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穿寿衣的活人

真的引人恼。  杨详心不甘心情不愿的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眼睛,又是吹又是打,不时还来上一段全副古典式伴唱的嚎丧。这是谁家死了人,哭天喊地的,但是咱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但是你们哭的那么写意,听来真的难能分清是哭但是笑,还这么大吵大嚷的,就太不社会道德了。很美,很有诗意。。...

美人难得

推荐指数:10分

《美人难得》在线阅读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很美,很有诗意。

  但是,当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不在四四方方的水泥盒子里,没有了都市的水泥丛林,没有了那总是灰蒙蒙的天,出门看见的是这些东西,恐怕就不会有这种诗意的心情。

  ······

  那一天杨详是被吵醒的。

  “哐哐哐…咚咚咚…”锣儿响鼓声震,“嘀嘀嘀…哒哒哒…”呐儿小声音大,“呜呜呜……哇哇哇……”嗓门大情意假,这锣儿鼓儿呐儿和哭喊声夹杂在一起,大清早的实在惹人恼。

  杨详心不甘情不愿的睁开迷糊的眼睛,又是吹又是打,时不时还来上一段全副古典式伴奏的嚎丧。这是谁家死了人,哭天喊地的,虽然咱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可是你们哭的那么写意,听来实在难分得清是哭还是笑,还这么大吵大嚷的,就太不道德了。

  一道阳光从破开的屋顶漏进来,斜斜的正好照在杨详刚刚睁开的眼睛。刺眼的阳光幻的他满眼金星,隐隐约约中感到好像哪里不对劲。

  避开光线,杨详揉了揉眼晴,适应了亮光,映入眼帘的这是一间烂土墙破朽木的小瓦房。

  “嗯,破屋一间!”透过屋顶残破的瓦片可以看见湛蓝的天空,这样的天空在北京可是很难见得到的。不由的感叹今天的天气真好,天空澄澈的就像一块巨大的蓝色水晶,毫无杂质,从这个角度看天空还是真的挺美。

  忽然杨详像是被定住了,就见床后一条条的白布从屋顶的梁上垂下,这是啥啊?

  “妈的,晦气。”还在恍惚加震惊中的他还未回过神来,喃喃的自言自语了一句。这谁弄的,怎么搞的跟灵堂一样,不带怎么整人的。

  一阵凉风阴阴的从纸糊的窗洞吹进来,杨详不禁打了一个冷颤,白布的眼前飘啊飘啊,虽然在大白天但这个场景也是很是吓人的。

  恍然间杨详猛的惊醒,这是哪啊?

  一念及此,心中一阵慌乱,突然脑子里一阵巨痛,一股意识猛的涌入,这是从未有过意识,熟悉而诡异。像是自己的经历,又像是在看另一个人的人生,脑子里的两个意识似两个自己,你看我,我看你,看着看着慢慢的融合在一起了······

  沉沉的躺了许久,脑子倒是清醒了些,不过有些事是越想越不明白,甚至都搞不清自己是醒着还是在梦中。

  这似幻似梦却又是真,一觉而已世变人非,这样的事怎么都让人难以置信。只是眼前这间破旧的房屋,脑子里又多出来的一个意识,却是真真切切,容不得他不信。

  虽然哲学上有句话——‘存在即是合理’,虽然杨详也认为这样的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但面对现在这样的真实存在,这样狗血的事,还发生在自己身上,杨详只有在心中大声呐喊“为什么是我”,这不合理啊。

  而且作为主要的责任方——老天爷,它一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即没有改正错误的意思。当然杨详想过自己去改正,跳井跳悬涯,可万一直接挂了那自已找谁告状去。可就算不能改,老天您也起码也有点补偿吧。

  可老天非但没有让自己附生于帝王将相家当个拽拽的官二代,也没有附生在良田千顷广厦万间衣食无忧的富二代。无良的老天,也许它有自己的考虑,穿越到一个父母双亡寄人篱下的小小书生身上,也许这样不容易穿帮吧。

  书生听起来不错,很有点浪漫的味道,而且在这个时代,士农工商,读书人可是排在第一等。可如果是家无余财穷困潦倒,那这个书生就直接与百无一用划上了等号。

  无奈的躺在床上,让时间来抚平一切,不知过了多久,杨详心情慢慢的平静,梳理了意识,他再次仰天长叹,上天不公啊!

