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我不是吓大的 (新书求收藏)

外了。”杨详惊讶之中暗叹道。  在池边一方石上,全身沐浴着阳光,地吸花香草芳,脑子又乱了出来。忽尔是在警校里操着正步,烈日炎炎下训练,心里寻思着快本科毕业了自己是千军万马去考公务员拼身警察黑皮,但是脱掉这身警装独自闯荡江湖赚花不完的钱、过享诉不完的艳福在屋子里窝了三天,实在是闷坏了,今日趁着艳阳高照,出屋晒晒太阳对身子也是好的。。...

美人难得

推荐指数:10分

《美人难得》在线阅读

  养了三天的身子,虽然这三天里杨详的心里有十万个问题,且一个也没有得到解答,但他人生的信条是‘即来之,且安之’。既然想不通也就懒得去想,人总不能一直活在过去,日子总是要往前过的。

  在屋子里窝了三天,实在是闷坏了,今日趁着艳阳高照,出屋晒晒太阳对身子也是好的。

  白墙环护,绿柳周垂,山石点缀之中,一湾碧玉汤,真是好一个园林福地。“漂亮,气派,真他妈有钱啊,后世的那些豪宅跟此一比,那人丢十万八千里外了。”杨详震惊之中暗叹道。

  在池边一方石上,沐浴着阳光,吸着花香草芳,脑子又乱了起来。忽而是在警校里操着正步,烈日炎炎下训练,心里盘算着快毕业了自己是千军万马去考公务员拼身警察黑皮,还是脱下这身警装闯荡江湖赚花不完的钱、过享不尽的艳福。忽而脑子书山诗海,做着金榜提名的美梦;穷困潦倒,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不禁间,杨详模糊了今生前世。

  迷迷糊糊之间,忽然间传来一阵欢声笑语,被惊醒的杨详睁开眼睛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瞧。只见几个少年男女从回廊拐进园里,他眼睛一下子就定在其中的一个少女身上。

  杨详在前世也算是见过些世面,而且八百年后多了化学品泡的、画脸的、人造的美女,多少对美女还是有些免疫力的。可没想到在这清水出芙蓉的年代,竟有此美女,杨详不由得痴看着她。

  女孩十六七岁的模样,唇红齿白,穿着格子长裙,清丽脱俗,精致的脸蛋晶莹如美玉雕刻,身材挺拔修长,胸部含苞待放微微的鼓了出来,长腿浑圆修直。虽然略显青涩,但是不难看出再养几年倾国倾城之姿。而这种青涩的诱惑,对于前世尽是和尚的军校,这世也仅十六岁的年纪男孩来说,无疑很有吸引力。

  突然脑海之中闪现出这个女孩半裸的娇躯,那犹抱琵半遮面的瞬,如同藕般嫩白的躯体虽然只在杨详脑中匆匆一闪,但杨详依旧忍不住心头一荡。

  等等,等等等,自己脑中怎么有这一幕?

  脑海中残留的记忆让杨详又鄙视了一回老天。自己借尸还魂落的一个是脱了毛的凤凰不如鸡的书生,而这个书生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几天前喝了二两酒,怀揣了一首自认得意的诗作就去叶依的小院告白。结果到了小院无人应答,又是酒上了头大胆闯了进去,也正好撞见刚刚出浴的这个美女。也就是说杨详再世为人,成为了一个猥琐的偷窥男。

  当然对偷窥二字,杨详倒是不抗拒什么,这样的事情,在前世那不是坏事而是本事。可是,让杨详想骂天的是,这项对男人来说神圣的事情是要深藏到黑暗中才行,而这个身体原主人却是心理素质不好,竟然自己叫出来。

  要说这个美女是府中的丫头也就罢了,偏偏这个女人地信还很高。她和自己虽一样都是寄人篱下,但是自己只不过是家主叶逸一个妾的侄子,而人家是家主的兄长叶适的女儿,且人家的爹还是是福州知州。

  所以看见人家洗澡不是错,错的是自己叫出来。这一叫,府里的人当然就要抓他,结果一不小心掉进了眼前的这个池子里,然后更倒霉的自己就来了。

  “老天啊,你莫名其妙把我弄来了,还败坏了我的名声,你工作倒底是怎么干的。不过,这几天也没见叶府的人找麻烦,想来这叶依也怕坏了自己的名身,不敢声张。”

  进了园里的众少年,见一身半旧衣裳的杨详好无回避之意,而且还胆大包天的用如此不良的眼神注视着叶依。其中一个身着锦服的少年,怒目而视,站出来怒喝道:“狗东西,往哪里看呢!”

