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晓真相,香魂消

大周王朝太子府十八月的风雪肆掠,寒意沁骨,刮在人的身上,放佛刀割通常痛苦。游廊处,悠悠走来一对主仆。海棠呼出来一口白气,瞧着漫天的银白,忧心张口:“小姐,您何必非要来这一趟,倘若真见上殿下,差人传个信便罢了,您这样冒着雪来,殿下他待会看见,还海棠呼出一口白气,瞧着漫天的银白,忧心开口:“小姐,您何苦非要来这一趟,若是真想见殿下,差人传个信便罢了,您这样冒着雪来,殿下他待会儿看到,还不知要怎样心疼。”。...

大周朝

太子府

十二月的风雪肆虐,寒意沁骨,刮在人的身上,仿佛刀割一般痛苦。游廊处,悠悠走来一对主仆。

海棠呼出一口白气,瞧着漫天的银白,忧心开口:“小姐,您何苦非要来这一趟,若是真想见殿下,差人传个信便罢了,您这样冒着雪来,殿下他待会儿看到,还不知要怎样心疼。”

小姐身体素来孱弱,向来是走一步喘三步,就连殿下也是小心翼翼对待,如珠如宝一般捧在心里,生怕她有什么闪失,这冒着风雪,身体怎么吃得消?

小婢女心下忧愁,觉得小姐太过执拗,太子殿下如此真心,竟也不见小姐有丝毫动容,这太子府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住在西苑秋水居的秦小姐,是太子心尖尖上的人,小姐这般任性自是没有大碍,但她作为贴身婢女,没有劝住小姐肯定少不了责罚,想到这,海棠的脸上也不免带了几分忧愁与怨怼。

女子听闻,血气翻涌之间,苍白如纸的脸色多了几分红润,她再也抑制不住喉中的痒意,一下又一下的咳嗽起来。

海棠吓了一跳,赶紧扶好女子,将自家小姐的重量都压在了自己身上,又抬手为女子顺气,海棠小心翼翼开口:“小姐……”

女子忍住咳意,虚弱无比的声音里满含坚定:“走!”

因瘦弱而越显深沉的眼睛直直向海棠望来,婢女心下一跳,低头喏喏,不敢再说什么。

主仆二人便又起身,慢慢穿过游廊,向着太子书房走去,秦韶缓步走着,多年的病弱卧床,让她的身体早已不像年少般灵活有力,即使穿着厚厚的棉衣,身上亦是感受不到一点暖意。

她望着这偌大空寂的太子府,先前知晓事实的愤怒悲痛忽而转为了悲凉,她多么愚蠢啊,竟看不透那人瞒过天下,亲手为她织起这暗无天日的牢笼,而她竟也心甘情愿地做了笼中鸟!甘愿任他驱使!凭他摆布!

主仆二人的动静惊动了书房外值守的吉英,他直直迎来:“秦小姐您怎么来了?”

见两人是徒步而来,秦韶肩头又落了雪,吉英面色一沉,便训斥海棠:“你怎么回事!这种天气,怎么能让小姐如此出门!”

海棠扶着秦韶面色委屈,却也不知如何开口辩解。吉英此时也顾不上与她计较,赶紧唤来小厮与丫鬟,就要将秦韶带到隔壁的暖阁去休息,秦韶摆摆手,打起精神开口:“无妨,我要见他。”

吉英有些着急:“小姐,殿下您想如何见便如何见,您先去暖阁暖和一会儿,这冰天雪地的,对您身体无益啊。”

秦韶闭嘴不言,干脆就倚在海棠身上闭目养神。

吉英见秦韶打定主意要见到殿下,也不管如今太子正在处理要紧事,只好敲门禀告:“殿下!”

门后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何事?”

“秦小姐求见!”

不过须臾,门被打开,面如冠玉,长身玉立的清冷男子跨步而出。

“韶儿!”

秦韶倏尔睁眼,眼神里的奔涌而出的恨意让他脚步一顿,但随即便自然的伸手,想要从海棠手中接过秦韶,秦韶侧身避开,熟视无睹地从他身边走过,进了书房。

“让他们都下去,我有话要与你说。”

李淮安好看的眉毛一挑,随即便挥手斥退了下人,书房内,便只剩他二人。

秦韶深吸一口气,回头望向那个将她从战火中救出的男子,这天下第二尊贵的男人,当今大周朝的太子殿下!

李淮安递来汤婆子,又去亲手烹茶,秦韶冷眼瞧着,不发一言。只是当李淮安递来一杯热茶,秦韶突然发难,扫落茶杯,茶水撒了李淮安满身,他却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弯腰慢条斯理地捡拾碎片。

“你啊,今日这是怎么了,怎么拿一个小小茶杯撒气?碎片锋利,划伤了你怎么办。”

“用我西曜满域性命换来的太子之位,可坐的踏实?”秦韶语气森然,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他,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丝愧疚与悔恨。

李淮安抬头,再没了方才的满目温柔:“你……知道了?”

这样的平静,这样的冷血!

好!好!真是好一个杀伐果断的太子殿下!

秦韶如今再也克制不住,抬手便是一个巴掌,她扑向李淮安,目眦欲裂,恨意滔天!

“我西曜数万百姓!我秦家满门性命!皆为你所筹谋暗害!你骗我匈奴破城,利用我的恨意为你筹谋军功”

“当初你伤重濒死,是谁救你一命!当初你流落西曜,是谁收留于你?你这太子之位,又是谁替你谋划夺取!”

“这一桩桩一件件,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她恨!恨她眼盲心瞎,引狼入室!

她恨!恨他狼子野心,包藏祸心!

李淮安没有动作,只是垂下眼帘,安静地承受秦韶的怒火。秦韶悔恨交加,剧烈的恨意仿佛搅弄着她的五脏六腑,似火烧一般蔓延直至喉咙,秦韶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如窗外红梅凋落,颜色尽褪,生气尽失。

李淮安面色大变,接住如枯叶一般坠落的女子,大踏步向外走去。

“吉英!叫太医!”

吉英愣神半响,脚步不辍,连忙去差人去找太医。李淮安将怀中女子放到暖阁的床榻上,榻上女子气若游丝,只微微起伏的胸膛昭示她还活着。

面前的李淮安虽依旧平静,但眼底却是秦韶未曾察觉到的焦急,手几度抬起又几度落下,这番动作,并未落入她的眼中。

秦韶躺在床上,有些想笑,却发现如今连笑的力气都消失殆尽,她这一生真是荒唐啊,错把仇人当恩人,为仇人筹谋,交付一腔真心,真是可笑至极!

若能重来!她定要逆天改命!叫这李淮安血债血偿!

秦韶翻来覆去,意识模糊,只觉眼前人影来往,还有争吵声,哭泣声,恍惚中,只听见一句轻似羽毛的“对不起”。

门外大雪飘扬,吉英面色悲戚,立于太子身后:“秦小姐,去了!”

身披大氅的太子矗立许久,他睫毛颤了一颤,抖落一片白雪,李淮安抬头看向昏暗的天空,雪花在他的眉眼处融化。

“好生……安葬了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之郡主万福”,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