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沫沫也没理睬他,不是将视线放到了远处的一个帐篷里面,她指指那个帐篷,望着里面出的侍卫,都换了了衣服,那里面所以是侍卫换衣服的地方。“总司,那我先去换衣服,等会儿换好衣服,你就把我当作你手下的侍卫训练就行。”总司一听表情一惊,急忙想拦阻“总司,那我先去换衣服,等会儿换好衣服,你就把我当做你手下的侍卫训练就行。”。...

苏沫沫没有理会他,而是将视线放在了远处的一个帐篷里面,她指着那个帐篷,看着里面出来的侍卫,都换上了衣服,那里面应该是侍卫换衣服的地方。

“总司,那我先去换衣服,等会儿换好衣服,你就把我当做你手下的侍卫训练就行。”

总司一听表情一惊,连忙想要阻拦。

而苏沫沫已经快步朝着帐篷那边走过去了,他刚刚伸出的手,也只好讪讪的放下手,连忙跟上去,在看着苏沫沫进入帐篷里面的时候。

他连忙站在门口守着,拦着那些侍卫进去。

等着苏沫沫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侍卫的衣服,还是一套最为小巧的,她进去的时候看见放在最角落,而且还像是新的,就拿来穿了。

大是大了一点,不过勉强合身。

总司看着她,眼神有着惊艳。

没想到,一个侍卫的衣服,穿在小姐身上,居然别有一番风味。

意识到自己失态,他连忙回神,看着周围,最后将手指向了那边的马场。

“不如,小姐就先学一学骑马!”

比起拿刀拿枪的,他还是觉得骑马要安全一些,大不了待会儿他牵着马走。

来到马场。

苏沫沫看着总司准备好的一匹小马,她不禁嘴角一抽,转身就朝着身后的马场走过去。

扫视了那些马一眼,最后将视线放在了最后一匹黑色的马身上,然后快步走过去。

总司看着她去的方向,脸上大变,连忙追上去,大喊着:“小姐,使不得,那匹马可不是您能够驾驭的!”

苏沫沫就跟没听见他说话一样,走到那匹马的身边,纵身一跃跳上了马背。

接下来的一幕,让总司停住了脚步。

只见那匹马在苏沫沫跳上去的时候突然一跃,苏沫沫伸手拉着缰绳,表情严肃,伸出手摸了摸他头上的毛发,那匹马瞬间就不乱动了,还蹭了蹭苏沫沫的手,一副很舒服的样子。

“真乖。”

“没事的,总司。”苏沫沫笑道。

总司蹙眉,还是有一些犹豫,毕竟要是小姐受伤他可没发和老爷交代。

身后一只手突然放在了他的肩膀上,随后出现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总司的事情似乎也不少,总司去忙吧,小姐这边就放心的交给我好了。”

总司转身,看着眼前的人不禁愣了愣随即便微微行礼,点头,转身就走。

这人在的话,起码小姐的安全是没有问题了...

男子绕有兴致的看着苏沫沫,苏沫沫也挑眉看向他。

这个男子,她倒是面生,难道是昨日丝竹说的那个男子吗……

不过苏沫沫也不甚在意,她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在接下来的复仇中保护自己。

苏沫沫拉着缰绳,双腿夹住马背,大喊一声“驾!”

马儿瞬间开始跑了起来,不停的朝着前面跑着。

苏沫沫用力的拿着缰绳,那匹马就像是跑兴奋了一样,根本就不听她的,速度很快,她的手上渐渐的传来刺痛。

苏沫沫蹙眉,她前世一直居住在深宫自然也没有过骑马的经验。

速度越来越快,苏沫沫明显感觉自己的身子在不可抑制的下降,几滴细密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

那边站着的男子,看见这一幕,快步上马,手部一个用力便追上了苏沫沫。

苏沫沫的手突然松开了缰绳,整个人都朝着旁边倒下去,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摔死的时候。

一双手抓住了她的肩膀,一下子将她抱住。

双脚平稳落地,而且还没有疼痛。

她疑惑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立马警惕了起来,一把将他推开。

他却直接抓住了苏沫沫的手,将她受伤的手掌拉过来。

“学什么都不要操之过急,否则适得其反。”他淡淡的说道,表情有些严肃,眉头轻轻的皱着。

苏沫沫微微一怔,随即下意识的将手抽出。

不过片刻,苏沫沫惊奇的看到自己手腕出的擦伤竟然以肉眼看到的的速度愈合了。

苏沫沫微惊,随即警惕的转头看向男子。见男子面色入常才松了口气。

然而,男子其实早已将这一切看在眼中,略微眯起双眸,陷入了沉默...

苏沫沫将自己的双手放在了自己身后,挡了起来。

看着他眼神微微一眯,带着警惕,眼前这个绝对不是一般人。

不管他是谁,苏沫沫也不想距离他太近。

她微微退后一步,对着他微微鞠躬,皱着眉说道:“谢谢你,今天我就训练到这儿了,告辞。”

说完,她转身就直接离开了。

男子站在原地,大拇指和食指来回的摩擦着,看着她的背影,如果他没有猜错,刚刚她的伤口愈合得这么快,应该是因为朱晏石吧,只有朱晏石才能做到迅速治愈的效果。

可是,朱晏石为什么会在她这里,这其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来,得好好在苏小姐这里下手了。

来这里之前,他刻意的打听过苏府,都说苏家小姐,虽然机灵聪慧但平日也爱玩,完全不像是一个闺阁大小姐,整日不守礼数,还经常往外跑,不似其他闺阁小姐一样,在房中绣花。

今日一见,怎么觉得恰好相反。

不但来到马场,还穿着侍卫的衣服,刚刚同她说话的时候,眉间似乎还有一股女子的英气,还有着不同寻常的警觉性。

一举一动都有着分寸,而且还有她这个年纪没有的沉稳。

总司从不远处走过来,站在了男子身旁,对着他微微鞠躬,说道:“老爷说找你有事商议。”

点点头,男子看着苏沫沫的背影消失了以后,才转身离开。

站在原地的总司看着刚刚男子看着的方向,一脸疑惑,看着他越走越远,连忙跟了上去。

苏沫沫回到自己的院子里面,走进房间,将自己那一身衣服换了下来,换上了一套粉色的罗裙,然后坐在了梳妆台前面。

拿着一根发簪将自己头上的发带取了下来,然后戴上。

想着刚刚马场的事情,她低着头,看着自己已经完全愈合的手,她试着摸了摸,完好无损,就像是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手指摩擦着那个伤口,她的眼神有些复杂。

怎么会这样,伤口这么快就不见了。

沉思了一会儿,她摸了摸自己的腰间,哪里放着一个荷包,想着荷包里面的东西

她连忙将那个荷包打开,里面装着一颗的那颗朱晏石。

她拿出来,只见那颗石头,颜色明显变深了。

难不成是因为刚刚自己的手受伤的原因?

手里面拿着那颗朱晏石,她来来回回的看着,除了颜色加深,也没有其他的独特之处了。

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个头来。

苏沫沫索性收起来那颗朱晏石,放在腰间,她喊着“丝竹!”

“小姐,您有什么吩咐吗?。”

丝竹从门口急匆匆的跑进来,。

“那两个婢女安排好了吗?”苏沫沫问着。

说到那两个婢女丝竹的表情瞬间跟乐开花了一样,高兴的说着:“小姐眼光真是不错,那两个婢女,我给她们安排什么,她们都做得很利索。”

而且还和她很聊得来。

苏沫沫点点头,说着“去把那两个新婢女叫进来吧。”

丝竹连忙点头,直接跑了出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无双王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