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被我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的婆婆,我心里一阵畅快淋漓,不想和他们多做纠缠不休,我从包里摸出了顺道直接打印的离婚协议书递过来了何慕:“签完它,你我相忘于江湖于江湖。”我明白他肯定会我知道他一定会签,我也知道那个贱人的孩子根本就保不住,提着行李和那份被签过的离婚协议书我轻车熟路的上了那辆黑色的奔驰,我将离婚协议书递给男人:“抱歉,让你等久了。”。...

看着被我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婆婆,我心里一阵畅快,不想和他们多做纠缠,我从包里掏出了顺路打印的离婚协议书递给了何慕:“签完它,你我相忘于江湖。”

我知道他一定会签,我也知道那个贱人的孩子根本就保不住,提着行李和那份被签过的离婚协议书我轻车熟路的上了那辆黑色的奔驰,我将离婚协议书递给男人:“抱歉,让你等久了。”

“要不要躲一躲,我想,不出两个小时那女人腹中的孩子就应该彻底离开了吧?”

对上男人那兴味的眼神,我第一次发现有人会这么夸人,我摇了摇头:“不用,我想他应该进不去你家,你说呢?”

“是这样没错。”他认真的想了想,朝着我点了点头,又认真的看着路况。

可能是下班高峰期,路况十分不好,到他家的时候已经一个小时以后了,将行李放置好后,我迫不及待的拿着衣服想去泡个澡,实在是难受的厉害。

我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沁香的玫瑰精油缓缓的弥漫在整个房间,让人心身舒畅。

我拿起浴缸旁边的手机,滑动屏幕,已经六点半了吗?不出意外,最多还有一个小时,就能看到我想要的那一幕,只是可惜了,那些监控设备提前撤了出来。

浴房的门被推开,兆清屿出现在门口,不同于白天的西装革履,他已经换了一套深蓝色的家居服,长长密密的睫毛微垂下来,性感的薄唇微微翘起,好看的我竟然不想将眼睛移开。

他用浴巾将我的身子裹住,我坐在他的怀前,享受着他用轻柔的动作帮我吹头发。

“人家饿了,好想吃饭!”一直为人冷漠的我会和认识一天的人撒娇,这件事在我的字典里第一次出现,我有些心惊,表情却像习以为常。

“我已经叫了外卖,可能要晚一点到。”他的动作没有停下,轻柔的声音让我想到了童话故事里的美人鱼,拨乱我的心弦。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将手里的吹风机放了下去,牵着我的手往楼下走去,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只能跟着。

我还没来的及参观他房间的时候,他已经将我面前的电脑打开,只一眼我就心血澎湃。

白佩佩也就是那个贱人,手捂着肚子在床上来回的打滚,何慕和婆婆手足无措的守在旁边,何家的家庭医生也来了,看样子对她的情况也束手无策。

“满意吗?”兆清屿的唇角微勾,眼神却死死的盯着屏幕里的何慕。

“你是问我对那个贱人失去了孩子满意还是对你给我的惊喜满意。”我扭过头,伸出纤臂环住他的胳膊,眼神迷离的在他耳边轻叹。

不管是为了谁,只要目的达到了不就可以了,我向来不喜欢按部就班,他给了我惊喜,我给他一场服务,应该的。至于内心深处的感觉,我还不想去理会。

就连吃完饭的时候我们都难舍难分,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半夜我被一个噩梦惊了醒来,连接二楼的楼梯被一条长长的血痕从头划到尾。

女人的一头秀发被冷汗浸透,惨白的肌肤像是下一秒就会死掉,双手紧紧的捂着肚子,声嘶力竭:“姐姐救我,姐姐救我。”

我下意识的睁开眼开,望着身边沉睡的男人,我将头往他的胸口蹭了蹭,双臂环住他的腰,好似这样我就能安心一点。

相比于工作我更喜欢当兆清屿的情人,这样我就有无数的时间来做自己的事情,不得不承认他对我很大方,或许他都每一个女人都很大方,不过这个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的任务就是在他厌倦我之前乖乖的跟着他。

“只是,我方式真是羞于启口,原本我想找一些资料多学一下,却被他以能看到别的男人为由拒绝。”第一次见这么矫情的人,我心里却喜欢的不得了,也只能是心里喜欢,我的任务任重道远。

再次见到何慕的时候我正在超市买水果,我特意打了车到他们住的别墅附近这个超市,他能碰到我也是必然。

近日的何慕越发的憔悴,胡子拉碴的不成样子,尽管同床共枕那么久,我心里却一丝波澜都没有。

“苏冉冉,我们谈谈!”不止他的外表憔悴连声音都透出不可名状的疲惫。

“谈什么?”我轻蔑的一笑,将手里的东西放在购物车里。若放在以前,我还会觉得他心疼,现在我只会觉得他恶心。

“佩佩流产了,医生说她再也不能有孩子了。”何慕声音飘飘的,我看不出的他的表情,却知道他想要说什么。

我冷冷得望了他一眼,指了指刚刚被我放在购物车里:“抱歉,我男朋友还在家里等我。”

何慕看着我手里的套,像是被打击到了一般,失魂落魄的朝后退了一步,他的表情还是那么无辜,明明伤害了别人,却让别人都认为被他伤害天经地义。

这种欲擒故纵的小把戏,在现实中多了去了。

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那张被放大了无数遍的脸,我实在觉得今天过来是纯属浪费,我侧过身打算离开,抬头就看到了白佩佩那喷火的眼神。

我冷哼一声,心中怒不可卸,表面却装作动情的样子,踮起脚尖朝着何慕的耳边轻轻一叹:“白佩佩在你后面。”

这个暧昧的动作朝着白佩佩那边的视线看去,就像是我在亲吻他一样。

何慕回头之际白佩佩的巴掌已经迎面而上,我用力的将何慕推开,我躲闪不及就这样生生的接了她一个巴掌,瞬间我的左脸就火辣辣的一片。

看样子应该肿了,我伸出手摸着自己的脸,冷冷的望着白佩佩:“你到底要不要脸,勾引了我老公还不算竟然还敢打人。

趁着她走神,我扬起手又给了她一巴掌,我故意将声音分贝提高,果然已经有不少人朝着这边看来。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腹黑总裁好手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