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3章 我爹就是世界上最凶狠的男人

“凭什么?娃我可也是养了的,凭啥要把钱还回家去?”“凭什么?就凭那钱是娃他爹拿命换的,李家的,别丧了良心。”刘长春没反正什么,他嘴笨,倘若李家的不还的话,就别怪他报案了。当年他就会觉得城里来的那个死的不明不白。要不然为啥矿塌了谁都没死惟独砸死了他当初他就觉得城里来的那个死的不明不白。。...

“凭什么?娃我可也是养了的,凭啥要把钱还回去?”

“凭什么?就凭那钱是娃他爹拿命换的,李家的,别丧了良心。”刘长春没再说什么,他嘴笨,若是李家的不还的话,就别怪他报警了。

当初他就觉得城里来的那个死的不明不白。

不然为啥矿塌了谁都没死唯独压死了他。

“行了行了,还看什么看,这都几点了,都回去吃饭去。”刘长春厌烦的挥了挥手,进屋之前多看了沈涛一眼。

看着那男人满心满眼的铺在娃儿身上,胸口憋了一口气,僵着脸扭头进了屋。

“嘿嘿,真好看。”沈涛接过周红衣递过来的小包裹,手脚僵硬的站在原地,低头看着包裹里的娃娃笑的傻兮兮。

沈思茶:“……”救命,这个人怎么看起来傻不愣登的。

周红衣:“……我说沈家的,你不会也是想着把钱拿到手就把娃儿给丢了吧。”

周红衣视线绕着沈涛转了一整圈儿,在露出脚趾的鞋上停留了几秒,开口道。

“不会,就算是我沈涛割肉给娃儿吃,也不会把娃儿丢下来的。”沈涛看着怀里睁着滴溜溜的葡萄眼瞅着他的奶娃娃,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果然女娃就是和男娃娃不一样,女娃娃软乎乎的,跟棉花团子似的,他都怕一个用力把怀里的娃娃捏扁了。

织兰生虎子的时候他也抱过,就是丑兮兮的一团,猴子脸,脏兮兮的,一点都不能跟怀里这个小奶娃比。

周红衣看着满心满眼都在沈思茶身上的沈涛,开口又嘱咐了几句,被身边跟着一同出来的妇人拉走了。

“我说红衣,这事儿不是咱能管的了的。”崔芳抱着背篓,回头看了一眼,跟着叹气:“娃是个好的,就是投错了胎。”

当初宋书抱着没满月的小娃娃来村里的时候,正巧赶上她生小钱坐月子,没少来她家讨奶吃。

娃特别乖,吸着她的奶,冲着她笑,想着,没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

“崔兰,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人就看不起这样的人,况且还是那个小的娃娃。”

“我知道,我也看不过,可咱也没办法不是,自家都顾不好了,反正……以后若是沈家难了,能帮衬一下是一下吧。”

“哎……”

木门掩家难,这个年代,恨不得一块钱掰成十份,多的那一张嘴,实在是养不起了。

……

沈虎抱着空了的框子从猪圈里出来,耷拉着一张脸,顶头就装上抱着沈思茶贼兮兮的门外挤进来的沈涛。

沈虎:“……爹!你偷东西了?”

“胡咧咧什么呢,你妈呢?”

“不知道。”沈虎圈着竹筐子,垫脚往他爹怀里看了一眼。

包袱不大,裹得严严实实的,一看就是好东西,“爹,真没偷?”

“在胡说把你嘴撕烂。”沈涛听着,眉头一拧,对着沈虎小腿就是一脚。

“嘶……不说就不说嘛,干嘛踢我。”沈虎弯腰揉了揉被提的生疼的腿,嘴里嘟囔。

肯定又青了,都多大的人了,还不知道轻重,他可是他亲儿子,多狠的人啊,竟然连亲儿子都不放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八零小宝藏”,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