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灯和插排谈了场谈恋爱,接着他们结婚了、生子,过着普普通通夫妻再普普通通但是的日子。谈恋爱前,是电灯倒追的插排,所以它要让自己亮出来。它不喜欢亮的东西,就像女人天生的不喜欢珠宝钻戒。电灯不喜欢亮着的东西,源自一场虚无缥缈的梦,梦里它与星辰我们同在,紧紧拥抱黑夜,光明满心恋爱前,是电灯倒追的插排,因为它要让自己亮起来。。...

电灯和插排

推荐指数:10分

《电灯和插排》在线阅读

电灯和插排谈了场恋爱,然后他们结婚、生子,过着普通夫妻再普通不过的日子。

恋爱前,是电灯倒追的插排,因为它要让自己亮起来。

它喜欢亮的东西,就像女人天生喜欢珠宝钻戒。

电灯喜欢亮着的东西,源于一场虚无缥缈的梦,梦里它与星辰同在,拥抱黑夜,光明满怀。

但电灯知道,那只是个梦,遥不及的梦,它和星辰隔着的何止有万丈间距,还有时光尘埃。

它看到的星光璀璨,其实早已淹没在岁月浪海。

电灯很务实,一眼相中了插排,大约是因为插排能让自己亮起来,而它甚至从插排身上看到了星辰的影子。

但它知道,插排就是插排,不是星辰。它当然更知道,这世上可能根本就没有星辰。

恋爱絮絮叨叨,生活琐琐碎碎。

后来的电灯与插排几经磨合,在半是般配半是争吵的祝福声里走进了婚姻,像所有电器般正常运转,重复略显单调的生活节奏,偶而有些故障,但到底没有事故。

它们曾一起拥抱黑夜,一起畅想未来,时光里温馨自在,倒也算得上恩爱。

它们也曾四目相对,也曾意见不合。

那时,电灯觉得插排的心里没有自己,怎能将自己的电源线拔掉起开,只为给旁的关怀。

而插排则觉得电灯无理取闹,自己有那么多孔,自然需要释放更多的光和热,去维系和结交更多的朋友。再说,那些都是它的亲人和朋友,电灯不是更应该同它一起悦纳才是吗?

争吵中,电灯有时会想,它们是否真的合适?或许,它们并不合适吧!

争吵中,插排亦会想,若是当年选的不是电灯,是否日子不是这么个样子?

然而,无论电灯还是插排,它们都没有勇气分开。所以,它们选择相互折磨,选择迁就,选择认命。

电灯不记得自己是第多少次主动示弱,它只知道每次都是自己示弱,乞求和好。而插排只消高傲地点个头,抑或给它随便充点电,电灯马上就会心软下来。

于是,插排便认定了电灯离不开它,不敢离开它,甚至哄它都成了例行的供电,高傲地供电。

“吃一顿不就好了,有什么大不了。”插排高傲地说。

电灯发觉苗头不对,想扳回来时已经晚了。它知道是自己助长了插排的嚣张气焰,是它自己让自己陷入了如斯卑微的境地。

但它,只是比插排更在乎这份感情罢了!它对光和亮的热爱,一直都未曾改变。

然而,这世上哪有什么一成不变?变,才是永恒的不变!

用的时间长了,插排渐渐开始老化,电灯的外观也泛起了黑。它们都不再是从前的样子,都在对方的眼里瞧见了嫌弃。

但它们仍没有分开的打算。

待在一起了许多年,似乎渐渐成了习惯,虽然不知是不是陋习,但还是没有打算改变。

不久前,这间屋子里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插排告诉电灯,自己要被借去朋友的酒宴上用用,晚上就回来,等到了第二天,它要带电灯出去转转散散心,去重温那些年的浪漫,好好过过二人世界。

插排在那个平常不过的周五,许诺给了电灯一个美轮美奂的周六,一个它编织的在电灯脑海中的令它万分期待的星光之夜。

但那个星光之夜终究没有降临。

插排食言了。

对于插排的食言,电灯在周五那个插排没有回来的晚上,就隐隐有了预感,但它仍期待着,幻想着,等待着周六的整个白天。

周五那夜,插排在没有电的夜晚,独自待在房内,却意外地看到了星辰,看到了从窗外照进来的淡淡的、柔和的光,看到了久违的梦想。

它想,自己是不是错了!

