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1章 金主和金主的白月光

RE集团,顶层会议室。三正面临窗的室内很明亮,简约精巧细致的菱形长桌上位置摆放着应季花束,长桌周边零零散散坐着的是十数位衣着时尚的更年轻男女,他们姿态各异,却无一不面容姣好气三面临窗的室内明亮,简洁精巧的菱形长桌上摆放着应季花束,长桌周边零零散散坐着的是十数位衣着时尚的年轻男女,他们姿态各异,却无一不面容姣好气质卓群。。...

RE集团,顶层会议室。

三面临窗的室内明亮,简洁精巧的菱形长桌上摆放着应季花束,长桌周边零零散散坐着的是十数位衣着时尚的年轻男女,他们姿态各异,却无一不面容姣好气质卓群。

风和日丽鲜花美人,这合该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

当然,前提是忽略室内剑拔弩张的气氛和众人严谨十分的表情。

投影屏在暗淡下去几秒过后重新亮了起来,随之出现在众人眼里的,是位正在演奏钢琴的东方美人。

发言者自信从容地按动指挥笔,屏幕的画面便随着讲解介绍开始变化——

“……上周‘NEW’发布的新主题是‘奢雅’,据我所知他们已经请到了影后宋伊人,如果我们想要在代言人上压过他们,白月雅无疑是极佳人选……”

话未说完,已有人冷冷打断。

“对头的主题和我们有关系吗,我们为什么要比照他们的标准来选择代言人?蒋副设计师,你可别忘了我们是‘RE’,而不仅仅是‘NEW’的竞争对手。”

发言被中断且被批判得不留情面,任谁的心情都不会好到哪去。

蒋静不甘示弱的反唇相讥道:“是啊,等我们这次新品在市场竞争上落败,那就的确不仅仅是对手了,还是手下败将。”

“这话说得好像没了白月雅我们就是一群残渣余孽,你是不是对‘RE’有什么误解?”

“我对‘RE’能有什么误解?难道不是乔设计师对我有误解吗?”

……

许羡刚一走进会议室就闻到了股类似战场硝烟四起的味道,紧凝的氛围仿佛弦上的箭,随时便会被触发。

她没在意,只抬手关了蓝牙耳机,接过助理递过的策划书打开翻看。

RE是她一手创立的高定品牌,从一百万的投资到现下上千万的流动资金,从默默无闻不到十人的工作室到如今正式职员逾上千人的集团企业,没有半分的投机取巧,全是一点点打拼出来。

不过虽是如此,许羡却也没想让RE成为她的一言堂。

不拘、不羁、不惧才是贯彻RE到底的风格,换句话说就是看实力看魄力看魅力,只要你有本事,哪怕只是刚进来不到一天的实习生也能在RE横着走,所以现在这种场面于她也是司空见惯。

但显然,今天会出现变数。

即便会议过程她在途中已经通过耳机同步了解了个大概,但实际看到那张熟悉的脸,许羡还是没忍住低低哼笑了一声。

那声音不大,清冷冷的单音谱着毫未掩饰的嘲意,听得知道些内情的助理瞬间后背一寒。

同时参加会议的人也先后注意到了这边,一群方才还僵持不休的俊男美女立刻恭恭敬敬的异口同声道:“许总。”

许羡略一点头算是回应,踩着高跟鞋走向空出的首席位置。

她精致张扬到近乎咄咄逼人的眉眼在阳光下透着冷玉般的寒意,坐定后慵懒地斜倚着椅背,语气带着上位者独有的别有深意,“白月雅?”

众人没能品出这三个字里的嘲意,只是将目光投向了提议白月雅作为代言人的蒋静。

蒋静却是心里一喜,没想到自己发言时正巧赶上总裁参加会议。

这次会议是为了定下本季度的新品主题和代言人,如果她的策划能被采用,那么升主设计师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想到这里,蒋静按耐住喜不自禁的心情,刚要上前详细说明,却看到策划书被骤然合上。

下一秒,清冽骄矜的声线就让她彻底愣在了原地,“驳回。”

显然没想到会得到这种结果,蒋静顿时睁圆了眼睛脱口而出道:“许总,为什么!?”

