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提供更多了梦晚花落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小傲娇皇子寻找真爱记》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二百九十五章在线阅读。这位风翼族少主必定是红尘待的腻了。所以过来寻自己的错处。浅离想到这儿,唇角微微勾起,带着几分清冷。。...

浅离用力的推开风景扬,整理了下稍显凌乱的衣服,她冷冰冰的抬眸看着他,那男子此刻眼神中竟无半分戏谑。如果不是知道他时常流连花街柳巷,只怕是连浅离也要信了他方才不是一时兴起。

这位风翼族少主必定是红尘待的腻了。所以过来寻自己的错处。浅离想到这儿,唇角微微勾起,带着几分清冷。

“夫君怎么这么早便回来了?今日兴致如此好,要和为妻花前月下?”听着女子不咸不淡的嘲弄,风景扬面上全无半分恼意。

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风景扬蓦然笑了起来,他的笑风流不羁,若是寻常女子见了,必定是移不开眼神,可浅离帝姬自然不是旁人。

她阅人无数,眼光自然独到非凡。更何况浅离心中早已有了良人,即使过了这么久。想到那个人,她的心依然会跳动。为了那个人而紊乱的心绪,此刻看在风景扬眼中,竟是又气又喜。

他的眸子蓦然冷了下来,周身的气温降了下来,他在与她亲亲,然而这个女人却是走神了。她的眼神空茫,还带着说不出的忧伤。即使是浅浅的眷恋,他也能看得分明。

风景扬这才伸手掰过她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看着他深邃恍惚跳跃的眸子,浅离的心不觉漏了一拍。她泯了泯唇,不悦的看着眼前突然霸道的男子。

风景扬很少像今日这样失控,先是表白,再是强吻,如今这样迷离爱恋的神情,让她不禁怀疑风景扬的话有几分真假。

摇了摇头拂去混乱的思绪,浅离摆脱了风景扬的禁锢。他今日并未饮酒,可却醉的厉害。

“风少主莫非忘了,我们的婚约本就是一笔交易,你情我愿之事,既然已经定了约定,又怎么可以反悔。”

风景扬无奈叹息,他看上的女子,还真的是残忍无情。当初天宫匆匆一见,她那高傲的性子,不由让他厌烦。骨子里的张扬,这位世家公子自然很难将她作为自己今后一生的托付。

倒是初见婉妺的旖旎情思,在那副美貌的蛊惑下,险些乱了分寸。直到现在面对浅离说出自己所有的爱慕,风景扬才明白,自己对婉妺的感觉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误会。

眼前的女子纵然心思缜密,步步为营,可她真实在自己身边的这些时日,倒让他发现很多特别之处。浅离不同于其他女子,她的爱是专一执着高贵的。

即使她喜欢的人不爱她,她也会愿意倾尽全力守护。这样的执着,第一次让他对一个女人产生了钦佩之情。

娶她回来时,风景扬尚未明确自己的心意,一次又一次的算计,交易,威胁。让他知道这个女人并非等闲。她能利用一个人,便能放弃一个人。她的棋局关于爱,只是囚禁了她自己,不知不觉也囚禁了他。

现在再看她那般骄傲的样子,风景扬不禁有些笑了。他的眸光温柔了许多,声音是极好听的。只是浅离不懂,为何他会选择这样的日子告白。

只听他说,“既然是约定,自然就要遵守,只是我们既然已经结成夫妻,那约定并未说过,我风景扬不可以爱上浅离帝姬,是也不是?”

听到他的问话,浅离心头火起,她掌心凝聚上古之力,顿时飞沙走石,电闪雷鸣。这才不过是上古之力的残余力量,浅离气昏了头。

那风景扬却丝毫没有罢休的意思,反倒是蹭了过来,举手求饶,“帝姬息怒,不过就是告个白而已,不至于弄得刀光剑影的。你有上古之力,岂不是恃强凌弱。”

说的是舌灿莲花,浅离倒是收了上古之力,淡淡看着风景扬,他今日穿的不比往日招摇,规规矩矩的靛蓝色飞鱼服,倒也很是相配。若是论颜值,这风景扬在四界之内也是能名列前茅了。

只不过是名声在外,臭名昭著罢了,都说风翼族小公子风流浪荡,桃花如流水,向来是见一爱一。浅离收了上古之力,揉了揉眉心,只觉得有些头疼。

风景扬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到底意欲何为,尚且百思不得其解。如今这宫中表白之事若是传出,夫妻不和,夫君风流。传出去有损的还是自己的名声。

