轴距加长版的劳斯莱斯车速飞快,没一会他们便回到了一处庄园。苏暖暖的跟随男人一同下车后,步入庄园后。男人屋里后顺手脱掉西装,递过来女佣,继而坐到沙发上。他伸出手略微扯了扯领口苏暖暖跟着男人一起下车,进入庄园后。。...

加长版的劳斯莱斯车速飞快,没一会他们便来到了一处庄园。

苏暖暖跟着男人一起下车,进入庄园后。

男人进屋后随手脱下西装,递给女佣,而后坐到沙发上。

他伸手稍稍扯了扯领口,眉头轻轻的皱着,给人的感觉十分淡漠疏远。

苏暖暖站在一边,看着眼前挺拔的男人,十分感谢他,但依然有些疑问,她捏着自己婚纱的一角;“你是谁,为什么要帮我。”

男人勾唇一笑,不过态度依然冷漠,他声音冷清:“不用谢我,我只不过是还你人情。”

“还人情?”苏暖暖有些不解。

“6月14号的那个晚上……”

“是你!”

一个月前,苏暖暖救了一个晕倒了自己公寓门口浑身是血的男人。

那天那个男人满脸是血,根本看不清他的样子。

所以没有认出来。

看到苏暖暖想起了自己,厉爵庭嘴角微微上翘,浑身的冷意似乎稍微消散了一些。

那晚她救了自己后,他怕是有心之人安排的,特意派人调查过,确认他救自己纯属巧合。

想到她时不时给流浪猫食物,看到小动物受伤都会毫不犹豫的捡回去治伤。

他甚至怀疑自己也是这样被捡回去的……

所以今天特意让陈振调查了周大志的事,截下了今天的婚礼。

毕竟救了自己,无论怎样都不能看着她往火坑里跳。

“厉爵庭,我的名字。”男人冷清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不带任何情绪。

“爵爷!!!”苏暖暖惊呼了一声。

帝都的无冕之王,人称财神爷,黑白两道通吃,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爵爷。

传言爵爷手段凌厉,残暴不仁,苏暖暖一直以为爵爷会是凶神恶煞的。

但好像跟传言有些不一样……

苏暖暖有些意外。

厉爵庭微微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他。

“您身体好些了嘛?那天早上醒过来没看到您还以为自己那晚是做梦。”

“嗯,没事”听到苏暖暖知道自己身份之后的第一件事是关心自己,厉爵庭那种生人勿进的气息又减了一分。

“之后的打算?”厉爵庭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

但苏暖暖听懂了。

她先是一愣,而后有些迷茫了。

虽然这次爸爸不会把自己嫁个那个老男人了,但是还会有其他的人。

只要哥哥还在他们手里,自己就处于被动的一方。

要是自己一个人还好,随时可以走。

但妈妈已经不在了,苏建国从来没有当自己是他的女儿过,世上她只有哥哥一个亲人。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走。

感觉怎么做似乎都不能两全。

看着眼前明显有些迷茫,有些无助的苏暖暖,厉爵庭抿了抿唇,一丝异样的情绪在萌芽。

“我~我也不知道……”苏暖暖坐到沙发上,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水洼洼的大眼睛也失去的原有的神采。

看着缩成一团的苏暖暖,小小的一只,可怜兮兮的,特别像自己小时候养的一只小白猫。

一受委屈了就缩成一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厉少绝宠:呆萌小妻碗里来”,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