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时静悄悄的,静慈庵偏院里一片静寂,只一间房里透着很微弱的光。俭朴的木床,半旧的幔帐。何幼菫正窝在床上看书学习,哦不,呆呆。灯光下的她螓首蛾眉,双瞳剪水,竟一副倾世之貌。何幼菫会觉得自己是最窝火的穿越者了,人家穿越者都在异世混得风生水起,明明自己简朴的木床,半旧的幔帐。何幼菫正窝在床上看书,哦不,发呆。灯光下的她螓首蛾眉,双瞳剪水,竟是一副倾城之貌。。...

夜晚静悄悄的,静慈庵偏院里一片寂静,只一间房里透出微弱的光。

简朴的木床,半旧的幔帐。何幼菫正窝在床上看书,哦不,发呆。灯光下的她螓首蛾眉,双瞳剪水,竟是一副倾城之貌。

何幼菫觉得自己是最憋屈的穿越者了,人家穿越者都在异世混得风生水起,偏偏自己困在这兔子不拉屎的庵里两年了还没走出去。憋屈啊,憋屈。

忽然窗户咯吱被掀开,一个高大的黑影闪了进来,何幼菫正要尖叫,脖子上骤然一紧,嘴巴瞬间便被铁钳般的手紧紧捂住了,胳膊也被钳制了起来。那人手一挥,灯便灭了。任幼菫拼命挣扎,那人胳膊如铁箍一般纹丝不动。

院子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应不止一人,接着便是翻动东西的声音,过了会幼菫的房门被轻轻推动,门是关着的,那人又站了会儿方离去。又过了一会,院子里方安静下来,想是那群人走了。

应是来寻这人的,也不知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幼菫有些呼吸困难起来,自己不会再死一次吧?不能坐以待毙啊,幼菫往后猛一仰头,让嘴巴和他的手心之间腾出些微空隙,张口便狠狠地咬了一口,嘴巴里瞬间传来铁锈的味道。那人却不知道疼一般,捂得更紧了。

低沉冰冷的声音就在耳边“莫要出声,我不会伤你性命。”

幼菫点点头。

那人便松开了手,幼菫“啊”地一声,只喊出一半便又被捂住了。

“再出声你便真的没命了。”男人低声威胁道。

幼菫惊恐地点头。

男人慢慢松了手,见幼菫不喊叫,方放开她踉跄离去。

才走了几步,便是砰的一声,如山般的身躯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幼菫都替他疼。

别是死了吧?

幼菫点上灯,犹豫了下,披了衣裳拿着灯上前查看。

男人面容冷峻凌厉,胡子拉碴的,此时虽闭着眼却有一股凛然气势,让人不敢接近。男人鼻息粗重,还活着,只是一身湛蓝的衣袍竟已褴褛,被血染得几乎看不出原来颜色。

长这么好死了也是挺可惜的。就算死,也不能死这里啊。得想法子让他醒过来,天亮之前走了了事。否则张妈妈和青枝怕又要哭一场她那被毁了的清誉了。

幼菫叹了口气,拿来剪刀剪开他的衣袍,发现壮硕的上身伤痕累累,尤其是胸口和肩膀处,伤口深可见骨,惨不忍睹。

幼菫翻出三七粉,给他撒到伤口上,又撕了几根布条,费老大劲才给缠上,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边忙活边嘀咕,“你若碰到个会医术的还能给你消消毒吃吃药,碰上我,能不能活只能看你的造化了。”

幼菫最怕的就是他发烧,结果还真烧起来了,无奈又拿着茶壶给他对嘴灌水,一茶壶水不一会就灌完,比茶碗勺子什么的方便多了。

幼菫很是得意于自己现代人的智慧,又装满给灌了一壶。“幸亏我冰雪聪明足智多谋,想到这个法子,否则这么多水要灌倒什么时候。”

灌完了水,幼菫便坐椅子上守着,时不时的过去试试他还有气没,再掐几下他的人中,拍几下脸,“喂,醒醒”“喂喂,再不醒我的清誉就被你毁了!”“喂,你再不醒就等着和我一起沉塘吧”……

幼菫折腾到后半夜,筋疲力尽,不知不觉趴桌子上睡着了,醒来时天已大亮,外面传来张妈妈和青枝忙碌的声音。幼菫暗呼不妙,往地上一看,那男人已不见了,只余地上一滩血迹。

幼菫长舒了一口气,赶紧端着水盆擦地,擦完仔细检查了没有漏洞,方穿好衣服端水盆出门。趁张妈妈青枝没反应过来,迅速地将污水泼到墙根。

张妈妈诧异道,“小姐怎自己倒水了?”