浅离纠结了许久,这才认命的接过风景扬为她精心准备的礼物,竟然是她求了许久的鲛珠。古书有云:鲛人有泪,是为鲛珠。这鲛珠是爱情的结晶,更是世间至美的灵物。

百闻不如一见,确实是世间好物。风景扬见她喜欢,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看她的神情,必然不肯现在就接受自己。

“离儿,你既然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就必定会保你此生免受流离苦。我会对你好的,从前是我荒唐任性,不知珍惜。如今我愿迷途知返,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不得不说,这风景扬作为风翼族少主,果然不愧是四海八荒第一风流才子,情话果然悦耳动听,浅离心头一阵悸动。猝不及防的想起某人,也是这般温润的样子。

只是没有他这般风流。浅离的神色又黯淡了下去,察觉到美人的变化。风景扬垂在身侧的手轻轻抬起,感觉到他小心翼翼轻柔的动作。似乎不只是被他按摩的太阳穴那般舒服,身心也舒缓了不少。

他有很多话想告诉她,风景扬正要开口,瞥见她歪向一边的小动作,便知她已熟睡。其实女子,外表越是冷淡,内心便越渴望温暖。

他惊讶于她的执着,也被她的执着所打动,可是那个人在她心底至高无上,风景扬不禁有些忧虑,是否自己真的可以取代,成为她的心上人。

一开始的不屑厌烦转化为爱意,风景扬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什么都不会介意,看她睡梦中依旧不怎么开心的面容,他大着胆子俯身上去亲吻她微皱的眉头。

浅离,我也曾想执你之手,与你偕老。风景扬在心中默默发誓。他外出的时间越来越少,风翼族的事务繁多,但他总会抽出时间去陪她吃饭,聊天。

浅离从前住在离恨天,喜欢听风声的乐音。他便想了主意,在风翼族的溪旁也安置上风铃,这样她若是心烦了,便听一听风铃的声音。

“你不用对我好,我们之间只是约定,与其浪费时间,不如你帮我杀了她。”浅离不冷不热的道,她还是如往常一般公事公办的口气。

他所做的一切都像是徒劳,偶尔她会站在一个地方眺望远方,整日的出神,风景扬只觉得那颗心在一点一点的密密麻麻的疼痛,疼的他喘不过气来。

开始以为只不过是玩笑,他以为可以像他从前的那些露水情缘一般淡忘。可这次他错了,他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一个不爱自己的残忍的冷漠的女人。

爱情这种事情,想想也真是奇妙。他从前对她的讨厌,现在都变成了言听计从。

“想让我帮你杀人?那么就不如等价交换。”风景扬沉吟道,他冷峻的脸微微侧起,菲薄的唇染着似有若无的笑意。她看着这样的他,突然想到一个词,叫做极致的魅惑。

“如何交换?”浅离漫不经心的问道,她侧过视线,忽略刚刚被挑起的滚烫的温度。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在意他的神情。

“你猜呢?”风景扬笑了笑,他望着她的样子。深情脉脉,似乎在欣赏一件艺术品,格外的专注。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换个方式来谈这笔交易。比如说,风翼族好像刚刚恢复元气,如果这个时候……。”

浅离适可而止的终止了后面的内容,她似乎笃定了风景扬会猜到她的意思。所以还有闲心慢悠悠的品尝糕点。

一闪而逝的阴鹜神情过后,风景扬抬眸,恢复干净澄澈风流的模样。他随手拿过一旁的糕点,慢慢的品尝。

并不急于回复,反倒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非要等一个永远不可能爱你的人呢?”

浅离的动作有些迟疑,她淡淡的笑了笑,“这个问题不应该问你吗?为什么风流少主突然开始专情,似乎你最清楚,我爱的是谁?”

他的情绪又低落了几分,神色变换了许久,才敢与她对视,她永远知道怎样说话可以激怒他。“或许因为我们是同类,所以答案也相似。我的夫人,你觉得如何?”

他的夫人,浅离一时没有明白风景扬的意思,突然想到她已经嫁给他很久了,不在乎的笑了起来,不知道魔界的清尘,此时此刻在念着谁,想着谁,又在做些什么。

风景扬突兀的看见女子面上少有的讽刺和嘲弄,只觉得心如刀绞,似乎感同身受一般,明明,他不过是刚刚才爱上她,怎么会那么痛。

他们之间的爱,还真是复杂。浅离喜欢的人,应该是如今魔界的魔尊,那个曾经的神界酒仙清尘吧。听闻浅离追了那个人几千年,可还是未别人做了嫁衣。

纵然,她已嫁,他未娶。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傲娇皇子寻爱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