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惹我不好玩

就在杨详似梦似幻魂游物外之时,一句怒喝声在耳边响了,让杨详不由得怒目圆睁扭头看去。抬头一看对面一个大约长得尖嘴猴腮的男子不屑的目光注视着他。  这个人杨详是明白的,当年前身步入叶府的时候但是这个叫做叶向荣的领路,只但是这付小人嘴脸真的叫人非常讨厌。  “小杨详目光望面前的池水,清晨的薄雾给它披上了一层朦胧,有着醉人心弦的静美。要是前世,此处肯定是一个旅游胜地著名园林,当然能在这种地方休养自然是极好的。这不没几天的工夫,身体就好的差不多了。。...

美人难得

推荐指数:10分

《美人难得》在线阅读

  生活就如同**,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好好的享受。这不知道是那位圣贤级别的大师说的。此刻杨详觉得异常有道理,他自己就是被强暴的那个人,而且还是被奸杀却又没死的那种。

  杨详目光望面前的池水,清晨的薄雾给它披上了一层朦胧,有着醉人心弦的静美。要是前世,此处肯定是一个旅游胜地著名园林,当然能在这种地方休养自然是极好的。这不没几天的工夫,身体就好的差不多了。

  “混仗东西!大清早的乱跑,让本大爷好找。”就在杨详似梦似幻神游物外之时,一句怒喝声在耳边响起,让杨详不由怒目转头看去。只见对面一个大概长得尖嘴猴腮的男子鄙夷的注视着他。

  这个人杨详是知道的,当初前身进入叶府的时候还是这个叫作叶向荣的带路,只不过这付小人嘴脸实在叫人讨厌。

  “小杂种,看什么看!昨夜大夫人发话了,府里不养闲人,今日开始你就跟着我在干府里的杂活。”叶向荣阴沉冷笑的看着杨详说道。

  杨详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很认真的看着叶向荣说道:“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叶向荣见此时应该对自己唯唯诺诺的杨详如此说话,顿时怒火中烧,尖锐的声音冲向杨详叫道:“你耳朵聋了吗?大夫人让你以后跟着我在府干活,现在你去清理茅厕。”

  “扫厕所?可惜我不会,要不老兄你教教我,你先扫一扫我看着。我想老兄一定是扫的极好的,我也一定努力学,哪一天学会了,再接老兄扫厕所。”杨详笑看着叶向荣说道。

  “老子才不会……”叶向荣刚想说老子才不会扫厕所,可是大清早府里不少家丁干活了,这边大声说嚷,四周的眼光早就扫过来注视着这里。叶向荣往事大家都知道,他可是扫了多年厕所,就因为他厕所扫的干净才被提上去的。

  “当然,我会教导你的。但是,不管怎么说,你都得自己把茅厕擦洗干净了。”叶向荣有些阴沉了,要是压不下面前的杨详,以后在府里恐怕就有更多的人不会听他的话。

  “今天叶依小姐要绣花,我得去教他。没时间清理茅厕。”杨详信口找了一个借口。

  听到杨详这句话的几个家丁,差点没有晕趴在地上。你丫的一个大男人会绣花?妈的,你会摧花还差不多!何况,叶小姐恨不得你马上去死,她会让你教?

  “你当我白痴啊?”叶向荣声音尖锐,脸上呈现出铁青的怒色,这小子连糊说八道都太离谱了,不好好调教一番,以后是个人就不把他叶向荣当一回事了。

  “啊!原来你不是啊?”杨详惊讶的看着瘦猴,“抱歉。我以前不知道,误会你是白痴了。”

  在杨详的这句话说出的瞬间,一些家丁强忍着笑意,被他欺负过的,此时见到他被骂成白痴,心底更是爽快极了。只不过,杨详这读书人说话这么刻薄,有辱斯文啊!

  “你找死!”叶向荣气的整个脸涨红了起来,被一个公认的懦弱之人如此玩弄自己,这简直是他的奇耻大辱。

  叶向荣想也不想一拳就向着杨详胸口砸了过去。这个举动杨详早有防备,他就是故意刺激叶向荣动手的。自己一定要让他明白,自己不是好惹的,否且以后自己在这个府里恐怕有得苦头吃。

  没有想到叶向荣居然敢动手,杨详虽然上不得台面,但毕竟是府里亲戚。叶向荣有一把蛮力,收拾弱不禁风杨详还不是玩一样的,这一拳砸下去,不死也重伤。这些人,几乎已经看到杨详倒地哀叫的模样。

  就在叶向荣出手的同时,杨详的手也集起全力迎着他的拳头而去。

  “嘭。”

  蕴含着杨详浑身力气的手,实际上握着一块石头,叶向荣的拳头狠狠的击在石头上。在杨详退了三步的同时,一道骨裂之声在空间响起,同时响起的还有叶向荣倒下的惨叫声,他一只手抱着手臂,疼痛的脸庞扭曲,额头冷汗直冒,身体躺在地上打滚。

  接着更让所有人未曾想到的一幕,看的众人发愣,一个个使劲的擦擦眼睛。退了几步后的杨详又冲了上去,握着手里的石头一下一下的在叶向荣身上乱砸。

  “活该你倒霉!”杨详望着依旧哀叫不断的叶向荣,手上不停,脸色阴沉。虽然现在的身体的力量还不行,但是血性却不少,再说打架斗殴,玩阴的才是正道。

  打人要打怕!

  这是打架的至理名言,杨详深以为然,此刻打的叶向荣在地上打滚,随后他一脚把叶向荣踹下池塘,笑眯眯的看着他在水中扑腾。

  叶向荣努力挣扎了一会终于靠上了岸边,可是马上又被杨详再次踹下池塘。

  蹲在池边,杨详很是和善的说道:“以后的厕所谁洗啊!”

  “我洗!我洗!”叶向荣感觉浑身的疼,而且在水里冷冰冰的,再泡一会,自己就得淹死冻死在这里了。

  “啊!你洗啊?”杨详十分惋惜的说道,“咳!大夫人让我干的活叶老兄要抢着干,我向来心善也只好勉为其难了,又少了一次锻炼身体的机会。”

  “呸!”

  一众看呆了的家丁,听见杨详说这样的话忍不住呸了一声,心道太无耻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子这么无耻。几天的工夫,这小子完全变的个人似地,难怪都说读书人最阴险了。

  说完,杨详站起身子,转身踏步就要离开,只不过他的脚正好踩在叶向荣拔在岸边的手,瞬间惨叫又起。

  “对不起!对不起!我绝对不是故意的!”杨详道着歉,但是脚却迟迟没有移开,反而转动着角度。

  “好狠!”看着惨叫连连,手被杨详的脚转动踩着的叶向荣,几个家丁忍不住升起了一股寒意。

  杨详看着几个呆滞注视着他的家丁,这才微微一笑松开叶向荣的手,转身离开这一处。

  杨详就是要做给他们看,免得到时候任何一个人都来欺负他。曾经书呆子的杨详已一去不复返了,而现在的杨详,是一个要好好活下去杨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美人难得”,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