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百九十四章:风景扬的表白

本网提供更多了梦晚花落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小傲娇皇子寻找真爱记》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二百九十四章:风景扬的告白在线阅读。“魔尊的思维,哪里是我能理解的。说不定他想旧情复燃呢?”。...

“你说,他为什么要囚禁阿妺。”囚战很自然的将问题抛给了一边的忘尘,而忘尘此刻正一脸愤恨的看着他。

“魔尊的思维,哪里是我能理解的。说不定他想旧情复燃呢?”

囚战面色冷然,显然不想再搭理他。自己则垂下了好看的眸子,正看着什么微微出神。忘尘走近了些,这才发现他看着的竟然是玉骨剑的剑柄。

大概又是在睹物思人了。玉骨剑和明霁剑,本就是双剑。此时只剩玉骨剑,而明霁剑则不知下落。不对不是不知下落,而是沦落魔族。

婉妺在的时候每日都是晴天,如今婉妺不在,遭殃的好像就变成了自己。忘尘悲惨的发现了现实,不过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依囚战的性子,能够得一知己,实在世所罕见。

忘尘突然觉得心理平衡了些,说话自然也就口无遮拦。“心疼她了?不过婉妺上神修为不低,况且足智多谋。这样伶俐的存在,自然不会肯在魔尊那里吃亏。”

听出了不屑的感觉,冷冽的眸光不紧不慢的跟随着某人的视线,四周一片寒凉。忘尘知道玩笑开的有些过了,连忙出声澄清。

“不过是开个玩笑,我自然知道你的心意。只是若东窗事发,你还有把握让她不离开?”

忘尘担忧道,对面人的神色依旧,不冷不热,只是他攥着杯子的手骨节分明,待到囚战走后,他这才敢伸手触碰那杯子。已然化为澧粉。

不禁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珠,囚战是真的生气了,只是他们这对有情人,情路从来坎坷。忘尘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幸好自己向来恪守本分,从来不贪恋红玉软香。

静室里照进几缕阳光,仍是难以掩盖他周身的孤寂。站在窗前的人眸光冷淡,即使是那双女人般的纤纤玉手,此刻也有些瘦弱的不成样子。

他的神情看上去渺远而悲凉,全身浸透冷气。有多久没有想起那个人了,怎么突然想起那些点滴,竟觉得有些受不住了。

唇角扯开一丝笑意,对着那窗外的桃花。曾几何时他临窗而立,那女子笑容娇俏明艳如昨。她说,“囚战你若是喜欢桃花,我便去偷了花间主人的桃林送你。”

那时他说:“偷?花间主人的桃林最是宝贝,哪里能容得下你偷来愉悦他人。”

“不过是愉悦美人,他应该庆幸才是。哪里会怪我?”宵明挽着他的胳膊不满道,“我这样看你,竟连桃花都看不下去了。你明明是男子,为何我看上去,却是世间万物都比不上你分毫。”

这情话缠绵,世间也便只有她一人敢如此表白。偏偏他还很受用,想到如今,蓦然冷了下来。没有那个娇俏可人的宵明神女,更没有如今这个袖手江山的婉妺上神。

明明是同一人,截然不同的气质。可相似的,无非是自己依旧无可自拔的爱。或许这便是骨子里的印记,再也不可能磨灭或消亡。除非,他不存世间。

忘尘无意间回眸,撞上他冰凉极致的眸,心底蓦然冰冷。

“镜界的人已经离开了,赤霞神君好像并未有什么动作。”暗卫来禀报的时候,囚战方才醒来,神色莫名。

他挥手让人退了下去,揉了揉眉心,望着空荡荡的囚战殿,心底的空茫让他几乎窒息。那是怎样的荒凉,连他也无法描述的空虚。

他的爱,他的执着。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望着窗外那缕粉嫩,神色又变得有些柔软,他不禁走出庭院。去到那片木槿花丛。看着柔韧而蓬勃的生命,心中有些不一样的情绪流转。

“你最近看上去心事重重的样子。是在担忧吗?”忘尘不安的问,极渊的动静不可避免,只怕到时五界纷乱,就连囚战也难以承诺保全任何人。

“你明知道我在想什么,何必又多此一举。我先去战部了解情况,你若是闲了,去一趟朱雀殿吧。”

囚战离开了殿中,他的伤好的差不多了。轩辕鼎的清气助他成功炼化魔气,反倒使他的修为更加精纯,再登新峰。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复原的消息,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过了这么久,他几乎要忘了。在神界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暗中操控,不知在算计着怎样的阴谋。

小心驶得万年船。

深蓝色的海水拍打着礁石,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不见停歇。女子穿着剪裁得宜的蓝色霓裳,她的青丝散落,虽然没有那种弱柳扶风的婉约,偏又多了几分矜雅。