它明明向往的是光,为什么却选择了没有光的插排?虽然插排似乎能带给它光亮,但它其实本身并不亮。

那夜,它压下了心中的不安,梦到了久违的星辰。

梦醒时,天已大亮,但插排仍旧没有回来。从晨光到正午,电灯都没有等到插排。

它终于想起来自己该找插座去充电。从前一个人时,这是它习以为常的事,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它丧失这个习惯或者说能力,一切都仰仗着插排。它像丧失了自理能力的婴孩儿,竟然无时无刻不再期待着、依赖着插排。

插排回来时,电灯已吃饱了饭,顺带还给主人照了明,完成了一系列琐碎的工作,在这个没有插排的周六。

插排回来后主动说要给电灯充电,但电灯拒绝了。它早已饱了,无论生理还是心理上都饱了,而且它还有未完成的工作,当然若是插板肯主动说句软话,它其实也可以暂时不做,毕竟电灯的心里对那个浪漫的星辰之夜还隐隐有那么丝期待,诚然一个周末已泡汤了大半。

但插排没有说哪怕一句软化,或者根本就没有想过兑现同电灯说过的话。

插排默默地吃了饭,然后又出了门。

插排不习惯服软,它这些年被电灯惯坏了,都忘记了自己做错了事,原是该服软的。

空荡荡的屋里现在只有孤零零地电灯了。它工作得很认真,但心情很郁闷。

它猜插排会不会丢下自己一个人去度了星辰之夜。

很不幸,它又猜中了!

它不单猜中了,还看到了证据,是插排自己发到朋友圈里的照片。

现在,面对铁打的事实,电灯终于说不出话来。

最近,插排和电灯都很沉默,但主人的屋子却一如往常地明亮。

电灯依然会照亮房顶,插排依旧早出晚归,但若你仔细看,大约会发现,电灯已不再将它的一端插在插排上。它早已自行插在了插座上,虽然有些费力,但电灯没有在意。因为从前一个人的时候,它就是自己插在插座上的,现在成了婚,也只是成了婚而已。

这期间,曾出现过几次电流不大稳定的情况,电灯的光会闪烁不停,甚至“滋滋”作响,引起了好大的响动。电灯一边慌乱一边偷眼瞧插排的反应,但插排没有反应,或者说,它习惯了电灯的主动,习惯了电灯的示弱求和,它认定了电灯会主动同自己开口,自己便可以顺理成章地高傲地鄙视它一番,然后同电灯和好如初。

但电灯只是叹了口气,却没有开口求助。

它默默地拔掉电源线,甚至检修了遍自己的电路,擦拭了蒙在灯罩上的尘土,然后安安静静地让自己悬在天花板上,重新插入插座。

恢复如初时,插排不着痕迹地打量了眼电灯,却没有说话,关了房门径自睡去。

而电灯亦没有说话,它关了自己的光,沉浸在窗外的星光里,长久地沉浸在那个关于星辰的梦里。

如今又过去了一个星期。

插排和电灯,谁也没同谁多说一句。它们似乎同对方较上了劲。

插排知道自己不能先开口,先开口就代表认输了,它从来都是赢的,怎么能输?!何况,它认定了电灯一定会输,只是这次比往常时间长了些罢了,但电灯一定会输!它知道的。

但它不知道,就在它自顾自在屋里避着电灯的时候,主人已经考虑在室内铺上暗线了,甚至还购置了个开关,这样电灯的线路就不必露在外面,更不用连上插排,只消点点开关就可以照明了。

这其实是电灯的建议,而主人觉得这个建议很是不错,毕竟这个孤单的家里将迎来一个女主人,而他愿意倾尽全力让她感到舒适和惬意。

夜里,电灯望着窗外的星辰,笑了。

它现在终于可以放弃一切和星辰一样挂在天上了。诚然,它的这个天有顶,但亦没什么遗憾了。

它告诉自己,它向往的是光,是星辰,从来与插排无关,今后也不会有关。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电灯和插排”,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