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百九十六章:他,什么也不是

本网提供更多了梦晚花落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小傲娇皇子寻找真爱记》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二百九十六章:他,什么也也不是在线阅读。那个自己从遇见便眷恋的温润男子,眼前的人无疑是温柔的,对自己也没有那么残忍。只是看了一眼他真挚诚恳的样子,浅离便收回了目光。仿佛刚刚泛起的波澜并不存在,她的心中一片空白。。...

“忘了他吧,我们本就是夫妻。我会守护你。”这世间她听过最美的情话不过如此,只是可惜终究这句话不是从清尘口中所出。她多想和爱的人终老,当寂寞燎原,嫉妒如草疯长,浅离便知晓生生世世,她爱的人都只有清尘。

那个自己从遇见便眷恋的温润男子,眼前的人无疑是温柔的,对自己也没有那么残忍。只是看了一眼他真挚诚恳的样子,浅离便收回了目光。仿佛刚刚泛起的波澜并不存在,她的心中一片空白。

“有些事情是永远忘不掉的,风景扬,谢谢你爱我。”

她说谢谢,风景扬突然感觉他们之间的距离越发远了。他走不近她的世界,从前是不愿,现在是被她刻意疏离。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风景扬蓦然笑开的弧度,他的唇色染上绯红,带着几丝戏谑和无奈。眼底的深沉掩埋,可不知为何,浅离就是读出了心痛的味道。

他的爱,该有几分真假,却听见她说,“怎么?害怕了。帝姬连在下的表白都不敢回应,又怎么敢说爱魔尊爱的痴心不改。”

果然是风流倜傥的风景扬,能够准确的看出自己的脆弱。蔓延心脉的疼痛几乎窒息,仿佛能感觉撕裂的痛。那些陈伤翻涌而出,这些年的爱似乎都已经卑微。

是了,无人在意,也无人怜悯。她不过是爱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不爱她而已。似乎就是这么简单明了的事情,却一直隐藏在她的内心深处,不敢被任何人提及,一直自欺欺人的隐瞒着。

“我已经回绝过你了,我们只有交易。风景扬你不如去红尘世间,那里才是你寻欢的所在。我不过是你的妻,并不代表什么。”女人恶毒而刻薄的回应回荡在耳边,那男子转身便消失了踪迹。

忍了这么久明白了心意便来告诉她,可她呢,不像任何一个女子那般欢欢喜喜的答应。反而是恶毒的讽刺,什么时候他风景扬看上的人会这样羞辱他。

而他,心底的疼痛仿佛生了根,想一下就会生疼。爱一个人不爱一个人,原来是这般难过。风景扬心想,她到底想要什么呢?

握着酒杯的手紧紧的攥成了拳,酒液就这么流入他的喉间。不知灌了多少酒,他只觉眼前景色幻灭,看的东西都重了影。可还是忍不住难过。

“浅离,你高贵不可亵渎,可你莫非不知。这样的你,他配不上。”

“他配不上……配不上。”

他扯开一丝笑容,分不清来人是谁。就像从前他流连花丛,却从不知谁在他的心间留下了印记。现在好不容易抓住了爱,可那个人不爱他。

她不爱他,一点都不爱。她心心念念的人在魔界,即使给了她那么多的承诺,她也不肯施舍一点信任。

摇摇晃晃的拎了酒,走出这万千红尘,回到风翼族已经分不清时候,只能凭着恍惚的记忆,去找她。他还有一个问题要问她,便不能醉倒在这里。

撑着疲乏酒醉的身子,敲开了她的房门。

“浅离,我回来了。”她开门时他是笑着的,不等她反悔就关上了房门。风景扬看到她冷下来的神色,便不自觉的退后了些。

“其实我是想问,你喜欢他什么?”风景扬笑着道,他的脚步有些踉跄,靠着桌子朝她看了过来。浅离的神色有些复杂纠结。

随即答道,“喜欢他就是喜欢他,哪里有什么分别。”

得到了答案,他似乎安静了些许。浅离看着他的模样,不知在外面喝了多少酒,才弄了满身酒气。他颓废的靠在那里,有些说不出的孤独。

风景扬闭上了眼睛,似乎睡着了,浅离过了许久才走过去,拉着他起身。男人紧紧抓着她的手,不敢有丝毫松开。

浅离无奈,她看着这个人,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真情,只不过如今对她而言,爱已经不再重要了,她曾经爱过一个人,爱的撕心裂肺,她没有勇气再爱另一个人。

