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3章 一头栽进男人的裤裆

一室寂然。就连许羡都没想起谢临渊会这么的……很任性。可他本人却仿若豪无察觉到通常,坐定后便合上了眼睛,两条长腿些许相互交错着,斜靠在沙发里的衬衣堆出些褶皱,却并不显零乱就连许羡都没想到谢临渊会这么的……任性。。...

一室寂然。

就连许羡都没想到谢临渊会这么的……任性。

可他本人却好似毫无察觉一般,坐下后便合上了眼睛,两条长腿些微交错着,斜倚在沙发里的衬衣堆出些褶皱,却并不显凌乱邋遢,反而比刚才多出了几分风流肆意。

虽然,那存在感仍旧让人完全无法忽视。

想起谢临渊身上的烟味儿,许羡抿了抿唇有些无奈,心里暗自叹了口气。

先往他前边的桌面上摆了套新上餐具,再倒杯温水,才道:“谢先生用过饭了吗?这里的素菜做得都挺不错。”

谢临渊眼睫微动,睁了眼,不动声色的看她。

许羡眨了眨眼睛,背对着众人笑得很是乖顺,和方才那长袖善舞左右逢源的妖精模样判若两人。

见谢临渊动了筷,许羡才转向包厢里头的其他人。

以为谢临渊刚才要走的不止她一个,导致现在一屋子人都站着,倒是只有他是坐着的。许羡心底暗暗觉得好笑,反客为主做了个随意的姿势,道:“刚才光顾着喝酒了,不如我们边吃边聊?”

这算是间接化解了刚才的尴尬,汪主编哪还有端着的道理,许羡连嘴都没怎么张,就得了星海下个月的封面和整一个版块。

饭局随着谢临渊的到来很快就结束了。

星海那边离席后,助理和萧蔷也十分有眼力见的相续离开,包厢内瞬间就只剩下了两人。

屋子里空气不流通,烟酒的味道就越发浓重,谈生意时许羡可以忍着,但现在她只想赶紧呼吸点新鲜空气。

“谢先生,我把门打开通通气。”

许羡坐的位置更靠里一些,要到门口须得经过谢临渊,说完,她以为谢临渊会屈屈尊腿,给她让一条道儿。

可等了有那么两分钟,已然用完餐的谢临渊仍是慢慢品着茶,一动不动。

即便两人在一起五年,许羡也还是摸不准谢临渊情绪变化的规律,同理也不怎么能琢透他某些行为后面的用意。

可山不就我,我就山;敌不动,我动。

单人沙发和后面的墙壁中间还有一段空隙,许羡看了看自己的身材觉得挤过去问题不大,刚准备绕过去,眼前就赫然出现了一只高定皮鞋。

RE去年冬季的限量版商务鞋!

全球只有一双!

最关键是设计图她画了整整有特么小半年!不能踩!

迅速收脚的不平衡感让许羡整个人都失去了重心,就这空当儿她还迅速判断计算了一下,照这个方向这个重力加速度摔过去,绝对会给谢先生的某重要器官造成巨大伤害。

那当然是……不行!

许羡急忙伸出手按住沙发,可谁知那丝绒料子的椅背滑不溜秋根本就撑不住,当即直直朝谢临渊倒了过去——

然后一头栽进了男人的西装裤裆里。

许羡:“!”

谢临渊:“……。”

许羡耳根瞬间发烫爆红,手脚发软间却还悄眯了眼想去看男人表情,借以判断接下来该怎么做。

一只大手却忽然按在了她的后脑,些微向下用力。

许羡猝不及防,或者说根本没想到谢临渊会有这样的举动,若有似无的男性气味却肆无忌惮地直冲进鼻腔,烧得人头昏脑涨。

许羡声音有些打颤,“……谢先生?”

谢临渊大拇指挑起她耳后的一缕长发,声线愈加低沉,“你就是那样跟人谈生意聊合作的?我从前教你的那些,是都忘干净了么?”

这是,生气了?

许羡眸光闪烁两下,大抵猜到是刚才汪主编握她手的模样让谢先生有些膈应。

男人的领地意识很强,这是五年前她拿到合约时便隐约意识到了的,之后谢临渊的各种行为也侧面证实了这个猜测。

但许羡没想到的是,现如今白月雅已经回来了,他的领土意识也并未从自己身上转移。

这对她是幸运还是不幸尚且说不好,但许羡能肯定的是,如果谢临渊打的是左拥右抱的主意,那她只有绝无可能四个字。

想清楚这点,许羡终于有心思抖擞小机灵,笑着道:“谢先生,你这该不会是醋了吧?”

谢临渊眉峰微蹙,将按在她后脑的大手移开,许羡一双清澈净远的桃花眼弯成了月牙,眼底是明晃晃的敞亮。

方才那话里明显兜着看低她的意思。

但现在看来,她是真不觉得必要的时候牺牲点色相有什么,所以也不会觉得生气或是有羞耻感。

没得到回应,许羡也不在意。就那么伏在男人腿上,像是偷吃了小鱼干的猫儿吃吃直笑。

谢临渊微凝着灰蓝色的眸子注视她,两根骨节分明的手指捏在女人的下巴轻轻摩裟,半晌,低头。

带着旃檀与清茶气息的薄唇封住了许羡的嘴。

唇上的碾压强势又霸道,有些突如其来却并不在许羡意料之外,是以在被男人撬开齿关后她便柔柔软软地迎了上去。

朦胧绰约的灯光下,英俊矜贵的男人微微低头吻着娇美清丽的女人。

场景很美好,但姿势其实是两个人都有些不舒服的,男人似乎也发现了这点,温热有力的大手很快掐上了她的腰,稍一用力,她便从伏在谢临渊腿上变成了坐在谢临渊腿上。

薄唇带着灼热的温度一路下移,最后停留在女人纤细白皙的脖颈。

Acca Kappa的白麝香气在这里尤为清新净爽,谢临渊凑上去轻嗅了几秒,意味性十足的咬了上去。

“唔!”许羡猝不及防发出一声尾音打着颤儿的娇呼。

脖颈微微刺痛的同时,男人下半身某处的变化直接反馈到了她的大腿内侧,许羡攥着男人衬衣的手用了点力推拒,“谢先生,在这……不行。”

谢临渊用犬牙磨着口里的那块软肉,抬眼直直望进女人含了水的眸子,“什么不行?”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许羡手指从男人宽阔的肩膀下滑到胸前紧实的肌肉,沿着肌理分明的线条缓慢划过,在小腹处略一顿后,准确无误地在某灼热饱满处点了点,“当然是这个呀……”

“小混蛋。”谢临渊低低骂了句,从许羡颈间抬起头。

“那也是谢先生教出来的。”许羡眯着眼睛笑。

她红唇微肿呼吸微喘,长发也在一番纠缠中有些凌乱,桃花似的眼底却清明。

指腹在许羡泛着水光的的唇上用了力的按蹭,谢临渊眼神携着些意味不明,刚欲开口,包厢门突然被扣了扣。

白月雅极具个人特色的温娴声线再清晰不过的传进许羡耳里,“临渊?”

嗯哼——

许羡低头,冷冷勾了勾唇,这是正牌女友捉奸来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总裁专宠小甜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追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