近了才发觉,这不是风翼族的少夫人浅离帝姬。

“帝姬今日怎么没有去魔界,我听闻往常这个时辰帝姬都会准时出现在魔界后山。似乎在等人。”风景扬伸手将她从礁石上拉起,浅离自然的搭上了他的肩。

“不知道夫君哪里来的消息,连我也险些被骗了。浅离不过最近喜欢荒木泽的晨曦,那里刚好靠近魔界。倒是让夫君误会了。”

浅离浅浅一笑,拉着人的手进入了风翼族的寝殿。

“夫君已经好几日不曾来看过浅离,可是有要事。浅离知道夫君日夜操劳,所以这才特意给夫君带了些调理的药材。”

只见浅离素手一挥,那些东西便出现在了风翼族的寝殿水晶琉璃桌上。药香缭绕,灵气四溢。风景扬笑着伸手查看。

“这些药名贵倒是名贵,只是可惜要被我这人糟蹋了。”风景扬突然叹息,头也不回的进了内殿。浅离的神色又恢复了淡漠疏离的样子,算起来她嫁进来也有不少时日。除了新婚之夜,风景扬再没有碰过她。

“自然不会糟蹋,夫君能够食用,是这些药材的荣幸。”浅离贤良淑德的样子,看在某人眼中,倒是分外刺眼。

话一出口,便再无收回的可能。浅离后知后觉的发现异样,见风景扬眸子里的深邃的寒意,心头不禁跳了一下。

说起来,风景扬虽然纨绔放浪形骸,但是相貌也是仪表堂堂。虽比不得清尘儒雅俊秀,也是别有一番风流。

“是吗?我食用是荣幸。”风景扬很自觉的断章取义,在浅离耳边吐气如兰。他笑着,眼底却没有半分笑意。

这个女人如今是他的妻子,可他们之间的距离那么远。风景扬压下心底的烦躁,看着女子的面庞,故意挑逗。

“自然,”发觉了风景扬的意图,浅离倒是也不曾慌乱。他们二人是夫妻,天地为证,司命为媒,自然是命定的姻缘。

只可惜露水姻缘,终究是红尘里又多了两个痴心人。总有人愿意去尝试爱情的禁果,可最后遍体鳞伤,却又不知如何去抚平这些曾经的伤。

从第一次在天宫看见这个女子,他不可否认她长得超凡脱俗,虽然算不得最美,却也是个美人胚子。

自然不难看出帝姬心有所属,况且这五界之中。帝姬浅离的爱而不得几乎人尽皆知。都道可惜了这段情缘,她的心上早已经住了一个人,自然挤不下别人。

风景扬开始并不在意,毕竟他当初在神界一见倾心的白月光是婉妺上神。那样的姿色,一颦一笑都能让人如痴如狂。不过他纵横情场,自然明白一个人若是爱另一个人,又该是怎样的光景。

他选择了埋藏,世人知他风流,那他便风流。风翼族百废待兴,唯一的办法就是联姻,所以他娶了神族的帝姬浅离,虽然这个女人对他从来也不曾有过好感。

意外的是结婚之后两人相处越发多了,才发现原来风景扬也有他的可取之处,隐忍内敛厚积薄发,才能一飞冲天。

谁又会知道,她为另一个人担惊受怕的时候,有人会在心头细细密密的疼痛。有句话叫日久生情,只是风景扬发现,原来有女子不受蛊惑。

除了婉妺上神,便是眼前的帝姬浅离,他唯一的妻子。

听到她的借口,风景扬自己也未曾发觉,他会前所未有的生气,眸光一变再变,喉结滚动压抑下心底的暴怒。

“从明天起不准你再离开风翼族。”风景扬面无表情的道,浅离诧异的看向他,又淡定的坐了下来。

“我是帝姬,这世间还没有人可以限制我的去开来。”浅离悠悠开口,想着近日听闻的关于魔界。

那个人爱的是婉妺上神,而魔界囚禁婉妺已经人尽皆知。她上次不过用了些手段,似乎无意间促成了婉妺和清尘的朝夕相处。

为什么,所有人看到的永远都只有婉妺呢。就连风景扬,第一个喜欢的也是婉妺。那个女人,不过是长得好看些罢了。

虽然,并非是一般的好看。

“你也是我风景扬唯一的妻子。”风景扬看着她,浓墨话不开的眸子点燃星辰。

“浅离,我爱你,所以从今以后都不要再离开我。我们好好在一起一辈子可好?”

这是第一次从风景扬口中听到表白,浅离的意识下意识的被剥夺了。他的吻辗转缠绵,原来被人表白是这样的感觉。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傲娇皇子寻爱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