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提供更多了梦晚花落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小傲娇皇子寻找真爱记》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二百九十一章:不甘心在线阅读。囚战心头越发烦躁,酒喝的也越发急了。他不由开口,"忘尘,她的伤到底如何了?"。...

忘尘抿了抿唇,没有接话,看着囚战如今半醉的子,知道他心中还想着婉妺上神,不由眉头都跟着皱了起来。他饮了一口酒,沉默在两人之间氤氲。

囚战心头越发烦躁,酒喝的也越发急了。他不由开口,"忘尘,她的伤到底如何了?"

听着囚战焦急的声音。忘尘倒是不急不慢的回了一句,他的眉梢上扬,明显是有了怒意,说出的话也越发难听。

"囚战伐主也是杀伐果决之人,生死有命应该不用忘尘提醒,况且就算当初你曾经刻骨铭心的爱过那个女子,并且让天帝赐婚,也不能改变她如今在魔界被囚禁的局面。"忘尘笑了笑,带着刻意的薄凉。

"婉妺上神只是女子,囚战伐主征伐四界,真的要为一女子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吗。就算你退让,你又要把神界置于何地。这些囚战伐主可曾真的想清楚。如何给神界答复。神魔之战一触即发,伐主又何必为了这个女子乱了分寸。"

听见忘尘的话,男子的神色有些恍惚,带了几分自嘲和讥讽,几分醉色倒映眸中,分不清是月色抑或是神伤。他有着冷峻的眉目,薄薄的唇色带着几分苍白。

缓缓的开口,抵不过风的萧瑟。"忘尘,你分明最懂我,又何必要伤我。她我已经错过一次了,不可能再错过第二次。你知道我不可能就这么放她在魔界自生自灭。"

忘尘冷笑的声音响起,他的眼神带着几分算计。杯中的酒已空,他续了一杯酒,看着琥珀般的光泽倒映容颜。沉默着道,"那些宿命的东西,一次,两次,三次,你永远也无法改变结局。何必又要让自己遍体鳞伤的承受苦果,你明明是最洒脱的。"

囚战斟酌了几分话意,无奈的摇头,他怎么能想着,就这么放弃。他还从未败过,神界万年来的战场上,他永远是他们的胜利。只要有他在,多艰难绝望的局面,也能云淡风轻。

如今不过是情关,哪里有那么难以捉摸。清尘喜欢婉妺,他很早就知道,可他更喜欢,他爱的人,就不会成为别人的妻。哪怕他们朝夕相处,他也相信自己的妻会等着他来救。

倒是婉妺伤势反复,出乎意料,那次虽然伤的重了一些,可是集合他们四人之力有所压制,再加魔界巫医诊治,早该药到病除才是。又哪里会反复。

当日的伤他查过,不会很严重才是,囚战心头担忧,忍不住起身,便要离开神界。忘尘抬眸一笑,他明显有些醉了,说出的话倒是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囚战伐主如此行事,若是他们红颜祸水,到时天罚,只怕就算是你的妻,也比不过天罚。天帝软弱,最是堵不过悠悠众口。

囚战无奈叹息,如今也只有借酒浇愁,才能填补无数个夜晚空虚的思念。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久到他的一颗心逐渐冰冷。想到她的时候会一点一点的折磨他的心。仿佛针扎一般。

思念入了骨,往往才是穿肠的毒药。

"也是,她那么机灵,迟早也会回到我身边,我倒是不必那么着急,只是她的伤势,你回头去寻药仙,让他给配药你偷偷送过去。"

囚战吩咐道,忘尘的神色已经变了,去魔界还不如在神界自在。况且现在的极渊摇摇欲坠,他才不要为他们的爱情在这里浪费时间。

"囚战伐主要是当真想念,还是饮酒思人的好,本仙君恕不奉陪。我还有些事情要做,先行告辞。"忘尘拎着酒离开,囚战只能将剩下的酒饮尽。

心底火烧火燎的痛,他只觉额头有细密的汗水落下,原来想念一个人,会是白天黑夜蚀骨的痛。不知道阿妺要几时才能回来,她喜欢的风景,摆设,还有木槿花,星辰都已经备好。只是少了她,这囚战殿便了无生趣。

"伐主,今日有魔界的人前来。你可要见见,听说魔界想要与神族联姻,魔族公主对伐主倾慕已久,请求赐婚。"跟在囚战身边的神君笑道。

"清尘最近越发荒唐了,你去告诉魔君。囚战殿已经有了女主人,他若是还想当魔尊,就不要再做这样的荒唐事。不然本尊不保证能够不去拆了魔界。"

