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百九十二章:醉了,心就不会疼

本网提供更多了梦晚花落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小傲娇皇子寻找真爱记》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二百九十二章:醉了,心就会疼在线阅读。婉妺的神色淡然,平静的像是没有波澜。她端起一旁的酒盏,细细的匝了一口。无辜的看着眼前几乎盛怒的人,似笑非笑的眼神刺的他生疼。。...

"清尘,你一直在说喜欢我。可你真的明白喜欢是什么吗?这么长时间的囚禁,难道还不够你看清楚我们之间的关系吗?"

婉妺的神色淡然,平静的像是没有波澜。她端起一旁的酒盏,细细的匝了一口。无辜的看着眼前几乎盛怒的人,似笑非笑的眼神刺的他生疼。

清尘看着方才好端端的人此刻突然薄凉的神色,自嘲的笑了笑,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将婉妺禁锢在自己怀中,他低头去亲她的眉心,温热的气息流连耳畔。

带着冷厉暴躁的眸子,气息微微有些急促。婉妺看着他,眸中浮现怒意,忽而平静了下来,只剩一坛清水。

"强迫是最无用的方式,清尘哥哥,这么久了,你难道忘了当初用尽手段拆散我和他。也依旧割不断我和他的情缘。"

婉妺的面容很平静,她的声音像是空谷黄鹂,格外的好听。说出的话却是分外的残忍,当初的手段,呵。

清尘的眸光骤然暗沉,神色不明的看着自己怀中的女子,她是那样明艳,即使在阴暗的魔界,也依旧璀璨如星辰。那双看透世事的眼睛,无疑让他感到厌烦。

"你居然还愿意叫我一声清尘哥哥,"男人的眸中有惊喜,神色也平静了许多,婉妺侧过身子不和他对视,轻巧的摆脱他的禁锢。

站在离他不远不近的地方,好整以暇的看着如今已经身为魔尊的他。那些过去始终只能是过去,他们现在的关系不过更好。所以也无法再留恋。

婉妺无奈的笑了笑,"不过是出于礼貌,毕竟我叫了你一千多年的清尘哥哥,一时还难以改口。不过习惯是可以改的,至于魔尊的算计。婉妺不想参与,也不屑参与,"

这般云淡风轻与世无争的模样成功惹怒了眼前的人,他费尽心机不过是因为爱她,想给她一生一世,哪怕生生世世。可是如今她就在身边,即使他此刻能够将她抱在怀中,也不能感受到她的温度。

她的心,是冷的吗?

"我身不由己,妺儿又何必怪我。"他无奈的笑了笑,带着些许沧桑和伤感。婉妺心中有些酸涩,她看着这样的魔尊清尘,恍惚想起那个酒仙和木槿花仙在一起酿酒的日子,何其的安然。

"妺儿你知道吗?离开你我只会痛不欲生,你是我的。凡间那一次是我对不起你,可你又怎能刻骨铭心的爱上别的人。"

婉妺不由笑了起来,清尘的语气倒像是她负了他一般,两情相悦何来对错,他一个人的执着凭什么要让两个人来承担。

"我记得魔尊是潇洒自如的性子,不喜欢束缚,那婉妺也是如此。从来就没有我为什么会爱上别人这个问题,两个人相遇相知相爱不过是水到渠成。你我本就是兄妹之谊,何必为难我到如今?"

婉妺的质问让魔尊的神色更加阴鹜了。看着清尘面色起伏不定,气息不稳的样子,婉妺默默的退后一步,安静的坐在一旁,她在反抗。

清尘勉强忍下涌上来心头的怒气,看着女子淡定如初的样子,竟然不知该如何反驳。她振振有词,偏偏似乎错的那个人的确是自己。

"除去情感,你若是不想做魔尊夫人便不做。但答应本尊的承诺就要做到,被本尊抓到你的把柄,你便永生永世都别想出这断罪崖。"

清尘恶狠狠的道,他离开了断罪崖,不知去了何处。婉妺心思稳了些,望着远去的背影,眉间浮现一缕忧伤。

她本不愿这样伤害他,可有些时候,长痛不如短痛。

魔界果真守卫严密,清尘诡异的功法引起了她的注意。只是在魔界终日有人守着,她也打探不到什么消息,百无聊赖。这幅身子又好好坏坏的反复,折腾下来人都瘦了一圈。

倒是那个帝姬,趁着囚战与清尘缠斗,伤了自己。还有另外一股灵力的闯入,那个人的攻击无疑是致命的。只是婉妺并不能判断动手的人到底是谁。

清尘被气走,这里一时半会还算安全。此处名为断罪崖,断世间之罪。倒是好大的口气,近日她昏昏沉沉的,依稀觉得这断罪崖她似乎曾经来过。

只是印象不清晰,那些梦境辗转,醒来却又不见了踪迹。不知不觉又有些困了,她竟倚着石台睡着了。

魔尊回来时带了满身的戾气与酒气,左右珈蓝前来搀扶,被他强行甩开后,就没有人敢上前。眼睁睁看着他摇摇晃晃的踩上了断罪崖,上到最高处的洞穴。

婉妺还在睡中,眉头紧锁着。似乎遇到了什么解不开的结,她的神情看上去很不好,有些说不出的苍白,清尘轻轻的走到她面前,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她盖着。

