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终归但是败了。宁不孤将目光投到下方。仙台之上,满是全副武装的仙人,在这群仙人的最前头,站着一身穿战甲的女子。众仙以她领头,皆信她,服她,助她。宁不孤擦去唇畔的血迹,她抬眸,四望之内,天远,地广,一片寂冷。无人相伴左右,无人信她,无人助她。相反地宁不孤将目光投向下方。。...

她终究还是败了。

宁不孤将目光投向下方。

仙台之上,满是全副武装的仙人,在这群仙人的最前头,站着一身着战甲的女子。

众仙以她为首,皆信她,服她,助她。

宁不孤拭去唇边的血迹,她抬眸,举目之内,天远,地广,一片冷寂。

无人相伴,无人信她,无人助她。相反,天下之人解恨她,怨她。

她自始至终都是孤零零的一人。

四海之内,竟没有一处容得下她。

她最终还是落了个孑然一身的下场。

宁不孤……不孤……最终还是孑然一身。

何其讽刺!

宁不孤大笑出声。

那女子微微蹙起娥眉,一双星眸清明不已,她朗声道:“宁渊,你若心存悔改,就随我一同回蛮荒。”

宁不孤似没听见女子的话一番,她重新细细打量着面前的女子。

她生了副好皮囊,在仙门时,就被人冠予月华美人的名号。

自己从前何其嫉妒她的这张脸,恨不得拿刀将这张脸划个稀烂。

云扶月,她所谓的师姐,仙骨天生,根骨卓绝,姿容天成,乃是三清山最强剑修。

宁不孤从前一心只想把她踩在脚下,可她怎么追都比不上这位天资卓绝的师姐。

她恨,她妒,为什么云扶月情谊就能得到她想要的一切?

那些名誉,那些追随,那些喜爱,甚至是……那人的微笑。

思及此,宁不孤在众仙中找到了那人的身影。

她的师父,白洛音。

此刻,他就站在云扶月的身后,望向云扶月的眼神是那样的缱绻。

宁不孤有些失神,就是因为渴望他正眼看自己,她自幼天生煞气,讨得白洛音的不喜,宁不孤本想着自己努力些,再努力些,师父一定会喜欢自己的。

宁不孤本以为白洛音不喜自己,是因为自己是魔神转世,自始至终都带了忌惮。

所以,她苏醒成为魔神的第一时间就是将云扶月引入魔道,她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她本以为云扶月成魔后,白洛音也会像待她这般,对待云扶月。

可谁知,白洛音宁可放弃自己的一身修为也要为云扶月度化一身的魔气。

而自己恰好成就了云扶月,将她体内的神力刺激出来。

当年的天界主神之一,灵沅苏醒。

天魔之战一触即发。

“不孤师妹!你……莫要再执迷不悟。”

云扶月拔高了声音,语气中带了三分不忍。

“若你愿意放弃魔神身份,跟我回到蛮荒,我定会保你一命。”

是了,她是宁渊,魔神宁渊。

宁不孤如梦初醒,她微微扬眉,问道:“吾有何错?”

“为魔既是错。”

“魔族又有何错?”

“魔族残害生灵,扰得六界不得安宁,致使生灵涂炭,罪大恶极!”

宁不孤微微自嘲一笑。

“吾糊涂了太久了。”

“竟看不清这天道。本就是容不得魔一丝一毫的。”

“吾不认错,吾的族人亦不会认错。吾也不会再随你回蛮荒。”

“天道不容吾,那吾便以身破了这不公的天道!!”

“不好,魔神要自毁真元!”

四周纷纷攘攘,宁不孤却合上了双眼,任凭自己跌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她前半生一心扑在那人身上,陷害,污蔑,杀戮,她手到擒来,后半生成为了魔神,亦是孤高自傲,一心想要他们不好过,宁不孤至死都不觉得自己有错。

想来自己本就是魔神,心也是要比旁人黑几分的。

宁不孤自嘲一笑,缓缓闭上双眼。

“拉倒吧,什么魔神心黑,你就是设定知道不,你就一恶毒女配!”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恶毒女配拒绝洗白”,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