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我是赌注

看见突然会出现的杨详,吃惊的问叶季宣。  不待叶季宣提问,杨详就张口道:“本公子怎么就不能够来吗?我明明就来了。”说着踱着步就跟叶季宣进了门。  “好了,好了,杨弟是读书学习人,多报名参加些诗会,于诗词文章是有进益的。”叶季宣对叶依作出解释道。  叶依很显然叶季宣在此有些面子,守在门前的护院仆人见叶季宣说话,以为杨详是他的下人,本来按今日的规矩是不能带下人进去的,可也得看是什么人,叶季宣是墨香楼的常客,他要带的人护院自然是不敢拦着不让进。。...

美人难得

推荐指数:10分

《美人难得》在线阅读

  “你怎么才来。啊!你怎么这个样子?”在雅座中坐等了好久的叶季宣,见杨详还没来,就出来看看,正好见到杨详被人挤兑,就出面解了围。

  很显然叶季宣在此有些面子,守在门前的护院仆人见叶季宣说话,以为杨详是他的下人,本来按今日的规矩是不能带下人进去的,可也得看是什么人,叶季宣是墨香楼的常客,他要带的人护院自然是不敢拦着不让进。

  推开一间雅间,杨详一瞧还有一人在里面。

  “堂兄,你怎么让他来了?”叶依见到突然出现的杨详,惊讶的问叶季宣。

  不待叶季宣回答,杨详就开口道:“本公子怎么就不能来吗?我偏偏就来了。”说着踱着步就跟叶季宣进了门。

  “好了,好了,杨弟也是读书人,多参加些诗会,于诗词文章是有进益的。”叶季宣对叶依解释道。

  叶依冷哼了一声,不再理杨详。

  杨详也自找了一个角落的椅子坐下。

  杨详与叶依不对付,叶季宣也无心化解,反正两人甘系不大,也难有什么交集。只是此时,房间就三人,二个横眉冷对,这雅间里自然冷场下来。

  “嘭嘭”两声敲门声。

  不待叶季宣出言有请,门外的人就自己闯来。

  “叶兄,有这雅间,兄弟几个在楼下看到就不请自来了。”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为首进来开口说话的正是李逸飞。

  不过李逸飞一撇墙角,就看见靠着墙壁坐着的杨详,他也不顾主人在场,对着杨详就喝道:“滚出去,这个地方是你能来的吗?”

  “李公子,这话过了。”叶季宣很生气,你们不请自来,来了还对自己带来的人出言不逊,一而再的失了礼数,坏自已面子,怎让人不气恼。

  李逸飞并不大理会叶季宣,他不过是商贾子弟,与他交往不过是借机亲近叶依而已。看了一眼叶依,见她并没有帮着叶季宣说话,顿时不顾叶季宣的脸面说:“叶兄,我的话说过了吗!你问问大家,我等岂能和一个无耻之徒为伍吗?”

  “既然李公子不愿,那就请自便吧。”叶季宣一下把李逸飞的话堵回去。

  这时,门外楼板阵阵颤抖,又一人挤进了雅间,紧紧依在李逸飞身边。然后就一眼盯着叶依,尖酸刻薄的叫道:“哎哟,这不是叶大才女吗!好久不见啊!”

  杨详闻声定眼一瞧,只见一座肉山搬进了屋里,肉山圆嘟嘟的,整个脸胖的眼睛眯的只剩下一道细缝,说话之间脸的肥肉一颤一颤的,恶心而又狰狞。

  ‘妈啊!极品啊!老天真是鬼斧妖工,让鬼拿斧头,让妖来雕刻,造出这样一个惊天骇地世间难有的女人来。’杨详仅是瞧一眼就被吓的浑身鸡皮疙瘩全起,心灵受到极大的冲击。

  瞧见杨详盯着自己,更是让这个鬼斧妖工的女人肥脸一笑,这一笑之间,杨详直感觉天地变身,整个身体惊的布满鸡皮疙瘩,那一颤一颤的肥肉让杨详没法再看下去了。以往杨详认为他够淡定了,碰到再难看的女人,他都尽量用发现美的眼睛去看。可是这个极品,简直让杨详改变了他的认知‘世界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的高尚想法。原来,人可以恶心的这么完美。

