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福祸相依

“何事?”  “我听叶小姐院里的丫头说,那日杨详闯进叶小姐院子时,叶小姐正全身沐浴。”  “真的……么这杨详看了女人的身子,胆子就变大了不成?要不然如此的话,我是也不是要去试一试。”一个家丁口中嘟囔,谋算着这项全新挑战性的举动不可行性有多高。  “同样对四周看得呆了的家丁,对书生这两字有了重新的认识,终于明白为什么士农工商,读书人会排在第一位,这就叫无毒不丈夫。。...

美人难得

推荐指数:10分

《美人难得》在线阅读

  池塘里的叶向荣终于爬上岸,可浑身上下无处不疼,手掌还被踩的血迹痕痕,虽然又痛又冷,但心头的情绪久久不能平息。任谁看到一个曾经文文弱弱的读书人突然变的如此阴险和狠辣,对于心灵的冲击是巨大的。

  同样对四周看得呆了的家丁,对书生这两字有了重新的认识,终于明白为什么士农工商,读书人会排在第一位,这就叫无毒不丈夫。

  “这书呆子假死一回,怎么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可听说一事,你们千万不可乱传。”

  “何事?”

  “我听叶小姐院里的丫头说,那日杨详闯入叶小姐院子时,叶小姐正在沐浴。”

  “真的……难道这杨详看了女人的身子,胆子就变大了不成?要是如此的话,我是不是要去试试。”一个家丁口中嘀咕,算计着这项挑战性的举动可行性有多高。

  “瞎说!你就是回屋子把你那婆娘扒光了看上个千八百遍,也是这个窝囊的鸟样。”

  “那倒底是咋回事?”

  “你想想人家看的是谁,老爷的侄女,知州的女儿,天姿国色的人物,这才是能让人胆子变大的原因。”

  “有道理!应该就是这样的,以后有机会一定也要看看叶小姐的身子,虽然风险大但收易也大。”

  一群下人心思暗动。

  要是叶依知道杨详不但看了自己身子,居然还又给自己招来这么大一群龌龊下流的人,就算杨详死过一回,自己也不会发善心那么轻易放过他,起码得把这个无耻之徒赶出叶府。

  ······

  众目睽睽之下,杨详狠揍了一顿叶向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样的消息自然是传的快。

  “老爷,这个杨家小子即无理又阴险狠毒,府里定不能留此人,早早的把他赶出府,免得惹出更不好的事端来。”叶府掌事的二夫人,叶逸的平妻刘玉珠对早晨刚刚发生的事自然很快得到消息,此时正跟叶适言语着。

  叶逸听说早上的事,虽对此很是意外,但对夫人的这番言辞却是不满,冷着脸说:“无耻!阴险!狠毒!怎会如些,往日我看杨家小子也是恭顺勤勉,除了读书也没什么不良之迹啊?”

  刘玉珠恨恨的回了句:“知人知面不知心。前日敢乱闯叶侄女小院,今日又毒打叶向荣,这样心肠留在府里必是祸害。”

  但叶逸摇了摇头,虽然对夫人这话不同意,若杨详真如夫人说的那就更不能等闲视之了。他叹了口气道:“有道是‘宁负白头翁,不欺少年郎’,若他真是歹毒之人,今日把他赶出去,怕是要种下怨恨之心,他日反而给府上招祸。”

  “老爷,他一个书呆子,没家世没背景,怕他什么。”

  “妇人之见,他是读书人,你怎知他不能金榜提名,又以他对叶向荣的手段在那黑漆漆的官场反倒是能如鱼得水。以后他要是真飞黄腾达了,我叶家对他是恩是怨,就是今日留下的种,明白了吗。还有以后不要慢待了杨详,以子侄之礼安排。”

  刘玉珠被他丈夫说的心头凛凛,自己老爷虽是商贾,但没少与官场中人打交道,这种事见多了,她不由得点点头。

  ······

  这座原本荒疏的院落,一番修整后,杨详现在就住在这里。白墙青瓦,一桌一椅,一床一架,室内陈设虽简单,但三尺窗外花草虽凋零可间或着几声虫鸣,这萧瑟中也别有一番韵味。

  简单、安静,正是读书的好地方。

  日上三竿,阳光穿过窗口照进屋子,此刻正无聊之极的杨详翻着这一本用来打发时间《史集》。这古书即是繁体字,而且没有标点符号,如何断句取章就凭着各人的意思。虽然杨详继承了前身的记忆,能看得懂这古书,但是还是初用起来还满不习惯的。不过看看这与古中国面目全非史书也有点意思,再合前身脑子的东西,这几天看下来也把这个时空的历史了解个大概。