幼菫编了一个自认严谨的理由,“哦,我不小心打翻了茶水,地上有点脏,我便擦了下,顺手出来倒了。”

张妈妈满脸狐疑,却也不再多问,进屋收拾。

青枝也随幼菫回房帮她梳妆。青枝轻轻帮幼菫涂着香脂,道,“小姐,您昨晚睡的不好吗?都有黑眼圈了。”

“恩,昨晚看书看得入迷,忘了时辰。午时再补补觉就好了。”幼菫道。心中却道,你家小姐昨夜差点就又死了一次。

这时张妈妈“咦”了一声,“这桌上怎一块玉佩?”

只见张妈妈已拿了起来,整块玉黑莹莹的。

幼菫心中暗恨那人,面上却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昨儿在墙外面捡来的,妈妈看这是什么玉?”

“应是和田墨玉,瞧着虽质朴,却入手温润,应不是凡品。”张妈妈早年一直跟着幼菫那死去的娘亲,是见过世面的。

幼菫拿过来胡乱扔到梳妆台上的匣子里,“管他呢,先放着吧。”

荣国公府外院。

荣国公萧甫山巍然坐在床边,他面容冷峻,线条凌厉,幽暗深邃如古潭的眸子里尽是寒霜。

府医正帮他清理伤口,“国公爷胸侧这一刀颇凶险,幸而没有伤到心脉,又有三七粉止住了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府医原是军医,一直跟着萧甫山,擅长金创。

待包扎完毕,萧甫山挥手让他出去。

侍卫萧东跪下,“卑职请罪,没能提前去接应国公爷,险些酿成大祸。”

萧甫山道,“你起来吧。若不是你一路寻到小青山,本公怕也不能活着回来。找到什么线索没有?”

萧东站起来,回禀道,“都是死士,没能留下活口。卑职检查了他们身上,没有身份牌,剑上也没有特殊印记。”

“荣国公可知是何人所为?”端王匆匆赶来,见萧甫山情形惊诧不已,萧甫山武功登峰造极,放眼整个大燕难遇对手,今日怎能伤成这样?

端王身着天青色行龙团云纹衣袍,气质尊贵,俊朗不凡。

萧甫山面色冷峻,带着几分萧杀之气,“抚军大臣陈文敬私通西戎,把大军在岐山的作战布置透露了过去,若不是将士们拼死一战,整个岐山都是西戎的了……王爷说是何人?”

端王腾地站了起来,怒声道,“太子?!他为了扳倒你我竟连这等卖国之事都做得出来!”

萧甫山冷声道,“可怜边关三万将士的性命,就这样生生被他给葬送了!”

伤口被牵扯到,萧甫山皱眉捂着胸口,萧东赶紧扶他躺下。

端王问道,“荣国公可有递给皇上奏报?”

萧甫山眸子里的寒霜更盛,“递了,应被太子截下了。本公带了两百护卫押着陈文敬一路潜行,半路陈文敬便被杀了,到青山镇时,就只剩四个护卫,却也命丧小青山了。”

端王进宫去了。

萧甫山看着手心那两排细细的牙印,对萧东道,“你查一下,当天庵里都住了些什么人。”

萧东应下,想到萧甫山胸前的蝴蝶结,当时他可是花了很大力气才憋住没笑出声的,也不知是何人如此有趣。

萧东收拾了萧甫山的破衣烂衫,又到处翻找了个遍,“国公爷,您的玉佩呢?”

萧甫山漫不经心道,“想是掉山上了。”

萧东讶然道,“那可是老国公传给您的,卑职派人去小青山仔细找找。”

“不用找了。你出去吧。”

萧东应诺退下。

萧甫山眼前浮现出那张慌张的小脸。

十多年的刀光血影锤炼出萧甫山强大的意志,昏迷中的萧甫山意识也是半清醒的。想到昏迷中那只在他脸上掐来掐去的小手,还有嘀嘀咕咕的话,萧甫山眸子里的冰霜融化开了,眉眼上染了三分笑意。呵,这小丫头。

若萧东没离去的那般利落,此时定然会惊得眼珠子掉出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之国公继室”,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