  杨详带着欣赏目光再次把叶依从上到认真的看了个遍,虽然乍看之下感到一丝惊艳,但毕竟前世电视电脑上的美女是天天轰炸,而且四年军校严格的教育,还不至于露出猪哥相。

  看完了美女,杨详才扭过头对着锦服少年慢慢的说道:“哪只狗在乱叫。”那双眸子幽幽闪着冷光,十来年的江湖不是白混的,四年的军校也不是白练的,居然带着不怒而威之态。这让在场的人都瞪圆眼睛的望着他,他们也不是不识杨详,只是印象之中他一向软弱,平常就是面对下人说不敢大声说话,什么时候面对众多公子小姐都如此大胆了?!

  且这让人意想不到的回答,让众人先诧异,特别是作为这座府邸少主人的叶季宣,更是不可思议的望着杨详。叶季宣对杨详的了解比起别人更多,作为叶家的少主人,对于这个在府中寄居了近一年性格软弱年纪相仿的远亲有多些的关注。

  不过这人平常在府里也是规规矩矩,向来是逆来顺受。可前日他不但敢大胆的乱闯叶依的院子,此时更是顶撞余杭县县令的二公子李逸飞。什么时候,他有着如此胆气了?

  李逸飞在发愣之后,暴怒了起来。一个小小的书生,一个穷瘪三,居然还敢顶撞,这让一直想在叶依面前出头露面的他如何受得了。

  “狗东西就叫你,给本公子跪下。一个狗奴才,居然敢口出污言。”李逸飞怒瞪着杨详,似乎要把杨详给吃了。

  听着对方的话,杨详鄙夷的看了对方一眼。前世咱是一个问题少年,敢在红旗下撒尿的杰出青年,喝了二两二,敢上动物园拍老虎的牛逼人物,可架不住自己聪明一样考上大学,父亲为了勒住自己惹事生非的性子把自己送进军校,岂会因为他两句话吓破胆。杨详看也不看李逸飞,目光移动到美女叶依的脸上,看着她定定的说道:“真漂亮,不是有句话“女为悦已者荣吗”,难不成人不是长给人看的,是给猪看的,给狗看的?”

  叶依听到杨详这样无理的话,让她一个女孩子如何反驳,面色瞬间变得通红不已。

  杨详的话,或只让叶依气红了脸,但想当护花使者的李逸飞怒急了,声色俱厉的瞪圆眼睛,喝怒道:“狗东西,找死。”

  说完,挥拳向着杨详就轰了过来,此时杨详身子还未恢复,而且就算恢复了也只是个文弱书生,现在打架肯定是吃亏的。

  “李逸飞!住手!”叶季宣伸手挡住李逸飞的拳头。

  这个杨详虽然不算一个什么人物,但是毕竟是叶家的亲戚,这里是叶府,本少爷作为主人还没说一句话,你倒是先发飙了,你喧宾夺主干什么,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杨详望着挡住李逸飞的叶季宣,这个小子平时结交一班纨绔子弟,不过他从不干什么太出格的事,而且自己时常在夜还能偶尔听到他的读书声。

  叶季宣虽阻住李逸飞,但一瞧杨详看着自己帮了他的忙,居然也是一付很太平淡的样了,暗暗的吸了一口气,以前小看此人了。嘴角微微一扬,淡淡的说道:“杨弟,一场大病之后还要多休息,外面不宜久呆,还请回屋吧。”

  “无妨!”杨详轻笑一声,“我的身子自己知道,多晒晒太阳,多吸吸新鲜空气,恢复的更快。”

  叶依见这个无耻之人死皮赖脸的不走,忽又想到他看到自己的裸露身躯,脸上闪现一道红晕,冷哼一声,急步走出园外。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美人难得”,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