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沐沐,你啊狠毒,娴妃她但是是刚进宫,你又何苦针对她?!”“德喜,听令一直这样,将皇后打进冷宫。”“苏沐沐,我就说了,皇上是会我相信你的...哈哈哈哈”人们都说人在临死前之后,所经历过的事情会像电影一样在脑海中闪现出,而如今的确貌似真的了...“苏沐沐,我就说了,皇上是不会相信你的...哈哈哈哈”。...

“苏沐沐,你真是歹毒,娴妃她不过是刚刚入宫,你又何必针对她?!”

“德喜,传令下去,将皇后打入冷宫。”

“苏沐沐,我就说了,皇上是不会相信你的...哈哈哈哈”

人们都说人在临死之前,所经历过的事情会像电影一样在脑海中浮现,如今看来倒是真的了...

苏沐沐看着血流不止的下身,凄惨的笑了,眼中尽是仇恨,司徒颜耀,林婉月,若是有来生,我定将这痛苦加倍还给你们。

泪痕已经干涩在眼眶,脸上满是青紫的伤痕,苏沐沐绝望的合上了眼眸...

“小姐,小姐,您醒一醒呀,您可不要吓奴婢。”

苏沐沐将沉重的眼皮抬起,视线有些朦胧和疑惑的看着说话的人。

“丝竹...?”

苏沐沐犹豫的开口,随即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她能说话?她没有死?

见苏沐沐一脸的惊恐和疑惑,丝竹显然是吓坏了,连忙关切的上前问道“小姐,小姐,您到底怎么了,我是丝竹没错呀。”

可是,丝竹不是死了吗...

苏沐沐好一会才有些愣愣的看向丝竹说道:“你...我没事,你先出去,我想自己待一会。”

对于苏沐沐如此不同寻常的做法,丝竹显然是有些不解和慌张,但又不敢反对便应声后退下了。

苏沐沐见丝竹走了,连忙下地走到屋子里的铜镜前面。

镜子里,少女白皙的身子只着一件里衣,精致的脸颊上有着几许迷茫和不可思议,乌黑的长发散落至腰间。

镜子中的人的确是她,但是显然并不是那个经理了岁月沧桑已经半白了头发的她。

手缓缓的伸向自己的脸颊。十分的光滑,根本没有那青紫色的恐怖疤痕。

有些充楞的坐回了床榻,半晌,苏沐沐终于确定了自己重生的这个事实,不仅仅重生,还回到了自己十五岁的那年。

这时候,她还没有进宫,也还没有遇见并爱上司徒颜耀,还是她最无忧快乐的时候。

“司徒颜耀,林婉月,既然老天都眷顾我让我重生了,那我必要将你们所对我做的事情千倍百倍的奉还回去。”

苏沐沐喃喃自语道。

虽然回到了十五岁的身体,但是思想还是三十岁经历了人间沧桑的她。

“既然重生了,那就要改变命运。”

随即,苏沐沐的眼神变得笃定了起来。

既然有机会重新来过,那她必然要改变命运,谱写属于自己的天下。

她发誓再也不要为了当初的一时赌气而葬送了自己的一生...

“丝竹,进来吧,帮我更衣。”

丝竹再一进门,就见自家小姐已经坐在了铜镜前等候。神色也恢复了正常,不过又感觉哪里好像不一样了...

“丝竹,今天是什么日子”

“回小姐,今天是五月六日。”

五月六日...不知是不是重生的缘故,还是因为死过了一次,苏沐沐对于之前本已经模糊的记忆又重新记了起来,并且十分的清晰。

她记得...自己十五岁那年的五月五日失足落了水,后来被人救了上来,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苏沐沐后来查到时司徒颜耀救的她也才会奋不顾身的爱上他。

不过,重生的她可不会再重蹈覆辙了。

丝竹为苏沐沐更衣完毕,就已经到了晚餐的时间。

“小姐,您直接随奴婢去老爷那里用膳吧,夫人和老爷也都很担心您呢”

“好”苏沐沐应道,便起身离开了闺房。

“母亲,父亲。”

刚刚一入食堂,苏沐沐便恭敬的行礼。

苏母莫氏见苏沐沐已经醒来了连忙上前将苏沐沐扶起。

“你这孩子,怎么落水之后变得如此礼貌,怎么样,身体可有不适?”

“没事了娘,我身体很好的,您不用担心。”

苏沐沐下意识避开了第一个问题,在宫中那么多年,礼仪什么的自然是下意识的事情,想来入宫以前自己常常刷小孩子脾气,娘和爹爹也是万分宠爱自己不由得惭愧和感慨。

当年家中落得满门抄斩唯独她留了下来,这么多年她也是一直对于家人很是愧疚和自责。

“行了,既然没事,就来吃饭吧”苏严瑾开口说道。

“见沐沐无事,你也可以安心用膳了。”

苏沐沐用完晚膳便早早的告辞离开了,她改好好想想,接下来改怎么办,距离皇上选妃的日子已经临近了。

上一世,苏沐沐因为从小就爱看武侠小说,自从上一次落水的英雄救美之后,便一直追问父亲那位救了她的男子的身份。

苏父自然是没有正面回答,苏母也声称不知晓只是听丝竹说看到她落水了,来到后花园时,她已经被救起。

苏沐沐一直都不喜欢有人跟着自己,即便是贴身丫鬟丝竹也常常因各种理由而将她支开。

在她再三追问下,苏父只得告诉她是一名侍卫。

然而对此,苏沐沐自然是不信的,她明明在恍惚中看到了一个雕花精致的令牌,还失手将那令牌取下了。

虽然那个图案她并不认得,但是看做工的精细程度就可以看出来定然不是平常人的东西,更不应该是一个侍卫所能佩戴的。

她就自然而然的想到了皇族,随后买通一名太监得知当时皇上正好不在宫中,便有些理所当然的认定了是皇上。

如今想来,苏沐沐蓦然有些怀疑自己一直认定的事情到底是否属实了。

不过当下之急还是要应付选妃一事。

前世,皇上一眼就相中了她,但苏父百般推脱,奈何苏沐沐认定了司徒颜耀最后还是嫁了过去,而父亲也落得了那个下场...

她绝对不会再做那种啥事了...

也许是刚刚重生,苏沐沐很是疲惫,不过多时便睡着了。

不过,许是常年在后宫睡得不踏实,苏沐沐习惯性的并没有睡得昏沉。

恍惚之间,苏沐沐听见了细碎的响动,微微蹙眉,那声音越发靠近,苏沐沐意识到后瞬间清醒了,却没有睁开眼睛。

难道是刺客?只是他们苏氏一直是称作京都除了皇宫最安全的地方了,应该不可能会有漏网之鱼啊...

苏沐沐虽然没有睁开眼睛,耳朵却一直注意着响动。

那人似乎是先在苏沐沐的床榻前面停留了半晌,便在卧室内四处走动,仿佛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半晌,那细碎的声音便消失了,苏沐沐试探性的睁开了眼睛,眼睛很快就适应了黑暗,见屋子里没有人了,苏沐沐才灵巧的起身走到窗子边,却早已没有了任何的身影和响动。

虽然看情况那人并不是来伤害自己的,不过现在他有什么目的还不清楚,苏沐沐想着,将窗户闭紧,回到了床上。

不管怎样还是明日一早再查吧,想来今日如果声张此事那想必会引起那人的注意,毕竟能深夜潜入苏家这种事情,肯定不是什么寻常人做到的的。

而此时苏沐沐闺房外的树影之下,缓缓走出一个黑衣男子,注视着苏沐沐紧闭的窗户,久久没有离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无双王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