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虎子爹,你怀里抱的是啥?”王丽凤搓着手从屋子里出,眼利的看见从门口进去鬼鬼祟祟的沈涛,除了怀里抱着的那个小包袱。沈涛低下头看了几眼,没答腔。他最非常讨厌和女人说话的了,除了他的亲亲抱抱媳妇。“我说虎子爹,我问你话呢,你还哑巴了不成?”王丽凤见没沈涛低头看了一眼,没搭腔。。...

“我说虎子爹,你怀里抱的是啥?”

王丽凤搓着手从屋子里出来,眼尖的看到从门口进来鬼鬼祟祟的沈涛,还有怀里抱着的那个小包袱。

沈涛低头看了一眼,没搭腔。

他最讨厌和女人说话了,除了他的亲亲媳妇。

“我说虎子爹,我问你话呢,你还哑巴了不成?”王丽凤见没人回她话,觉得被贬低了。

“俺爹抱的是金元宝,你没有吧。”沈虎仰着头,张口就来,听得王丽凤一愣一愣的。

金元宝?

“我说虎子爹,咱可是一家的,这么大个金元宝,难不成你想一个人独吞了不成?”王丽凤想到了什么,脸快速垮了下去。

“大伯娘,你这句话就不对了,这金元宝是俺爹捡的,什么叫独吞了,这本来就是俺爹的啊。”

六岁的沈虎仰着头,缩在后背的手乱蹭蹭的掰扯着。

这都是他从大哥教他的,大哥说他嘴笨,保护不了娘,教了他三天,还给了他一本书,他给这本书取了个狂霸拽的名字,叫《三天教会你如何对付泼妇》。

沈涛站在一遍拧了拧眉,“虎子,小点声。”吵着你妹妹。

沈虎:“???”

爹,我可是在帮你啊,咋这么不识好歹。

“那爹,俺能看看金元宝吗?”

看在我这么帮助你的份儿上。

沈虎垫着脚看了看,奈何他爹护的跟眼珠子似的,看了半天,连个毛都没看见。

“看什么看,喂你的猪去。”沈涛扬手就是一巴掌,抬腿绕过低着头想着怎么把金元宝夺出来的王丽凤,往屋子里走。

王丽凤抬头,哪还有什么人影。

“你爹呢”

“大伯娘,这猪咋这么能吃。”

“你知道金元宝在哪儿捡的吗?”她咋就那么不信的,一个倒霉到出门第一脚就踩到狗屎的人,能捡回一个金元宝,还那么大?

“猪说他不饿。”

“我管你猪饿不饿,我问你爸的金元宝哪儿捡的。”

“奶!大伯娘说她今晚杀猪吃肉!”沈虎警惕的抱着怀里所剩无几的猪草,回头喊了一句。

“你个天杀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都敢杀猪了!”沈氏听着,从柴火房里钻出来,手里握着前些天刚扎好的扫帚。

“娘!我没有。”王丽凤看着从屋子里钻出来的老人,身子抖了抖,往后走了好几步,低头:“小兔崽子满嘴都是粪。”

王丽凤看着到腰间的沈虎,咬着后槽牙忿忿道。

这一家没个好的。

尤其是那个大的,仗着在县城工作,把她家小年欺负的不象样子。

“想都不能想!”沈氏看着一脸不满的王丽凤,打心里就不喜,当初是瞎了眼了,让民子娶这个女人。

她好好的一个儿子,看给教成什么样了。

“娘,涛子从外边捡回来一个金元宝,那么大。”王丽凤说着,抬手比量了一下,眼里满是贪婪。

要是分分,他家还能拿不少,往后就在家躺着,都不愁没钱花了。

沈氏听着,瞅了瞅陷在自己美好的幻想里的王丽凤,低头和沈虎对视了一眼:“我说老大家的,没发烧吧,我看今天太阳也没从西边出来啊,做啥青天大白梦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八零小宝藏”,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