她的心,只能是清尘的。从来都不可能更改,也不会有所更改。

半用力气半用法术,总算将地上的风景扬拖到了床上。帮他脱了他的鞋子和袜子,又盖上了被子。浅离就离开了风翼族,她觉得房间里的空气有些令人窒息。

风景扬握着她的手被她用法术弄掉了,瞥了一眼那人还未醒。心底莫名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何,今日风景扬那样说他爱她时,浅离的心就有些不平静。她不知道波澜从何而来,只知道那种感觉让她心烦的不能自持。

现在离开了风景扬的视线,浅离才觉得轻松了许多。魔界,上次的事情不知做的如何,过了这么久还是没有音信。浅离几乎感觉自己可能被骗了,好看的眸子满是杀气。

突然传来的异样,她此刻在海滩上也难免谨慎。这里放眼望去一望无垠,除了一些礁石几乎没有遮挡物。只是刚才没来由的紧张,让浅离觉得心头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会是谁,她的五指并拢,眉梢凛冽。这样近的距离,她几乎没有判断出对方的身份。看上去越发诡异了,她的目光落在四周错落的礁石上,眉头微微一皱。

“何人?”简单的两个字带着凌厉的杀气,却见一人从礁石后走了出来。又是黑纱覆面,这个男人比起风景扬,或许才算得上阴魂不散。

“又是你这藏头露尾之徒,怎么过了这么久,又想说你能和我达成交易?”浅离怒火中烧,她本就心烦不已。眼前的男子一幅看戏的样子,显然刚刚的事情他都在看。

“帝姬息怒,我就一条命。帝姬拥有上古之力,若是想毁尸灭迹,只怕在下也无能为力,只能面对死亡。只不过帝姬难道就不想知道,那魔尊……”

他欲言又止,显然是看准了浅离对魔尊清尘痴心一片,所以故意用魔尊的事情来吊人胃口。浅离冷笑连连,这个人一再的算计自己,利用自己,显然已经让浅离起了杀心。

“帝姬是想要杀人灭口吗?不过这样可不是坦荡的行为。况且就不想知道,我为何来找你。说不定魔尊的消息更能引起你的兴趣。”

魔尊的事的确引起了浅离帝姬的兴趣,更加让她感兴趣的是眼前人的身份。他像是通晓一切,总会在关键时刻出现,而且对神界似乎有着刻骨的仇恨,乐此不疲的做着一些伤害神界的事情。

“其实本帝姬觉得,你,更让我感兴趣。”浅离不急不缓的道,无论如何,她今日是不能动手的,与其如此,不如。

听听他的话,她本也不打算现在除了他。毕竟这个人,用处很大。他的价值决定了他的存活。

“帝姬果然聪慧过人,我们既然能联手一次,就能联手两次,三次,之前的事情帝姬让在下看到了希望。自然以后在下也不会让帝姬失望。”

这个人懂得分寸,也明白见好就收。所以在看到帝姬浅离明显不耐的神色后,“魔尊对婉妺上神宠爱有加,即将举行封妃大典。”

一句话,便破了所有的防线。也同时打碎了风景扬所有的希望。他的浅离,又要动摇了。

风景扬原本是醉了的,只是手边的温度失去以后,他就再难睡得安稳。那个女人还是和从前一样,只是这次她离开,应该是要好好想想他们之间的关系吧。

风景扬决心等她回来,就放下所有的猜疑。可是等了很久,都等不到浅离回去。他的心开始慌了,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害怕失去,所以他连衣服都没有穿好就出了寝宫。往海上去。

却在看着浅离和一个黑衣蒙面人说话的时候停了下来,浅离的情绪太激动。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其实还有第三个人在听着他们二人的对话。

一念之差,谬之千里。

礁石后的人心思越来越沉,原来清尘是她的所有。他看到了浅离剜进掌心的指甲,隐隐有血迹渗出。即使自己刚刚和她表白,她哪怕有一丝的动摇也在此刻荡然无存。

他甚至怀疑,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心。

就这么践踏他的爱,他听见浅离对那个蒙面人道,“我要你去阻止他们的大婚。一定要阻止,不惜一切代价,否则,我要你死。”

浅离凶狠的道,那黑衣人笑了笑,便要转身离开。却听到身后的女子用极为冷漠的语气问他,“那个女人呢?他要娶她便嫁吗?”

“你应该去问她,而不是问我。”

“你让我做的事,我会完成。但你也要清楚,你该做什么。”

黑衣人冷静机械的回答道,浅离抬眸,人已经消失了。

魔尊对婉妺上神宠爱有加,即将举行封妃大典。

她笑了,她的笑或许用死寂来形容再合适不过。那样的苍凉空旷而无助虚弥。风景扬想要走出去质问他,不过是一场婚礼,至于如此颓废。

可他没有出现,他有什么资格质疑。这场婚礼你情我愿之事,而他的妻子,喜欢那场婚礼的新郎。

他,什么也不是。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傲娇皇子寻爱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