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1章 战王出征

“叶冷,给我打洗脚水。”婉约儿坐在沙发上,冷冷命令。“啊?”正打扫卫生的叶冷一呆,老婆可从来不不给自己碰的。“怎么?不很愿意?”婉约挑眉眉。“很愿意,很愿意!”叶冷忙电话中温婉儿坐在沙发上,冷冷命令。。...

豪门战王

推荐指数:10分

《豪门战王》在线阅读

“叶冷,给我打洗脚水。”

温婉儿坐在沙发上,冷冷命令。

“啊?”

正在扫地的叶冷一呆,老婆可从来不让自己碰的。

“怎么?不乐意?”

温婉挑挑眉。

“乐意,乐意!”

叶冷忙打来热水,蹲在地上,褪下温婉光洁美腿上的丝袜,将一双白嫩玉足放在热水中。

他轻轻按摩,按揉穴道,令温婉浑身舒泰。

见此,叶冷露出一抹笑意。

看来老婆慢慢开始尝试接纳自己了,不然怎么会主动要求跟自己肢体接触。

“祖宅,我要不惜一切代价,拿回来。”

“就算倾家荡产,也绝不妥协!”

温婉斩钉截铁,冷冷挂了电话。

正在帮她擦拭玉足的叶冷,眉头微微皱起。

“老婆,你这是要买什么?跟我说说呗!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他嘿嘿笑着。

“帮忙?你不给我添乱,就已经算烧高香了。”

温婉疲惫的闭上眼,宛若艺术品般蜷缩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叶冷脱下外套,为她盖上。

随即,拨通一个号码。

“叶帅,请指示!”

“查一下,我老婆在买什么祖宅!马上!”

“是!”

对面,着手调查。

作为西北战王,他有着超乎常人想象的情报网。

“是您养父母位于锦城的李氏祖宅。”

“卖家,是参与灭门李氏集团的周家!”

闻言,叶冷勃然大怒,双瞳尽赤!

“屠我血亲、占我祖产,如今,还要卖祖宅,再赚一笔?”

“他们当我西北战王,是泥捏的?”

“叶帅,他们或许知晓了您退役时的承诺,以为您已经屈服。”

叶冷退役时曾言:三年不动武!

“哼!他们只知第一句,却不知二句!”

“而今,三年期满,该收账了!”

叶冷眉目阴寒如霜。

三年不动武,动武屠百人!

血亲之仇,他岂会忘记?

三年不动武,不过为了守护温婉三年,弥补对其亏欠!

如今三年期满,他要报仇雪恨,这是人子之责!不能回避!

“小小周家,何须叶帅出手,我亲提一师,尽屠其门,将其家主之头颅,高挂艳阳楼顶!”

“此事,我需亲力亲为!”

叶冷脱下家庭煮夫的围巾,在衣柜最深处,拿出一件发旧的军装。

虽然已经撕去肩章,可,仍难掩执掌三军的霸气!

他在镜前,整理仪容,极为仔细的将一寸寸灰尘掸尽,又戴上一副纯白手套!

无数次战场杀伐,他有自己的习惯和仪式。

去时,一尘不染;杀时,血染满天;归来,云淡风轻。

杀人如饮酒!

下楼,一辆没牌照的军绿色吉普车,带叶冷直奔祖宅。

此时,祖宅热闹非凡,大宴宾朋。

周家为了将祖宅卖一个好价钱,大造声势,在此举办次子周礼订婚宴。

“羽杭药业,恭贺周公子订婚,送翡翠白菜一颗,价值三十万!”

“南城建筑!恭贺姜小姐大喜,送黄金凤冠,价值五十万!”

“金鸿堂药业,送豪车一辆,价值八十八万!”

一个个巨贾富商,送来豪贵之礼。

周大富身着红色唐装,哈哈大笑,迎送宾客。

次子周礼和儿媳姜蓉,亦穿红色古装礼服,笑容可鞠。

“西北战王叶冷,亲送金丝楠木棺材一口,恭贺周氏大喜!棺材!棺材!升官发财!”

一个如山岳般的大汉,身扛金丝楠木大棺,一步步走来。

他步履沉重,抖落灰尘。

众人见此,鸦雀无声,尽皆倒吸一口凉气。

金丝楠木大棺,何其沉重,这人竟然肩扛身举?

这是何等神力?

嘭!

棺材狠狠砸在地上,青石地板龟裂。

“狗屁西北战王,软蛋怂包,定一个什么三年不动武的规矩!给自己脸上贴金!”

“实则不过惧怕权势,不敢报仇,作缩头乌龟耳!”

周大福冷哼。

“保安!把他们赶出去,实在晦气!”

