舒丝毫不明白有人在记挂她,出了小区大门后,正沿着街道朝商业街四处闲逛。一双冷冽的视线略过街道两边的商铺匾额,在缺胳膊少腿的一众字迹里,一家用繁体字写着“本草堂”的铺子就看起来有些沉闷了。“药铺?”洗的泛白的牛仔裤中揣了原主所有现金,唐舒摸了摸一双清冷的视线略过街道两边的商铺匾额,在缺胳膊少腿的一众字迹里,一家用繁体字写着“本草堂”的铺子就显得有些突兀了。。...

唐舒丝毫不知道有人在惦记她,出了小区大门之后,正沿着街道朝商业街闲逛。

一双清冷的视线略过街道两边的商铺匾额,在缺胳膊少腿的一众字迹里,一家用繁体字写着“本草堂”的铺子就显得有些突兀了。

“药铺?”

洗的泛白的牛仔裤中揣了原主所有现金,唐舒摸了摸,步子微顿,径直走去。

“欢迎光临!”

纤细的长腿刚迈进,门把手上的小猴就细声细气的传出了四个字。

唐舒顿了顿,美眸瞥了一眼那红色小猴,眼中一抹兴味闪过。

听到门口的铃声,柜台下钻出一个睡眼惺忪的小伙,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毫无服务意识。

“美女,来看病还是抓药?”

还未等唐舒说明来意,对方再次开了口,“看病呢,今日坐堂医师不在,店里就我一人,请改日再来。要是抓药呢,得需要有药方。”

小伙很明显眼睛半眯半醒,话赶话的说完,明晃晃的把“我谁也不待见”几个字写在脸上。

唐舒伸出青葱手指往东侧的门帘上一指,精致的眉毛微挑,透着一丝冷意。

“那里......不是人?”

“什么?”

“我说,店里不是只有你一人。”

哎?

谢云臻听到这句话,睡意顿时消散了大半儿,第一次拿正眼去瞧这位来客。

透过厚厚的镜片,他这才发现进来的是个大美女,白皙的脸袋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光滑无暇,透着满满的胶原蛋白,圆领卫衣搭配牛仔裤,衬得她整个人纤细修长。

“你......你是怎么知道那里有人的?”

唐舒语气平淡,“这很难吗?”

听呼吸声辨位,对于习武之人来说是基本功,即便是她一身修为没了,也能根据经验感觉得到。

谢云臻被她这理直气壮的语气惊呆。

什么叫很难吗?是非常难好不好!

帘内那位可不是普通人,连他都感觉不到对方的呼吸声,更何况那帘子隔着大门还有一段距离!

唐舒没理会他的震惊,视线朝着他身后装有药材的盒子扫去。

“僵蚕五钱,大黄、生南星、肉桂各三钱,乳香二钱,甘松四钱,淡附五钱......暂时就这些,抓药吧。”

初来乍到,还不清楚药材在这个时代是什么价位,索性只列出了最为基本的几样。

谢云臻的注意力被一串药材拉回了神志,一边机械的抓药,一边嘟囔着刚才听到的草药名称和分量。

“哎不对啊,这药方怎么透着些古怪,说是治疗虫蚊叮咬的肿痛,怎么还会有后面那几项?”

纵然他最为专长的不是中医,也察觉出了药方的不寻常之处。

奈何唐舒的耐心就快被磨光了,眉眼间透着一股烦躁,看向他的视线也带着些凉意。

这人怎么如此墨迹?倘若是她唐门的药铺伙计,早就被撵出去吃自己了。

这一眼极具震慑性,让抓药之人冷不丁打了个寒颤,赶紧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一共165块,零头就给您摸了,给160就行,微信还是支付宝?”

“现金。”

“......”

望着眼前递过来的毛爷爷,许久未见纸币的谢云臻有一瞬间呆愣,随即双手接了过来。

“您慢走。”

唐舒接过打包好的药材,并没有着急出去,葱葱玉手再次抬起,指了指门口挂着的大马猴。

“这猴子,卖吗?”

“......啥?!”

***

“这猴子,它卖吗?”

唐舒忍着耐性,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年纪轻轻的不仅眼不好使,耳朵也不好使,这到底是谁家的糟心孙子?

谢云臻依旧是处于呆愣之中,一双铜铃外加一副眼镜片来来回回的从大马猴身上巡视,它除了会说“欢迎光临”还能干啥,怎么比我还受欢迎?!

这不科学!

“卖,9块9拿走。”

一道低沉之中带着磁性的声音传来,吸引了二人的注意。

唐舒微微一怔朝着声源处看去,便见帘子附近站着一个男人,眉目冷峻,精致俊逸,一双幽深的眸子正注视着她,气势不似一般人。

这个人,好强的存在感,她刚才竟然没有听到脚步声靠近。

景钰上身白色的衬衣解开了两颗扣子,浑身透着一股慵懒之意,似乎是刚刚睡醒,不过却丝毫不给人以颓废的感觉,反而带着一股强烈的冲击力。

“还是现金?”

店家俨然变成了他。

“现金。”

既然她想买店家也卖,自然是达成交易银货两讫。唐舒再次将手探入牛仔裤兜,拿出了一张十块的毛爷爷。

柜台负责收钱的谢云臻这下终于反应过来,然而望着眼前的十块犯了难,他没有一毛可找啊!

天下那么多数字可选,为毛要说9块9?!

景钰径直走到柜台,接替了谢云臻的位置,拿出手机点开支付宝界面,“店里没有零钱,我转给你。”

“不用了。”

唐门家大业大,由于唐舒出门只会带银票和碎银,买东西时由于不太喜欢铜板就养成了打赏的习惯,这个习惯随之也带了过来。

“店里需要电子入账,倘若月底对不上,我们做员工的少不了被骂,还请配合。”

“......”

好吧,这不是她熟悉的大陌,融入环境的道理她还是懂的。

唐舒拿出手机,不太熟练的点开支付宝界面由着对方操作,不多时余额上就多了一毛钱。

待人走出本草堂,一旁的谢云臻都惊呆了,看向景钰的目光带着惊恐。

“大表哥你怎么回事?!”

先不说他那在名牌精品店用200块买来的大马猴被9块9贱卖,单单他以找零为由给人家小姑娘转了账足够让人大跌眼镜了好吗?

一毛钱至于斤斤计较吗?还入账,入的屁账嘞!你这样会给总裁这个职业拉低档次的。

景钰拿着手机,修长的手指点开对方的支付宝界面,看到署名“唐舒”二字,不甚在意的回复他。

“森林里种了棵树,收点能量。”

“???”

所以你把这么美的小姐姐当工具人?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谢云臻愤愤不平。

活该你母胎单身!

景钰已经收起了手机,黝黑的眼眸瞥了一眼外面渐渐变小的人影,闪过一抹深思。

能够发现他存在的人可不多见,这个女孩究竟是警惕心太高,还是只是单纯的巧合?

“攻击公司网站的那个黑客查的怎么样了?”

“完事了,对方技术蛮高的,老子熬了整整一个通宵才追踪到,我把他资料发给你。”

谢云臻挠了一下头顶的鸟巢发型,眼镜框地下的双眼透着青黑色,双手快速的敲打着键盘不多时就按了回车键发送。

景钰一顿,薄唇亲启,眼神嗖嗖的,“你跟谁老子呢?”

“我......我错了还不行吗,表哥你什么都没听到!”

他怎么忘了,旁边还站着一个恶魔!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唐门大佬在影坛”,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