跟在囚战伐主身边的小神仙很快就去回禀了天帝,天帝面色微微有些不好,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回绝了魔界的联姻,只说囚战伐主心有所属。

清尘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和婉妺采集花蜜,他听了随从的耳语,不由神色又冷了几分。囚战伐主向来不给任何人面子,看来传言果然还是有可信之处。

"妺儿,今日的花蜜可是够用了?这曼殊沙华花蜜虽然是极好,可若是量多了,倒是有迷幻之效。"清尘将刚刚采集的花蜜装入瓶中,看着一旁素色衣衫的女子。

他是看上去有几分温柔,几分风流的男子,这样的人不至于太过柔弱,却也不会很是刚毅。婉妺看着他的目光,便很难将他和杀人如麻的魔尊混为一谈,

一个翩翩公子,一个地狱阎罗。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偏偏又是同样身为魔界的最高统治者,要将这些融合的完美无瑕,倒是颇为难度。

婉妺住在魔界的这些时日,看到的魔尊都是温柔,清淡的。他的神情柔和,说话也是带着几分轻柔的语气。如果要用一种比喻的话,或者他更像是风。

温柔时翩翩如玉,凛冽时寒风入骨。

"今日的花蜜够了,我今日要做糕点,不知魔尊可否要一起?还是魔尊嫌弃糕点太过简单,配不上魔尊的身份。"婉妺笑着道。

她看上去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并非是柔弱动人,而是像极了木槿花,多了几分坚毅。非是柔软的一推就倒,反倒是多了几分个性的张扬。

清尘看着她认真做糕点的样子,像极了画上的丹青。原来,这样的他,倒是比酿酒时更加可爱几分。

"清尘,你将我困在魔界。到底有何目的?而且我觉得我倒不像囚徒,像是这里的客人。你就不怕我有一日跑了,带着神界的人来围攻魔界?"

婉妺像是在开玩笑,又像是认真的说道。她的身体又好转了许多,总是反反复复。前段时间还单薄的风一吹就倒,现在又可以出去随意的玩耍。

甚至偶尔使用灵力幻化,也是无妨。清尘听见她的话,心头微不可闻的划开一道伤痕。原来过了这么久,她还是会想着离开吗?

是不是她从来就是把自己当做客人,而不是这魔界的主人。客人总是要离开,而主人拥有一切。他们从来都不是在一起的。清尘心底突然多了一些嫉妒的心思。

"妺儿,你说,你的清尘哥哥要是不做魔尊,你是不是会爱上他?毕竟你曾经说,你的清尘哥哥是对你最好的人,在遇到那个人之前。"

清尘魔尊此时幼稚的像个孩子,婉妺听他这番话,竟是感受到了磅礴的醋意。原来他还是觉得自己比不上囚战伐主,可是爱情这种东西。本来也就是不受控制的。

爱一个人,便会十倍百倍的对他好。在意他喜欢他拥有他爱上他,心心念念的也只有他,即使有一个人对自己的爱超过了他。也只是会感激,却不会回报相同的爱。

"清尘,你一直固执的留我在魔界,是不是觉得我会日久生情?从而喜欢上你。"婉妺像是在说一个存在已久的事实,她的语调听起来没有任何的波澜起伏。很平静很淡然,似乎一开始便是这样的结果。

清尘原本在品尝她新做的糕点,听到她的话放下了手中的糕点。缓缓转身看着她轻轻的笑了起来。他的眼神很专注,眼中也只有她明媚的光影。

温柔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懒散,还有几丝不易察觉的忧伤和悲凉,搅得她心头一窒。

"妺儿,我对你不好吗?还是魔界的人对你不好。为什么你突然会问这样的问题,你爱他,所以就不能容忍和我多呆一刻吗?我不过是要你陪我完成你的承诺。"

清尘一字一句的认真,他的面色有些苍白,语调平稳。看上去有些阴鹜的神色被刻意遮掩,他的手握得很紧,像是用了极大的力气保持平静。

婉妺抬起头,她的眸子像是坠入了星光,看上去比星辰还要闪亮。只是简单的几句话,几个动作,清尘便觉得他的心神恍惚不定,为她沉迷。

"阿妺,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所以我才舍不得离开你,要让你承诺一生一世和我在一起。虽然囚禁的方式对于你来说可能有些残忍和难以接受,不过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在意的。"

清尘的影子被月光拉的很长,他看上去就像是月色,带着薄凉,沉默着悲伤。婉妺几乎可以看出他的难过与不安,但她无能为力的去安抚。因为他并非她的心上人。

他们注定是陌路。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傲娇皇子寻爱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