婚宴送棺材,他自然受不了!

刷!

保安没到。

数十个身穿破旧军服的战士却冲进来,列队两旁,庄严整肃。

咯吱!

军靴踩在一个铝罐饮料瓶上,发出脆响。

叶冷抖起披风,一步步走进祖宅大院。

他眸光冷冷,周身如沐寒芒,令空气都寒彻刺骨。

“战王出征,无关人等退却!否则,尸骨无存!”

扛棺大汉吼道。

声若奔雷炸起,令人心肝具裂!

谁不知西北战王之威名?

虽然沉寂三年,余威犹在!

众人瑟瑟发抖,抱头鼠窜!

瞬间,热闹宴会,只剩下周家人。

“阿虎!”

叶冷淡淡道。

“是!”

扛棺大汉,推开棺材,拿出其中三副遗像。

他粗暴的推开供案果盘,将三幅遗像摆在正中央。

遗像,是叶冷的父母和兄弟。

兄弟年龄跟他相仿,长得憨厚喜人,戴着圆框眼镜。

叶冷点燃香烛,恭敬对遗像行礼。

将细长香烛,插入香炉。

“姜蓉,还记得我的云弟吗?”

他抬眸问道。

“哼!一个肥猪蠢货,记不清了。”

姜蓉冷哼。

“是吗?”

“肥猪蠢货,整整追了你三年,倾尽所有!”

“耗尽李家财力,娶你回家。”

“婚后,更是竭尽所能,努力工作,令李氏企业业绩连连翻倍!”

“可,这么优秀的男人,却被你斥责不解风情!”

“并理直气壮,通奸周礼!”

“被云弟得知,云弟不忍伤你,净身出户,拱手相让千万财富!让你姜蓉,成为远近闻名的名媛!”

“可结果呢?你通风报信,害他全家!”

“跟周礼这个废物一起,令李家陷落!满门尽亡!”

叶冷字字啼血,冷声控诉!

“哼!李氏灭门,可算不到我姜蓉头上,是有大对头灭他!我只是指了指路。”

“至于李氏集团,是李武云自愿给我。”

“我不想要,他哭哭啼啼,跪地磕头求我,让我收下!”

“能赖我?”

姜蓉冷哼。

周礼哈哈大笑,道:“李武云就是贱货,活该去死,怪得了别人!”

“你一个纨绔废物,敢骂我云弟?”

叶冷双眸杀机涌动。

“怎么?骂他怎么了?你敢动我?你无权无钱,只是一个退伍废物,敢动我周家人?”

“周家权势钱财,压也压死你!”

周礼不屑。

叶冷骤然出手,细细长香直接插穿周礼喉管!

噗!

一条极细血线涌出。

周礼跪在地上,双手捂着咽喉,鲜血自指缝蔓延而出。

“叶冷,你敢行凶!你敢杀我儿子!”

周大福嘶吼道。

“你再敢说一个字,我斩你头颅,灭你满门!”

叶冷抽出周礼喉管之上的香,将带血香烛,再次插入香炉中。

咕噜!

周大福吞了吞口水,哪里敢再言一句?

“叶冷,就算你今天杀光周家人,灭杀我姜蓉,又能如何?”

“李家能复兴吗?死了的人,能活过来吗?”

“况且,李氏灭亡之祸,周家确实参与,却并非元凶!”

“你有本事,去找大家族的凶手!不要欺负我们老弱妇孺!”

姜蓉冷哼。

“元凶,自要屠戮,你们也休想苟活。”

叶冷道:“在此之前,归还李氏祖宅以及祖产。”

闻言,周大福二人相视一眼,齐声问:“归还祖产,能否活命?”

“不能!”

叶冷道:“三个月后李氏陷落之忌日,数百颗人头,将装进金丝楠木棺材中。”

“其中,会为二位留下位置!”

“给钱是死,不给钱也是死!”

周大福道:“你是逼我们鱼死网破!”

“叶冷!你未免太嚣张,三个月时间,我周家串联诸多豪族,还灭不了你小小叶冷?”

姜蓉冷喝。

“甚好!任由你串联豪族!省得我一一登门。”

叶冷自信道。

“好!叶冷,你既然托大,也怪不得别人!”

“三个月后,我看是你叶冷为李家陪葬,还是我姜蓉人头落地!”

“爹,咱们走!”

姜蓉一番豪迈,趁机要溜!

“等等!”

叶冷道:“祖宅地契!”

“哼!给你又何妨?”

姜蓉甩下地契,签约产权转让书。

“三个月后,我会让你叶冷,跪地求饶,还我地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豪门战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