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00车子停稳,溱溱就迫不及待的提着包逃出,始终跑去小区深处再也没有看看不见江笔正的车子才敢停下去。她不明白江笔正的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了一夜,一直到第二天早晨才跟随罗铭的车她不知道江正则的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跟着罗铭的车离开。。...

不等车子停稳,溱溱就迫不及待的背着包逃离,一直跑到小区深处再也看不见江正则的车子才敢停下来。

她不知道江正则的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跟着罗铭的车离开。

溱溱裹紧身上单薄的小披肩,就算是夏天,晚上依旧很阴凉。这种温度刚好,可以让稍微发烫的大脑冷静下来。

重生一次,不管怎样,要控制自己跟那个人和平相处真的很难。她之前对江正则以及他那个恶毒的小三的怨恨不是毫无根据的,那种强烈的感情不是光重生之后的理智可以控制的。

所以在没有能力之前,她只能尽可能的远离江正则,尽量避免和他的交际。

溱溱也知道,自己的小打小闹跟江正则的手段完全没有可比性。

罗家的房子是一栋三层的小洋楼,前面是精心打理的小花园,不算豪华却足够精致。

那一年,罗家破产之后,为了给脑溢血的妈妈治病,不得已卖掉了这栋小洋楼,却还是没能救活妈妈。

不过幸好,现在妈妈还在,一切都还来的急。

二楼西侧的灯还亮着,那是父母亲的房间,映在窗帘上模糊的影子总算让溱溱心里感觉到真实的温暖。

刚要开门,却看见林彦站在车旁浅笑着看着她。

“你突然打电话让我别去接你了,我不放心,所以来看看。”

溱溱看着林彦,心里不免心酸,如此举止优雅笑容和煦的男子,为什么上辈子的自己就没看见他的好呢?偏偏被那个看似温文尔雅实则心狠手辣的老男人哄得连性命都丢了,也怪自己当初被所谓的爱情蒙蔽的双眼吧。

上辈子执意要嫁给江正则的时候,林彦不是没有苦口婆心的劝过她,只是当时自己一门心思的扑在江正则身上,只当林彦是因为自己拒绝他的告白才恼羞成怒,见不得自己过的好,才百般诋毁江正则的。哪成想竟一语成谶,不仅父亲因为江正则的阴谋入狱,自己也被他羞辱折磨。

后来父亲入狱,林彦也曾费尽心思帮她的父亲找证据脱罪,溱溱不是没有动心过,但是每当毒瘾发作,那种刮骨噬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让溱溱的精神几近崩溃,不敢让林彦知道,生怕当时肮脏低贱的自己玷污了他的美好,只得将他赶得远远的,再也不见。

得知自己重生一瞬间的激动以及再见江正则的恐惧和强撑着的压抑精神在林彦温柔的眼神中终于支撑不住,溱溱扑到林彦的怀里,紧紧拥抱着他,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

你还在,真好。

林彦身体一僵,似乎不太适应溱溱的变化。过了很久才抬起胳膊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声音依旧温柔,却多了些连他以及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怎么哭了呢?谁欺负了我们的小公主了?”

“我再也不去酒吧了。”

“好。”

“我,我再也不想看见那些人了。”

“好,不见。我们溱溱不想见就不见。”

“我讨厌老男人。”

“那溱溱是讨厌我了?”

“不,不是你。”

“溱溱前几天才说过我是老男人。”

“我那时气话。”顿了顿,“你不是老男人,你是溱溱的小哥哥。”

“你会保护我对吧?”

林彦沉默了,他在心底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将轻轻拍溱溱后背的手掌改抚在了她的后脑勺。

“林彦,你会永远对我好吗?”溱溱并不了解林彦内心的挣扎,从她在江正则的车里醒来,她的心情就特别的复杂,她一回想之前的遭遇,痛苦的几乎失声尖叫。

她只想安抚内心深处的惊恐。

“会。”

会的溱溱,我会永远对你好。林彦在心里重复。

“叮铃铃铃铃…”

溱溱翻身拍掉闹钟,睁着眼睛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晃掉脑子里一切不真实的感觉。

她起身到卫生间,看着洗手台的镜子里的少女:从未烫染过的长发柔顺的披在肩膀,略带青涩的样貌,典型的瓜子脸,不大但极有神采的眼睛,还有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是二十七岁的自己无论如何保养都无法达到的。

溱溱慢条斯理的开始洗漱,边在心里计划重生后要做的事情。

溱溱的父亲罗铭并不是能做大事的人,这几年时代发展迅速,罗家的公司已经是发展极为缓慢,幸好罗氏也是在S市有着几十年历史的老牌企业,虽然近几年总是吃着老本,但地位也不是近几年的新兴企业可以撼动的。只是若真是只懂得守成还好,偏偏罗铭也不是个安分的,虽然也有江正则的阴谋算计,但是罗铭如果真的没有动过歪心思,那些算计也是无用。

溱溱还没有想好该怎样改变自己跟家人的命运,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先将无勇无谋无能力的自己蜕变成百毒不侵无坚不摧的独立女性吧。

上辈子溱溱大学学的是服装设计,再加上一毕业就嫁给了江正则,一天班都没上过。对于商业上的事情,溱溱根本就是两眼抹黑外加一脸茫然。

所以,第一件事就是要去罗氏实习,然后搞清楚在上辈子已经千疮百孔濒临破产的罗氏,在二零一四年的今天,到底腐朽到了那种程度。

冰冻三尺还非一日之寒呢。

上辈子的溱溱并不相信,只是父亲入狱就可以拖垮在S市打拼几十年的罗氏。

吃完早餐,溱溱先把罗铭送出门,费尽心思无奈答应明天晚上跟宋岚一起去参加林彦爷爷八十大寿,才哄得她开开心心的出门小小姐妹逛街,溱溱这才放心的去二楼罗铭的书房翻箱倒柜。

溱溱翻遍了所有的抽屉书架,除了找出公司几家重要合作伙伴的资料外,并没有找到她想要知道的相关材料。

溱溱有些泄劲的趴在办公桌上,脑袋灵光一闪,只是那点灵感只是一瞬,快到溱溱根本来不及抓住。

到底漏落了什么呢?

到底是什么呢?

是什么呢?

溱溱焦急的在屋里走来走去,突然想起来,从自己小时候父亲就最常翻的那本书。

溱溱仔细的翻找,终于在书架中间的抽屉底层找到那本名著。

《罪与罚》

这本书的年份已经很久了,但是看得出是精心保存的,书页已经开始泛黄,因为有人翻看的缘故,书角有些磨损。

溱溱迫不及待的翻开,但失望的是除了扉页的一个名字,和一些读书笔记并没有什么特别。就在她失望的把书放回去的一瞬间,一张照片在书皮的夹层里掉了出来。

溱溱小心翼翼的拾起来,这张合影是黑白的老照片,上面的三个人分别是中年时期的爷爷罗铭,少年时期的爸爸罗铭,还有一个陌生但看起来十分眼熟的青年。

溱溱疑惑的重新将书翻开,扉页上的名字是‘江启盛’。

江启盛?

江启盛,江启盛,好耳熟的名字,到底是谁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冷少夺情,重生娇妻很腹黑”,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