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院。程缙正小书房看书学习,矮小瘦削,紧皱着眉头。二夫人顾氏端了宵夜回来,合上程缙手上的书,“老爷整天这般熬着看书学习,仔细地眼睛。”程缙望着桌上的那本《农桑纪要》,担忧道,“边关连年不断出征,粮草始终捉襟见肘,户部即使有银子粮食也收不上去,皇上便让司农程缙正在小书房看书,高大清瘦,紧皱着眉头。。...

沉香院。

程缙正在小书房看书,高大清瘦,紧皱着眉头。

二夫人顾氏端了宵夜过来,合上程缙手上的书,“老爷天天这般熬着看书,仔细眼睛。”

程缙看着桌上的那本《农桑纪要》,忧虑道,“边关连年征战,粮草一直吃紧,户部即便有银子粮食也收不上来,皇上便让司农寺想法子,把粮仓给满起来,司农寺上下整日整夜的讨论,也没个章程。老百姓已是苦不堪言,卖儿鬻女的比比皆是,唉,这我这心里着急。”程绍丁忧前是司农寺苑监,主管农桑,做事一直勤勉,只是不擅官场交际,从五品上蹲了好几年了也不曾升迁。

“我们身在官家尚感觉拮据,何况那些平民百姓?妾身的点心铺子,生意也是不如从前,今日管事送来上月的利润,才20两银子,以往总要有四五十两的。”顾氏说着递了一叠银票给程缙,“老爷拿着去打点关系吧。”

程缙接过银票,银票都是20两面额一张的,整整齐齐叠着。程缙知道,这一百两是从她的体己银子里扣出来的。

程家虽家大业大,每个人的月例银子都有定数,日常开销超出的部分就得自己出。程绍程缙每月能额外从前院支取应酬银子,支取的时候说明用处即可。但程绍从不支取,程缙便不好去支取了。程绍以前身居高位俸禄丰厚,又有不少额外的收入,大夫人陪嫁也丰厚,所以手头宽裕。程缙却不一样,他官位低微不说,司农寺是最没油水的,顾氏娘家不富裕,陪嫁少,只一个点心铺子能有些收入。二房的日子因此很是拮据。

程缙放到顾氏手里,握着她的手道,“你收着吧,我要用就去前院支取。”

顾氏倔强道,“大哥不去支取,咱便不去,不能让大嫂小瞧了去。夫君放心,妾身有的用。”

程缙道,“委屈你了。”自己这继室,没有世家的底蕴熏陶,说话行事过于鲁直,不似一般女子婉约小意,却也有几分倔强真性情。

程缙难得赞她一句,顾氏面若桃花。

-------------------------------------

春日融融,静慈庵偏院墙角的几株桃花悄然绽放。

幼菫正在院里里做早操,又左三圈右三圈的扭,裙摆被她别在了腰上系着。青枝在院子门口紧张地盯着。张妈妈黑着脸站在一旁,不停地念叨着“小姐不要扭臀”“小姐裙子放下来,让人看见可如何是好”“小姐已经是大姑娘了,怎能这般形状”……

幼菫也不理,两年来张妈妈来回就这几句,也不知道换个新鲜点的说法。又绕着院子哼哧哼哧地跑了好几圈,跑得满头大汗方停下了。

接过张妈妈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汗,道,“妈妈,我这身子太过瘦弱,冬日里总是怕冷,总得多活动活动才结实。”

张妈妈忧心道,“小姐这是当年落了水,身子里受了寒气,这都两年了,喝了多少汤药,也不曾调养过来。把小姐照顾成这样子,老奴死了都没脸去见夫人啊。”说着抹起了眼泪。

幼菫安慰道,“妈妈提什么死啊死的,我还等着妈妈帮我带儿子带孙子呢!”

张妈妈哭着也不忘提醒幼菫规矩,“姑娘家也不知矜持,以后莫要这样说了,让人听了笑话小姐不知羞。”

说着又看了看幼菫纤细的身材,想着以前胖乎乎的可爱模样,“小姐要是有阿胶燕窝养着,身子也不会这样。”

幼菫转了个圈,安慰道,“我这不是好着呢,不就是阿胶燕窝吗,等我有钱了,咱天天拿着当饭吃。”

张妈妈失笑,“哪能当饭吃?”

青枝凑了过来,“小姐,咱现在吃不起阿胶燕窝,鸡蛋牛乳是吃的起的。要不去求了慧明师太,让她允我们自己做着吃?”

张妈妈拍了拍额头,“是啊,我怎就没想到?如今慧明师太对小姐客气,必会答应的。我这就去找师太。”

幼菫觉得也可行,便没拦着。吃不到肉,每天能吃吃鸡蛋喝喝牛奶也是很不错的,这小身板的确太缺乏营养了。

张妈妈没多大工夫就回来了,乐滋滋的。“成了!慧明师太说小姐不是佛门中人,不必如此拘泥佛门清规,吃的时候别处偏院便是。”

吃人嘴短,古往今来的至理名言啊,慧明师太居然会放水了。

待鸡蛋牛奶买回来,张妈妈和青枝热火朝天地做了几道菜,香椿煎蛋,韭菜炒鸡蛋,鸡蛋烙饼,牛乳鸡蛋羹,恩,这个是幼菫指点的。

并着庵里送的斋饭,满满一桌了。

张妈妈恨不得一顿饭便把幼菫这身子给养胖了,这个也让多吃,那个也让多吃。

待吃完饭。幼菫拉着青枝去小厨房,研究着做蛋糕,蛋糕幼菫前世是做过的,不过用的是烤箱,用锅蒸没做过。

在浪费了一堆鸡蛋之后,被心疼鸡蛋的张妈妈数落了一下午之后,幼菫终于做出了理想的蒸蛋糕。奶油也做了一些,喜欢吃可以涂上。

张妈妈心疼地看着那堆做废了的蛋糕,“小姐以后要吃什么还是买着吃吧。”

幼菫切了块蛋糕尝了尝,入口绵软香甜,不禁享受地眯起了眼。“你们尝尝看。”

张妈妈吃了块,也不抱怨幼菫浪费了,也不心疼那些鸡蛋了,认真地享受起这从没吃过的糕点。这种松软的糕点很得她的喜爱。

青枝吃了块,连呼好吃,“小姐真有本事,奴婢学会了,下次奴婢来做。”

幼菫道,“那是,你家小姐天赋异禀。如果能是慢慢烤熟的就更好了,外面一层焦香的皮。”

第二天早上,青枝端了一个烤蛋糕过来,顿时满室香甜。

幼菫惊讶,“好青枝,你是怎么做的?”这就是标准的烤箱烤的蛋糕啊。

青枝道,“小姐昨日不是说烤的更好吃吗?奴婢用陶盆盖上盖子,放火上细细地烤,没成想竟成了。”

这天赋异禀的是青枝啊!人家一次成型,还能举一反三。幼菫决定以后再也不自己动手了。

于是接下来做蛋挞,做饼干,都是幼菫动嘴青枝动手,效率高,出残率低。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之国公继室”,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