  杨详想了一会,也许是很久,不过心里的那么多疑问,比如这个时代看似古中国,人物语言山川江湖倒是相似,可历史又是不同,等等诸如此类的大事。还有一些小事,如附身这个新身体新身份是一个脑子秀逗,做着‘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美梦,把家败光了现在寄人篱下一个穷书生。

  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这些心中的疑问可以慢慢的想,当前面临最现实的问题是现在肚子好饿,从醒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滴水未进,这肚子一直咕咕的叫,也不知这个身体多久没有进过东西,否则也不至于这么饿。

  躺的久了身子也有点麻木,杨详动了动手脚,坐起来。他现在首先要做的是让门外那些为“自己”嚎丧的人,如何面对这死了又活过来的自己。

  虽然现在是大白天,但如果突然的跑出去,恐怕人家会把自己当成诈尸了。这样吓着人家可不好,万一再有胆大的,给自己泼狗血淋猫尿的那就更不好了。如何去见人怎么不被当成鬼,坐床上想了好几个方案都觉得不妥,就在还要想个稳妥办法时,一道尖锐的惊叫声急刺他的耳膜,“诈尸了!!”

  就好像无数的电影中经典的一幕那样,杨详看着那身如水桶,腰似水桶,屁股像两个大水桶的大妈在惊叫声中倒下去,这个动作真的很搞笑。

  接着接二连三的尖叫,完全可以组一支世界级的高音合唱队,只不过身在这高音中间可不太好受。杨详的耳朵实在受不了了,他大喝一声:“叫什么叫,我还没死呢。”

  此话一出,效果非常的好,强大的气场马上就震慑了全场,众人睁圆了两眼,惊恐的看着,双腿打颤。死人不可怕,可是死人开口说话那就太恐怖了。

  杨详站了起来,向着门口迈了一步,他要向人们证明自己没有死,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可是死人走路谁不怕啊,众人随着杨详的步伐齐齐的向后退一步。杨详又迈出了一步,众人又后退了一步;他又迈了一步,有些人受不了了,拔腿飞奔而去,有些则是直接摊倒在地。

  当然也有几个胆大的,或者是吓的迈不开腿了,呆着不动惊恐的看着他。

  “杨···杨相公,你没死啊!”一个看上去在下层人里混的像上层人的大汉,颤颤危危开口问道。

  “相公?”看着眼前这个青面蛮须战战兢兢的大汉,杨详心里一阵恶寒,他怎么能叫自己相公呢!

  这个大汉是这叶府里的护院总管王信义,而叫杨详“相公”,只因人家是读书人,敬称而已。可是听到杨详耳里那一个惊雷啊,“相公”两个字也能乱叫的吗!

  可惜了,多么温馨的一个词啊,多么亲蜜的一个词啊,杨详曾经是多么希望有一个女人能这样叫,但是真的这一天来临时,这个落差好大好大啊!

  从一个蛮汉的嘴里叫出这个词——相公,除了恶寒,这二字一点美感也没有。要是从一个千金小姐哪怕是小丫环的口中轻声慢语的吐出那就有点意思了。

  心情无比的沮丧,自己人生的第一个美好的词语,就这个混蛋给玷污了,这个世界真的是不一样了。

  虽然杨详很郁闷,也不明白寄人篱下还住这破屋烂房的,自己还是能被人敬称为相公?但这个时候他从屋外众人的眼睛里可以看出他们对自己前所未有的敬意,甚至是畏惧自己,或者说的简单一点,就是要确认自己倒底是人是鬼。哪怕现实已经一清二楚的告诉他们,杨祥也得给他们再次证明一下。

  杨祥看着叫自己为相公的王信义,从嘴里艰难的吐出:“王总护,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在这个屋门口众多人物认真的再打量一下,他们正式确认杨详没有死,因为从屋外照进来的阳光倒映出他的影子,鬼是没有影子的。

  这时一个中年妇人闯了进来,杨详脑子马上映出此人的身份。这是叶府老爷大商贾叶适的老婆,当然不是正妻,而是一个妾而已,也是他的姑姑杨启英。

  杨启英一把抱住杨详,一把鼻涕一把泪往他身上擦,说道:“没死就好,没死就好!侄子要是死,我们杨家可就绝了后了。都庸医害死人啊!”

  杨详很认真的点头,不过心里很抱歉,恐怕要砸了那医生的饭碗了。

  一切正常了,众人远远的散去,只有一些丫头小屁孩路过杨详的小屋前时,带着好奇又有些恐惧的偷偷瞄了几眼,然后又急冲冲大喊叫的跑去。

  杨详没空去理会这些不懂事的小孩子,当然穿越这事他自已也不懂。看着这布置的阴森森的屋子,他顾不得吃点东西,谁有心思坐在自己的灵堂中吃东西。

  好一会,把自己弄的一身灰,终于除去了灵堂的布置。他趴在水盆洗了把脸,水中印出自己模糊的影子,看上还有一点帅,他暗自得意了一下,个人的形象还是很重要的。

  突然杨详发现一件很重要的事,自己身上的衣裳是崭新的。对于杨详现在的情况,有一件新衣裳是很奢侈很难得的,但这样的一件崭新衣裳没有一个活着的人会愿意去穿,因为这衣服有个名称——寿衣。

  人活着,寿衣却穿起来,这对谁的心里都不好受,杨详感到如芒在背,这事必须马上处理,迫在眉睫……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美人难得”,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