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蚀骨宠婚》第五章 入住新家

噬骨宠婚小说名字叫作《噬骨宠婚》,提供更多噬骨宠婚小说大结局,噬骨宠婚小说结局是什么。噬骨宠婚小说噬骨宠婚摘选: 母亲移民者多年,但是她却在国内慢慢长大的,她也不是个跳脱性子,对于再次不适应一个新的大环境,朋友、其他工作一切重…...

蚀骨宠婚

推荐指数:10分

《蚀骨宠婚》在线阅读

蚀骨宠婚小说名字叫做《蚀骨宠婚》,这里提供蚀骨宠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蚀骨宠婚小说精选: 母亲移民多年,可是她却是在国内长大的,她不是个跳脱性子,对于重新适应一个新的大环境,朋友、工作一切重新开始,这种事情,她不想去尝试。 所以自从得知母亲想让她也移民过去这件事之后,就马上想到了相亲,结婚可以推后移民排期,或者也可以打消母亲这个念头。 季若愚和她母亲的关系,喻文君是清楚的,虽然常年不在国内,但是她的威压,却时时刻刻都在,说起来,这恐怕是若愚长这么大和她对着干最严重的一次了,虽然统共也没几次。 “只是你那继母…

母亲移民多年,可是她却是在国内长大的,她不是个跳脱性子,对于重新适应一个新的大环境,朋友、工作一切重新开始,这种事情,她不想去尝试。

所以自从得知母亲想让她也移民过去这件事之后,就马上想到了相亲,结婚可以推后移民排期,或者也可以打消母亲这个念头。

季若愚和她母亲的关系,喻文君是清楚的,虽然常年不在国内,但是她的威压,却时时刻刻都在,说起来,这恐怕是若愚长这么大和她对着干最严重的一次了,虽然统共也没几次。

“只是你那继母也太过分了一点,就这么把你轰出来了?你爹都没反应么?”

若愚没有回答喻文君的话,听着那头的沉默,文君知道她不愿再提,也就不再问。

“我现在总觉得有点不真实。”若愚将一件件的衣物叠好放到衣柜里,对着电话那头的文君这样说了一句。

“我也觉得挺不真实的,你说,那陆倾凡条件也不差啊,就这么草率和你领证了,多亏啊!他不会生理有什么问题吧?或者心理?”

喻文君的嘴从来都是损的,从她嘴里蹦不出什么好话来。

“你少损我点能死?我和你说,我是真懵,到现在我都没缓过劲儿来,他才刚走,我总觉得我跟一拎包入住的租客似的,而且这里还只有一张床,我是真心不知道怎么办了。”

若愚看了看身后那一米八宽的大床,脑中更是乱成一团。

“你在哪?他家?”

若愚轻轻叹了一口气,“现在也算得上是我家了,他把钥匙给我了。这房子干净得我把箱子拖进来都觉得是种罪恶。”

这话是真话,若愚拖着箱子进来的时候,的确是小心地看了一眼,滚轮上有没有什么泥土或者沙砾之类的东西落在地板上。

“要不要我过来接你?”喻文君问了一句,看了看手表,才十点多钟,这恐怕是自己最早起床的一次了,要不是刚才季若愚那电话里头的消息太过震撼,她估计现在还在床上窝着。

若愚想了想,现在都已经十点,陆倾凡再过一会儿应该也就回来了,“还是算了,他等会就回来了,改日再见吧。”

喻文君在那头哈哈大笑了起来,“瞧你这刚领证就已经一副小媳妇儿样了,我可和你说清楚了,你这不是什么合租,也不是什么谈恋爱,可以说不租就不租说拜拜就拜拜,你这是结婚,受法律保护的。”

若愚点了点头应着,“我知道,结婚证上公章都印着呢。”

那头的喻文君叹了一口气,“我倒是没想过你在这件事情上会这么冲动,不过既然木已成舟了,你就好好想想今后的日子,婆媳关系夫妻生活什么的,既然结婚了,自然是一个也跑不了的。这可不是可以说拜拜就拜拜的事儿,若是不成了,你那户口本上婚姻栏上头,就是黑麻麻两个字儿吧唧上去,离异。”

喻文君说到离异两个字的时候,语气都沉重了几分。

季若愚终于是皱起眉头来,升高了几个音量对着那头没好气地说道,“你那损嘴就不能积点德?我这领证第一天呢,你和我说什么黑麻麻!”

喻文君在那头笑,“行,我不说了,这两天找个时间出来坐坐,到时候再详谈吧,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喔,对了,提醒你一句,若是不想那么快当妈,今天晚上记得让他用那个!”

若愚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挂断电话之后,心中也开始有些忐忑,看着这一米八宽浅灰色床品叠得整齐的大床。

什么事情都可以慢慢适应,可是这事儿……可没有那么多时间让她适应啊。

她夏天的衣服统共也就那么一个箱子,齐美云只给她清了夏装出来,冬天的衣服还是在那边房子的,等着天冷了,估计还得再过去一趟才行。

清理好了衣服,都叠进了衣柜里头,她也不习惯乱翻东西,走到客厅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原本是想看看电视的,只是眼睛却总是会不自觉往电视墙上挂着的那些红红绿绿的内脏照片瞟过去。

于是只能作罢,看来以后若是自己想能好好地看看电视,还真得花上一些时间对着这些肝啊胆啊做上一番心理建树才行。

坐了一会儿之后,昨晚喝了些酒的那些昏昏沉沉的劲头似乎又上来了,朝着真皮沙发上歪了歪,没过多久,季若愚就缩成一团睡了过去。

大概是的确有些困了,沉沉地睡了过去,而刚才放在陆倾凡卧室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好几次她都没有听见。

陆倾凡一边开车一边疑惑地听着手机,那头始终是无人接听,她去哪儿了?怎么不接电话?

这已经是他拨的第三次了。

“行了,开车就别打电话了,我就是过去看看这姑娘的品行样貌,还能吃了她不成?用不着事先通知。”

坐在副驾驶上的女人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模样,很是精明干练的样子,也很有气质,一头齐耳的短发,显得很精神,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皮肤白皙,眼大鼻高,不难看出年轻的时候是个漂亮的。

范云睿手中捧着那红本子,看着上头的照片,再看着下头的名字,“季若愚,大智若愚,倒是个好名字,看来父母倒像是有学问的人,小凡,这姑娘父母是做什么的?”

似乎长辈都会对对方的家庭背景感兴趣一些,只是陆倾凡有些无奈,他自己也不知道……眉头稍蹙了一秒,脸上就有了些笑容,转头过去,“你等会自己问她吧。”

四两拨千斤,推得倒是轻巧,只是范云睿也不恼,看着手中的红本本越看也就越欢喜起来,“我只知道老崔的确是和我说了,老喻家闺女的朋友要和你相一眼,还真没想到,我儿子竟然这么快就把人姑娘给娶回来了。听这名字家里父母就像是有学问的,大智若愚。长得也温温婉婉的,像是个好姑娘。”

陆倾凡笑了笑,“那你都已经慧眼识英雄地看出来了,我就掉个头送你回医院去?”

范云睿听着他这话,笑骂道,“臭小子,有了媳妇儿就忘了娘!”

只是刚这么说出一句,脸上的表情就有些变了,眼眶微微泛红起来,“我们小凡也终于是大人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蚀骨宠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