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2章 夫君,他们欺负我

楚宸霄了出门时三天,将军回府乃大事,整个府内的所有人,都只需站起身前来门口去迎接。老夫人和周婉晴走在最前方,几匹马被下人牵走,几道矮小的身影从马背上落下来,将全程陪同自老夫人和周婉晴走在最前方,几匹马被下人牵走,一道高大的身影从马背上落下,将陪同自己回府的手下遣散,和老夫人等人一路向着大厅走来。。...

楚宸霄已经出门两天,将军回府乃是大事,整个府内的所有人,都即可起身前去门口迎接。

老夫人和周婉晴走在最前方,几匹马被下人牵走,一道高大的身影从马背上落下,将陪同自己回府的手下遣散,和老夫人等人一路向着大厅走来。

因为距离太远,跟在众人后面的姜昭月远远的观察着她便宜夫君的长相,他身穿铠甲,瞧起来高大威武。

姜昭月侧着头,暖色的光芒倒影在她眼底,宛如一汪清泉。

楚成陵听到脚步声,还没等楚宸霄踏入正厅,就直接挡在他前面:“大哥,你可要为弟弟做主啊!”

楚成陵一点脸面也不要,当着众人的面就大喊大叫起来,而此时,姜昭月也彻彻底底的看清了她夫君的面貌。

龙睛凤目,眉眼之间充斥着浓郁的贵气,眼梢却上扬,看起来清冷不好接近。

琼鼻薄唇,一双黑眸深邃见底,五官聚在一起,简直像是鬼斧神工的雕塑。

可左侧眼梢上方,留下了一道细长的疤痕,颜色淡红,像是一道斜飞的火焰,不但不损伤他的任何容颜,还给人一种神秘之感。

这人的模样,和这一家人一点也不像。

姜昭月心里腹排,脸上却没什么表情,她移动眼珠,听着那人开口:“要兄长为你做什么主?”

充满磁性的声音略带沙哑,却诱人至极,听久了很容易心跳加速。

有时候一个人光听声音,就会觉得这人面貌不凡。

“是大嫂,她不守妇道,欺负娘和婉晴,还勾引我!”

他话说完,一旁的老夫人立刻应声:“霄儿,你这娶回来的是个什么女人,不但出手打人,还对我不恭敬,我辛辛苦苦将你养大,就是为了让你找个女人这么气我的吗!这种荡、妇就该休了算了,少搁在我面前碍眼,连婉晴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听到老夫人这么说,站在一侧的周婉晴低着头红了脸,抓着老夫人的手臂逐渐收紧。

她十岁的时候就在这家中长大,眼见着楚宸霄变成顶天立地的男子,那将军夫人的位子本应该是她的,谁知道半路杀出一个姜昭月。

因为提到姜昭月,挡在她面前的人群自动分开。

姜昭月莫名其妙的就落到男人的视线里,她大胆的走上前,一言不发的看着楚宸霄的眼睛。

楚宸霄启唇,声音带着不悦:“可有此事?”

姜昭月听出他这话是在质问她,四处扫了一眼,目光和楚成陵那得意的目光对视:“夫君,你不在,他们都欺负我。”

她一开口,惊掉了一地大牙。

老夫人目瞪口呆,完全想象不出眼前的姜昭月,就是不久前将一个粗大婆子放倒的那个。

姜昭月没理会这些人的目光,她气定神闲抬起目光,一双眸子好像会说话的弯月:“老夫人说我打人,可伤的是我,二弟说我勾引他,可他模样没夫君半分好看,我不瞎。”

葱白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脸颊,那些伤痕在她的指引下分外清晰,楚宸霄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姜昭月面前,抓住她的手腕,低头看了看她脸上的伤。

他语气冷沉,常年指挥千军万马的气势散出:“说,是谁打的?”

百炼钢化作绕指柔,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之前姜昭月是原本打算见到这人之后直接开口休夫,可是在这人出现的一瞬间,她倒是改变了主意。

凭什么要休了他。

这个男人欠了姜昭月父亲一条命,是他答应了在姜潭临死后照顾姜昭月的,若是她此时就这么走了,白白便宜了这家人。

而此时,姜昭月眉眼闪烁水雾,只这么一示弱,就将理都占在了她这一边。

以前的姜昭月不懂,只知道和这些人对着干,当着楚宸霄的面也只会喊打喊杀,才会被冷落至此。

冰冷的目光斜扫了一圈,楚宸霄觉得自己瞬间成了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的渣男:“她刚刚说的可是真的?”

在这种强硬的逼迫之下,就连老夫人都站不住了,她脸色有些白,周婉晴见状连忙喊道:“霄哥哥,娘怎么可能骗你呢,昨晚看到的人不少,是姐姐半夜和成陵拉拉扯扯。”

老夫人总算在周婉晴的声音之中恢复了气势。

她扬起头,手指颤抖着指着姜昭月痛哭起来:“霄儿,这女人就是个灾星,你不在家,她都快将娘气病了,你若是还留着她,娘就……就不活了!”

老夫人的哭嚎声音吵的人脑壳疼。

楚成陵一把将袖子撸起来摆在楚宸霄面前:“大哥你看,这伤口是昨天大嫂威胁我时将我伤的,你也知道大嫂她会功夫,弟弟哪里是她的对手,差点儿就让她占了便宜,可是弟弟却不想对不起大哥,也不想让人看了笑话,这么个女人,今天大哥你看着办吧!”

在场所有人都在等着楚宸霄的回答。

姜昭月面色没有半分起初,亭亭玉立的站在原地,听别人说这么多,眼皮都没眨动一下。

楚宸霄低着头,看着姜昭月的眼睛,细长的眸子轻轻眯了起来。

“姜昭月,不管娘哪里做的不对,你都不该故意气她。”

姜昭月听到这话,缓缓挑眉,看来楚宸霄和老夫人他们穿着一条裤子,不会站在她这边。

她听完也没生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生气与否,也不是我管得了的。”

老夫人被这一句话气的浑身一颤:“你听听,霄儿,这像是一个媳妇会说的话吗?”

周婉晴大着胆子走到楚宸霄身侧:“霄哥哥,姐姐做了这种事,确实不太好,即便……你因为太忙没去她房里,她也不能去找二公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妙手毒妻不可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