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慕是我老公的名字,一提及他我心里就一阵痛疼,这时兆清屿忽然把我松绑。忽然的落了空,让我怕极了,我潜意识里环住了他的脖子,避免出现重心不稳再度滑倒。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的落空,让我害怕极了,我潜意识里环住了他的脖子,避免重心不稳再次摔倒。。...

何慕是我老公的名字,一提到他我心里就一阵疼痛,这时兆清屿突然把我放开。

突然的落空,让我害怕极了,我潜意识里环住了他的脖子,避免重心不稳再次摔倒。

不知过了多久,他将我放开。不过我心里竟然没有一丝难过,心里说不出的舒畅,不过为了矜持,我还是装作难过的样子,委屈的趴在他的怀里。

相比于我的狼狈,兆清屿完全可以用衣冠楚楚来形容,除了唯一用到的地方周围有些褶皱外,其余的地方都整洁如初。

我的裙子已经没有办法再穿了,但是他好像没有发现我的求助一般,已经开始低着头处理文件了。

“清屿,我该怎么办?”我心里觉得相当羞耻。

“嗯?”他好像很满意我的乖巧,抬眉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将外套脱了下来递给我:“等下我忙完了带你去买衣服。”

我只能点点头,算是默认,已经有些泛白的关节紧紧的拽着衣服,好让发抖的身子紧紧包裹在里面。

“害怕了?”男人眼神里的玩味让我不自然的将衣服更往里紧了紧,我忐忑不安的看着他,生怕他会叫别人进来,看到自己的这幅样子。

我拿不定主意,该说还怕还是不害怕,只能不做声。不过,片刻之后,他已经将注意力继续转移到了工作之上。

可能怕我等的不耐烦,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平板递给我,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戏谑。

“给你看看,里面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我从他手里接过平板,只一眼,我的心跟着瞳孔都紧紧一缩。

只见画面中,我从监视显示器里看着何慕和那个贱人翻云覆雨,就是因为何慕亲口说的想要孩子。

我并没有继续看下去,我也不想去想眼前的男人怎么会有这个视频,我只觉得满是裂痕的心已经沉入了深海谷底。

就算是我做的又如何,我忍不住嗤笑一声,心里却生出了无限悲哀和苍凉,一步错,步步错,现在的我只想忍不住破罐子破摔。

我冷笑一声,看着兆清屿:“那你现在想如何?”

兆清屿抬头看了我一眼,那目光像是要将我吃了一般:“苏冉冉,你要记住我刚才说的,你要我做我的女人。”

那一刻,我真的觉得他会喝我的血,将我生吞下去,哪怕他才刚刚做过这件事,却只能硬着头皮道:“为什么是我?”

“我的女人要有狠心!”他冷冷的看了我一眼,我只觉得这一眼,连四周的空气都透着冷意,冻的我四肢僵硬。

“好了,我陪你去买衣服。”如果这算是给一个巴掌再给一个甜枣,那么只能说兆清屿做的特别好,因为我真的认栽了。

我被兆清屿毫无顾忌的抱在怀里,遇到的人都恭恭敬敬的叫着总裁,我突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抱着我的这个男人,竟然是星城集团的总裁,不然一个小小的人事部经理岂敢在上班期间如此放肆。

兆清屿,星城集团的总裁,年纪轻轻已经拥有了自己商业帝国,旗下十多家上市公司,几乎各个产业均有触碰,这些我都是从企业的文化背景中看到的,据说这个人的性取向是同性,当然这个是我在某个娱乐八卦周刊中看到的。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娇羞的将头埋在她的怀里,心里却有些雀跃不已,这是不是就叫绝处逢生,上帝关了一扇门一定会给你打开一扇窗,不过上帝未免对我太好了,这扇窗这么大?

“想笑就笑,不用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被他抱到了车上,听到他的打趣,我竟然真的朝着他笑了笑。

换上了新的衣服,是不是就能开始崭新的生活了,我如是想。

一个电话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低头看了眼来电显示是我婆婆的电话,准确的说应该是前婆婆。

我看了眼兆清屿脸上没什么变化,却也不敢接,只好按了挂断,不过那头好像没有放弃的意思,一遍一遍的打着。

终于在电话响了第四遍的时候,兆清屿点了点头,比出了三根手指,我知道可以接,最多三分钟,其实我一分钟也不想。

“回来将你的东西拿走吧!”

她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幸灾乐祸,我知道她一向不喜欢我,不过我倒是也没有料到他们会这么快的将我的东西整理出来。

“陪我回去一趟,他们打电话让我回家拿行李。”我将电话重新放在了包里,表面波澜不惊的同兆清屿商量,我知道他一定会同意我的要求。

回到家的时候,没有想到的是那个那个贱人也在,还有守在她床边嘘寒问暖的何慕跟婆婆。

我心里有些发笑,看来等下应该有一场好戏看了。不过想演戏,也要看我给不给你们机会。

越过何慕的视线我看到了我的行李箱孤零零的伫立在那里,就如 同当初的我孤零零的看着他们男盗女娼。

心里一阵发寒,我冷笑一声,这家人没有人情味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何必置气,既然回来了,属于我的东西拿走就是。

手腕却被人突然抓住,那个贱人从床上下来突然扑通一声就跪到了我的面前。

“冉冉,我怀孕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我和何慕是真心相爱的,求求你,成全我们。”

“怀上了?”我冷冷的看了她一眼:“既然觉得对不起我,那就跪着吧,我什么时候原谅你再起来。”她既然想跪,不成全了她我都觉得对不起我自己。

“苏冉冉,她还怀着孩子。”婆婆冷喝一声,我知道她已经不想再容忍我,不过我也不想在容忍她,忽略掉她的不满,我扭过头笑意盈盈的望着她:“您忘了,她肚子里怀的孩子姓何,和我有任何关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腹黑总裁好手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