  “叶小姐!久闻小姐才学不逊于男子,可巧了,今日这有几位饱读诗书的学子,正好与小姐切磋一番。”这个姑且称之为女人的人,虽然话说的轻巧,不过语气却是对着叶依示威。

  叶依不愿理会这无知又自以为是的人,犹豫着是走是留。留,不愿见那丑恶的嘴脸,走,这是已家的雅间凭什么自己走啊。

  “怎么!原来叶小姐是关起门来的才女啊!大家看看这是什么才女,我以后就叫叶无才得了。”

  叶依一听气的浑身不由的发抖,而杨详则心中暗喜,“你也有今天啊!”但见叶依面红耳赤,不知为何心生怜惜,他不由的出口叽讽道:“圣人言,女子无才便是德,这位小姐夸叶小姐有德,那不知你是无才还是无德。”

  叶依没想杨详会突然出口帮她,而且骂人还不带个脏字。

  当然,这一句话也让那个女人的肥脸颤动的更加惊心动魄,怒瞪着叶依身后的杨详喝道:“哪来的狗奴才,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杨详不敢再看那女人一眼,实在是多看一眼就怕会多做一天恶梦。

  叶季宣故作怒意对杨详喝道:“不许胡说,这是户部郎中刘为知大人的千金,刘夏刘小姐。”

  杨详一惊,这临安随便走出一人就是官眷,那户部郎中是正四品官员。不过他话已出口,收是收不回去的。

  刘夏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被一个下人奚落过,怒火冲天,但她可不认为一个下人配与自己斗嘴。抖着那张肥脸都要渗透出肥油,对叶依道:“废话少说,今日叶小姐若是不敢与在座公子比一比,就当自认输了,以后本姑娘见着了,只得称你叶无才了。”

  叶依就算性再好,也忍不了刘夏一再出言伤人,何况她的性子外柔内刚。只是她自小读书学礼,比口毒自然不是对手了,一时冷场。

  杨详一想,要是能让她们斗斗,输了能让叶依丢丢脸,赢了自己也所谓,就开口叫道:“比就比,若是刘小姐输了,以后我们见到你就把你名字倒着念了。”

  叶依一想,不由笑出来,这杨详也真有心思,那刘夏的名字反过来念不就是夏刘(下流)吗。

  随着叶依一声轻笑,在场的众人也忍不住笑了。

  刘夏的脸涨红的像猪肝一样,怒极瞪着杨详,恶恶的反笑道:“好,叶依你要是输了,本小姐也不叫你叶无才,只要就把这个小子留下就行。”

  “什么!不行!”杨详吃惊的叫出来,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你们要比试,凭什么把我当赌注。”

  叶依却不理会杨详,反正看他不顺眼,能让他吃苦头有什么不好,说道:“好,一言为定。”

  杨详扫了众人一眼,这雅间里除他们一方三人,李逸飞他们有六个,一女五男。他急道:“叶公子叶小姐,他们人多,这不公平,我们也去请些人来。”

  “住嘴!”叶依一喝,又道:“又不是打架请什么人。”

  杨详哭丧着脸,这叶依不会是想这样对自己打击报复吧。虽然猜了个正着,可又阻止不了她,一想到此,杨详就想三十六计走为上。

  杨详才挪了两步,李逸飞一方的两个人就把门口给堵住了。他急了,叫道:“凭什么,凭什么!我又不是叶府的下人,我干吗要听你的,我要走了。”

  这时,叶季宣开口道:“杨弟坐下吧,胜败兵家事未分,你急什么呢。”

  “这···这···”杨详不清楚,今天这档子的事是不是叶依和叶季宣这对堂兄妹给自己下的套,但自己已经入了套里,此时已是无奈,只得依言坐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美人难得”,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