  将将看完这本书,这时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门外一个小丫环恭恭敬敬的一礼后说道:“杨相公,少爷请相公去墨香楼。”

  杨详一愣,这个叶季宣叶少爷虽然二人年纪相仿可地位有别,因此并没有什么来往,这突然请自己干什么,但人家那日阻了李逸飞的发难,怎么说只得承他的情。正待问一问这小丫环,可人家一说完,像是避瘟神一样,也不管自己应不应,急步就走。杨详无奈的摇摇头,名声不好,做人难啊!

  既然人家请了,自己还寄身于他家,不得不给他这个面子。出了府门,墨香楼可不近,要出临安城,在西湖边,宝地名湖,能在这里开的酒楼自然非等闲酒肆。

  秋风瑟瑟,杨柳飘飘,碧波荡漾的临安西湖,阳光照在波光细细的湖面上,像给水面铺上了一层闪闪发光的碎银,又像被揉皱了的绿缎。

  “欲把西湖比西子,浓装淡抹总相宜”,所以一年四季无论何时,西湖的景色总是上佳,湖上的游船都是少不了的。几艘画舫上掩了帘子泛舟湖上,躲在帘子后的小姐佳人偷偷打量着悠游西湖的风流才子。船上不断的有嘻笑声传来,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姐们出游,情景甚是热闹。

  站在西湖边,如果一定要找一个词来形容杨详此时的心情的话,那就是——倒霉,真他娘的倒霉。

  对着湖水,狠狠的吐了口唾沫,如果不是人太多了,他想要长啸一声,发泄一下心里的闷气。

  为了省下车钱,杨详出门之后,轻步当车,快到西湖时被人撞了一下。他反应也是灵敏,马上就发现姑姑给他装有三两银子的钱袋子被偷了。他奋力的追出三条街,好不容易在一条小巷子堵住了小偷,不过那小偷却好无惧色回头嘿嘿一笑。杨详顿感不好,转身一瞧,就见小偷的两个同伙从身后逼上来。结果很明显,杨详再狠可身体不行,最终钱没有要回来,还挨了一顿揍。

  蹲在湖边,杨详捧了把水,洗了脸,还好被打时自己死劲的护住了脸。他打量着清澈水面中自己的倒影,剑眉星目,鼻如悬胆,大帅哥啊。只可惜原来一身干净青布长衫,现在又皱又脏,脚上的布鞋还漏了顶,与湖畔的才子书生的行头比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堪入目。

  不过,既然到了西湖了,自己又吃了这么大的苦头,总不能灰溜溜的回去,去墨香楼吃一顿,多少也补回一点。

  “墨香楼”三个遒劲的大字,没有太多的装饰,简单古雅,外表看上去虽不豪华却透着豪气。

  此刻墨香楼前不少才子佳人陆陆续续进去,杨详也快步上前,因为人太多,杨详不免碰上其它客人。见到他那身衣裳污七八遭和鞋子破了透了顶,客人不禁皱起眉头,这什么人也想进墨香楼。

  这时墨香楼几个护院一把拦住杨详,道:“哪里来的混儿挤在这里作何,快滚!”

  旁边的客人也随口讥笑说:“看这副装扮,莫不是去丐帮大会,走错了地方了……”

  “是啊!此风雅之地,怎能容这厮在此搅和,恁地辱没了我们读书人的身份,赶快赶他走……”

  这种自以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士子,在这个时代倒也是多了。杨详并也不以为意,再说了自己也是读书人,他们这么说自己脸上也有光,就不跟他们计较了。

  只是他不跟别人计较,并不意味别人不跟他计较。一个一身污秽不堪的人却挤在门口,这实在有辱这文雅之地。

  “快走,快走,莫污了这文风雅气。”

  “就是什么人都往这挤,诗书两字岂是你这无知之人能懂。”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美人难得”,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