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慧明老尼又回来了。随后直接表达了一番对幼菫的感谢,方道,“崇明寺的当主持净空法师据说了静慈庵豆腐,昨日回来去品尝,便想跟贫尼索要方技。贫尼心里想法师乃得道高僧,会严重威胁施主,便跟他说了这也不是贫尼所有,需得征得征得施主您征得。”幼菫心里长叹,老尼你但是先是表达了一番对幼菫的感谢,方道,“崇明寺的主持净空法师听说了静慈庵豆腐,今日过来品尝,便想跟贫尼讨要方技。贫尼想着法师乃得道高僧,不会危及施主,便跟他说了这不是贫尼所有,需得征得施主您同意。”。...

这日慧明师太又过来了。

先是表达了一番对幼菫的感谢,方道,“崇明寺的主持净空法师听说了静慈庵豆腐,今日过来品尝,便想跟贫尼讨要方技。贫尼想着法师乃得道高僧,不会危及施主,便跟他说了这不是贫尼所有,需得征得施主您同意。”

幼菫心里叹息,师太你还是太单纯,得道高僧也有坏人啊。幼菫问道,“师太可曾想过,如若崇明寺得了这做豆腐的方子,静慈庵的豆腐便不是独一份了。”

慧明师太无奈道,“贫尼知道。施主有所不知,静慈庵庵小人少,且都是弱质女子。静慈庵与大青山崇明寺离的很近,多年来承蒙崇明寺庇护接济,才维持到了现在。如今又是主持亲自前来,贫尼也不好推辞。”

幼菫道,“明白了,我随你过去。”倒想看看这老和尚是何方神圣,居然来人家山头抢人家饭碗。

静慈庵的正殿里,一位慈眉善目的白须僧人正在闭目打坐,看起来的确是一副得道高僧的样子。

慧明师太恭敬道,“主持,何施主过来了。”

净空法师缓缓睁开眼,对幼菫道,“女施主请坐。”

幼菫坐到了净空法师对面的蒲团上。

净空法师盯着幼菫看了一会,合掌缓声道,“阿弥陀佛,女施主面相乃短命之相,本该活不过十二岁。”

幼菫不由一阵心慌,这老和尚居然有如此深的道行,她一直以为佛门的诸般相面说辞都是骗人的。正不知如何接话,一旁的张妈妈立时恼了,“大师休要胡说,我家小姐自会长命百岁的。”

净空法师继续道,“女施主莫恼。世间万物皆有缘法,缘起缘灭,缘聚缘散,一切皆是天意。女施主如今康建,诸事自有新的因果缘法。施主慈悲为怀,往后若是积德行善,佛祖自会护佑施主长命百岁。”

幼菫此刻心里生出几分敬畏,原先抱着的几分质问之念,此时也消散的差不多了。人家这是看出来自己是借尸还魂了啊,而且态度很明确——你若为非作歹,佛祖便替天行道收了你这妖孽,你若积德从善,佛祖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幼菫低头叩首道,“谢大师赠言,何氏幼菫受教了。”

净空法师也不绕弯子,直奔主题,“老衲今日前来所为之事施主应已知晓,不知施主可愿将豆腐之方技相授,崇明寺愿出重金购买。”

幼菫心中叹息,这大师一谈黄白俗物便不那么高深威严了,心中的正义之感又回来了几分,抬头问道,“法师应知静慈庵素日香火不旺,如今因独一份的豆腐有了些许起色,如果这豆腐不再是独一份,不知静慈庵诸位女尼该以何为生?”

净空法师转了转手中的小叶紫檀佛珠,道,“施主慈悲,肯为静慈庵众尼考虑,老衲自会为静慈庵周全。崇明寺若得方技,必不做静慈庵所做斋饭,崇明寺也会将我寺一方技传授于静慈庵。崇明寺所藏经书甚多,崇明寺愿赠予静慈庵部分经书,助静慈庵弘扬佛法。”

幼菫见慧明师太面露喜色,应是很满意这交换条件,不禁佩服起净空法师,能将夺人所爱说得如此体贴,真真高人啊!

幼菫便道,“大师既已如此顾虑周全,豆腐方技拿去便是。”

净空法师问,“不知女施主有何所求?”

幼菫道,“小女生来不祥,克父克母,唯一亲近之人外祖母也在两年前过世,方避住静慈庵。如今前路未知,小女也不知能有何所求了。”

净空法师道,“女施主此言差矣。施主扛过一劫,命格已有了变数,已是不可多得的富贵命格,身边人皆会受益。”

张妈妈已激动得老泪纵横,“佛祖保佑,我家小姐终于不用背负那命硬的恶名了。”

有净空法师的断言,自己以后的路也能好走许多,幼菫道,“多谢大师断言,这便当做是大师的谢礼了。”

净空法师微微一笑,将手中的小叶紫檀佛珠递给幼菫,“老衲再许诺一份谢礼,施主何时觉得需要这谢礼了,拿着这佛珠来崇明寺讨要便是。”

幼菫又一次深深地感受到了净空法师实实在在的世俗烟火气,笑嘻嘻地接过佛珠,“大师真乃高人也。”

净空法师哈哈大笑,起身飘然而去。

过了两日,崇明寺便如约送了经书到静慈庵,净空法师还托慧明师太送了一千两银票给幼菫,并道这不是谢礼,只为让幼菫衣食无忧,无需为黄白俗物烦恼。

这老和尚通透啊!幼菫她们还真挺需要银子的,当年离府,她们是不能带首饰和银两的,大夫人的理由是吃住在庵堂用不到银钱。还是张妈妈和青枝悄悄藏了点银票在内衣里面,才没去搜了去。如今两年过去了,这点子银两虽用得节省也所剩无几了。

回到偏院。

张妈妈和青枝还处在极度的兴奋中,不停地阿弥陀佛佛祖保佑。

幼菫坐在书桌前,拿着毛笔字写着一个个人名。

大老爷程绍,大太太王氏,二老爷程缙,二太太顾氏,大少爷程瓒,二少爷程珂,表少爷顾晋源,大小姐程文清,二小姐程文斐,三小姐程文秀。他们中谁能助她回到程府?

幼菫拿笔先将大太太王氏划掉,这个是最不想她回去的,亏这原身还一直亲近于她,觉得她好的不得了。想了想,又依次划掉几个名字,最后剩下的便是二老爷程缙和二太太顾氏了。

程幼菫看着面前的名字沉思。二舅父,幼菫对他的印象就是话不多。二舅母顾氏,幼菫只记得原身有些嫌弃她小气,不太爱去她的院子,但幼菫在这庵里两年,顾氏每年新年都会派人送些吃食衣物过来。

或许,回程家可从这位二舅父和二舅母入手。

幼菫喊来张妈妈和青枝,“妈妈,青枝,你们把二舅父和二舅母的事说给我听听。”

张妈妈问,“小姐问哪方面的?”

幼菫道,“哪方面的都可以,尽管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张妈妈道,“二老爷丁忧之前是在司农寺任寺监一职,是从五品。二太太是继室,是原配夫人走了两年后嫁过来的,到如今已经8个年头了,一直没有生育。二太太娘家败落了,也没多少嫁妆;府里是大太太管家,二太太就只有个点心铺子有点收入,二老爷收入又微薄,二房的日子过得颇为拮据。”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之国公继室”,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