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2章 女人,你被下药了

啊?去哪里?夏言清恍恍惚惚地跟随男人离开了,迷迷糊糊下车后,面前一切像是越发朦朦胧胧。身体也好热,像是有股灰熊在心中持续燃烧。“好热……”男人将车子停在酒店门口,就得下车后身体也好热,好像有股热火在心中燃烧。。...

啊?去哪里?

夏言清恍恍惚惚地跟着男人离开,迷迷糊糊下车,面前一切似乎越来越朦胧。

身体也好热,好像有股热火在心中燃烧。

“好热……”

男人将车子停在酒店门口,就要下车,却一把被夏言清拽住了胳膊,连声呻吟。

“好热,帮帮我……”

白瓷一般的脸颊红扑扑如抹上一层上好的胭脂,在肌肤内里氤氲开来。嫣红的唇瓣一开一合,似乎在诱引人犯罪。一双大大的杏眸微微眯起,波光潋滟,煞是动人。连那小巧挺翘的琼鼻,也添上了些许动人的色彩。

该死的!

徐中凯暗骂一声,转身就想要离开。

说时迟,那时快,夏言清一个飞扑,一把抱住徐中凯坚实的腰际,脸颊靠在背上轻轻摩挲几下,一副餍足神态。

“好舒服啊!”

“女人,我劝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还是好热,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苦着小脸,夏言清委屈地瘪着嘴巴看着男人,俨然一副受气小妻子模样。

“我对你做了什么?”

徐中凯抬腕看看手上的劳力士,不耐烦地冷笑。

像是这种倒贴的玩意儿,倒贴几百万他都不屑。

大力将女人往车里一塞,他不管不顾,大步流星往酒店走去。

今天的酒宴非同寻常,作为盛世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他不能不出席。

至于车里的女人,是生是死与他何关?

淡漠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他依旧是那个万人敬仰的中庭董事长,徐中凯。

“吴董,恭喜您找到失散多年的儿子。”

徐中凯抬起手腕,暗红色的红酒在灯光映照下漾着醉人的光晕。

“谢谢。他还年轻,以后还要多靠你们这些前辈们的帮助啊!”

吴梁宪呵呵一笑,拍拍身边的小伙子,冲徐中凯点头道谢。

“哪里,您才是我们的前辈!”

徐中凯抿了一口红酒,跟着对方的话题继续下去。

突然,门口一阵骚动引来众人的目光。

徐中凯随声望去,脸色蓦然转黑,暗骂一声,放下红酒,告饶一声急忙离开。

“女人,你究竟要干嘛?”

他紧紧地拽着夏言清,咬牙切齿地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来。

“为什么我这么热?”

夏言清显然此时神智并不清楚,倚靠着冰凉的电梯舒服的呻吟一声,黑色的礼服领口大张,露出白皙的浑圆,刺激人的眼球。

徐中凯皱眉看她不似作伪,不由想到什么,薄唇一抿,大力将人拽出电梯。

“跟我来!”

“好痛,你放开我。”

夏言清挣扎着,却逃不开男人的禁锢,一直到被冰凉的水浸湿全身。

“唔……好痛!”

她捂着磕在浴缸上的后脑勺,忍不住龇牙咧嘴。

不过好凉,好舒服。

她暗暗喟叹一声,忽然看到面前站着黑煞神一样的男人,瞪大眼睛,惊叫一声捂住身体,背过身去。

徐中凯眼中露出一抹讥讽和嘲弄,在浴缸前蹲下,骨节分明的大掌捏住夏言清的下巴,迫使她与自己对视。

“女人,难道你不知道自己被人下药了?”

下药?

夏言清迟钝地看着他,皱眉。

算了!他今天

徐中凯长身而立,转身走人,却被女人揪住裤腿。

“别走……”

脚下一滑,徐中凯昂扬的身体往后倒去,目标直指坚硬的墙壁。

他脸色一变,手指抓紧浴室旁边的竹帘,只听“哗啦”一声, 方向转变,朝浴缸中的女人倒去。

“痛……”

夏言清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呜咽着,一边在徐中凯身下来回磨蹭着。

凑!

徐中凯暗骂一声,就想要从浴缸中起身。

脚下一滑,再次跌落。

……

夏言清嘤咛一声,揉揉眼睛,从混混沌沌的睡梦中醒来。

啊!

她瞪大眼睛看着面前放大的一张俊脸,表情僵硬在脸上。

胆战心惊地掀开被子,当看到赤条条的自己以及横在腰上的粗壮手臂时,忍不住白了脸色。

尼玛啊!究竟发生了什么?

之前发生的事情瞬间涌上脑海,她恨不得挖个坑将自己埋起来。

小心翼翼拿开男人的手臂,偷偷摸摸下床,浑身像是被车碾过重组一般,恨得她龇牙咧嘴。

慢慢换好包包里的旧衣服,她这才扭头打量着床上依旧在熟睡的男人。

倒是挺帅!

就当自己被狗咬了一口吧!还是只名贵品种,也算是走运!

她阿Q式地自我安慰。

“喂,醒醒。”

站在床边,低头拍拍男人的俊脸,毫不客气地说道。

徐中凯刚睁开眼睛,便见到面前飞过来一个大大的花瓶砸在头顶上,瞬间昏迷过去。

夏言清满意一笑,将花瓶放在那里,拍拍手将男人扒拉下床。

找出床单将男人赤裸的五花大绑起来。

艰难地托着胳膊将人拉到浴室,放进热水中,这才满意。

她可没忘记,这死男人竟然毫不怜惜地将自己扔进冷水中,还摔在自己身上。

砸死老娘了!

她揉揉有些酸涩的肩膀,一肚子腹诽。

突然,刺耳的电话铃声打破了一室宁静。

她吓了一跳,捂着心跳过速的心脏,找到不停震动的手机。

眼睛一动,计上心来。

挂断电话,捧着手机来到浴室。

咔擦咔擦一阵狂拍。

找到电话里面的联系人,全部选定之后,找出照片点击发送。

哦了!

看到电话上面显示的 “发送完成”四个字,夏言清不怀好意地看了一眼浴缸中的“美男子”。

徐先生,是吧?希望你以后开心幸福哦!

窗外淅淅沥沥下着小雨,一如夏言清此时的心情。

郁闷,烦躁 ,还有点不安。

旁边还有李师师同学滔滔不绝的唠叨,巴掌大的小脸神采飞扬,不住朝夏言清挤眉弄眼。

“你走之前不是信誓旦旦地要为我讨回工资嘛?这一晚上没回来,该不会是钱没要到,没脸见我了吧?”

夏言清面无表情地抬眸看她一眼,转身抱着抱枕不说话。

老娘因为你,人生第一次都没了好嘛?你还在这里幸灾乐祸,有你这样的盆友吗?

都说为朋友两肋插刀,这下可好,她昨天真被插了,只不过不在肋骨上,也不是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boss爹地有点坏”,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