清尘小心的不想吵醒她,看着她的眉目唇角微微翘起笑意。可是想到她的话,两个人相遇相知相爱本就是水到渠成,他们之间不过是兄妹之谊。

眸光乍然冷冽,翻滚出说不出的情绪。室内的气压突然降低,清尘黑着一张脸。俯身看着她明媚的样子,低低的亲了下去。

婉妺下意识的睁开眼,躲了过去。浓郁的酒气弥漫在空气中,清尘斜睨着她,勾起似有若无的笑意。"既然你不想好好呆在这里,不如我们水到渠成。跳过中间的过程,或许会更自在。"

清尘说着便朝婉妺走近了些,他的气息不断的加重,婉妺心中不免泛出悲凉之感,所有的事情都已经物是人非,那一点情谊也被践踏的不剩分毫。

如今,真的要就此断了吗?

"清尘你冷静些,你喝多了。"婉妺嫌弃的道,他素来是不醉的,除非他自己想醉。婉妺知道白日里的话有些伤了他的自尊心。

可他们本就毫无可能,一个人的一厢情愿,也只能是一厢情愿。

望着清尘危险的样子,婉妺缓缓定下心神,她淡然的开口,"你去休息吧,我去给你煮醒酒汤。"

清尘依旧站在门口,不让她离开,甚至伸手去拉她,婉妺仗着灵活躲了过去,耐着性子安慰,"清尘,乖,我去煮醒酒汤。我会遵守我的承诺,但你,也不能肆意妄为。"

肆意妄为四个字让男子笑出了声,他无论如何也得不到她的心,换来的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防备。他们之间的隔阂,从她下凡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是他自己自欺欺人。

"妺儿。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他痛苦的呢喃着,身子因为站不稳而有些踉跄。婉妺还是伸手扶住了他,拉着人到了床边。

那人乖巧安静的躺了上去,婉妺转身,被他紧紧握住的手又拉了回去。"陪我。"

听着清尘理所当然的两个字,婉妺只觉得头痛。她为什么要留在魔界,留在这里,倒像是引狼入室。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将他的手撤了出去。

"清尘,我去给你煮醒酒汤,不要再闹了。"

醉酒的人似乎听懂了,没有再乱动,任由婉妺走了出去,他的眸子突然睁开,原来只有这样。才能对自己耐心一点点吗?

微不可闻的忧伤流露,他看着空荡荡的房间,这里还留有她的气息。

不过只要她还在魔界,早晚会成为魔尊的新娘。婉妺回来的时候清尘已经睡熟,他睡着的样子很乖很安静。

把醒酒汤放在一边,无可抑制的思念突然喷涌而出,今夜的星空依旧很美,很孤独。也不知他在神界在做什么,是否也在想念自己。

阿战,我想你了。

云天之上的囚战殿,他的心突然一痛。囚战么目光蓦然透过云层深处,望着魔界的方向,久久没有移开半分。

"想你的媳妇儿了?"忘尘好死不死的说了一句,囚战一个眼刀子飞了过去,忘尘识相的闭了嘴。

阿妺,很快,我就带你回家。

魔界的断罪崖上,女子站在崖边静静地伫立着。她的脸上未施脂粉,依然可见面容姣好。带着几分薄凉的神色,愈发显得冷艳。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有一双目光就这么一直注视着她,灼热,专注,还有些说不清的落寞。清尘心底的伤痛一点一点的撕裂,他想,这个女人心中念着的,必定不是他。

婉妺站了许久,觉得有些冷了方才回去,看见醒着的清尘,倒也不诧异。仍旧是安安静静的。

"醒酒汤在桌子上,喝了吧。"

"你亲手做的?"清尘看向那碗醒酒汤,略有期待的问道。

"是,"女子的回答依旧简短。

"好。"清尘应了下来,端起醒酒汤一饮而尽。心中莫名有些甜甜的,或许是因为心情好的缘故,他看婉妺的神情柔和了许多。

"今晚我喝多了,我先回去了。"清尘起身离开,后面的人还是冷冰冰的。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话。

似乎还是自作多情,清尘想道,他冷冰冰的开口,"我本来想借醉轻薄你,现在后悔了,本尊还是太仁慈了。"

婉妺依旧没有搭理他,如今连斗嘴都不屑了吗?那又为何要给他醒酒汤呢,不如醉着,心就不会疼。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傲娇皇子寻爱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