许羡却连视线都没变动半分,只转了转右手无名指上的戒环,低笑道:“为什么?”她鸦羽似的眼睫遮住了眼底大半的情绪,说话时一口整齐漂亮的白牙却泛着森森的寒光,“因为你们许总我,天生就跟姓白的八字不合,犯冲!”

四下寂静。

因为这话的蛮不讲理。

可偏偏就是这样蛮不讲理的话,经由许羡口中出来却理直气壮又自然无比到了极点。

大抵是从未见过自家总裁这副做派,这下连同蒋静的所有人都没敢再继续纠结这事儿,直到会议结束,许羡的身影将要消失在众人视野里,蒋静才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站起。

身后却有人讥声道:“如果想继续留在RE,我劝你最好别再去触许总的霉头。”

“什么意思?”看到来人是乔薇,蒋静脸色不好却还是问道:“我怎么就触许总霉头了?”

“整个RE估计也就你不知道了。”乔薇嗤笑,翻开策划书夹有白月雅照片的那页,道:“这位写作‘白月雅’,但却得读作‘白月光’……”

写作“白月雅”,读作“白月光”?

这可真是个明白人。

许羡眼眸流转间感觉手机振动,点开来信人名称为“31107”的短信,看着屏幕上冷硬的“晚归勿等”四个字略一勾了唇。

要论这白月雅是谁的白月光:

文艺点说,是她将号码熟记于心,却连姓名都不敢写上的男人的白月光。

通俗点说,是跟她睡了足足五年,心里却还惦记着初恋的金主的白月光。

可不管是哪种说法,许羡都没想过在这件她早就预料到了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她从来就不是恋爱脑,是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RE今天的许羡。

但作为一位合格的小情儿,是绝对不能忽视金主任何一条信息的。

许羡按照往常的语气措辞回着短信,忽然记起今天因为和这位“31107”先生有约,而让助理看着处理的饭局,扭头朝助理道:“星海那位汪主编设的饭局还没推吧?让萧蔷把准备做全,到时候跟我们一起过去。”

·

晚上七点,许羡带着助理和公关部总监萧蔷,准时出现在了约定好的私人会所前。

漂亮是资本,能利用的时候就别矜着,于是许羡稍微在妆容上花了点小心思。

白日里挽起的长发此时松松披散着,迤逦出别样放肆的风情,她没上眼妆,只扑了一层浅浅的粉底,随后用正红色的唇釉点缀,一双形状好看的桃花眼却自在眼尾氤氲出勾人的粉色,身上的西装也未换下,却完美的和妆容相互映衬,干净利落又妩媚动人。

确认好了包厢号,一行人正要进去,许羡把滑到前胸的头发拨到耳后,却忽然瞥见一辆逐渐驶近的黑色迈巴赫,脚下略顿。

有点……熟悉啊……

没等她细想,已经停下的迈巴赫后面就又停了辆白色宾利,许羡眉间一蹙,干脆停住脚步,看了过去。

只见白色宾利上很快下来位身姿曼妙的长发美人,赫然是那位跟她天生八字不合的白月光,白月光今天穿了件驼色的半长风衣,内里的浅色长裙经风一吹便漾出层层涟漪,颇有些遗世而独立的味道。

许羡看了却是冷冷一笑,二月份的天气裸腿穿长裙,可真是有勇气。

这会儿功夫白月光已经走到迈巴赫驾驶座边敲了敲车窗,随后车窗便缓缓降下,却因为车内灯光不明和角度问题只能隐约看出个轮廓。

“许总?”走在前面的助理见许羡没跟上,不解的喊了声。

声音不大,可迈巴赫上的轮廓却像是听见了什么一般,准确无误地将视线投向了许羡。

暗色轮廓在光线下顿时消褪,露出男人深邃立体的眉眼,因为有四分之一的异国血统,他眼窝较一般华人更深,五官线条仿佛刀刻般锋利俊隽,无甚表情的时候单是矜桀冷漠的气息就能拒人以千里之外。

约莫是娱乐性质的小聚,男人黑发并未全部梳起,闲散的搭在额前却并不显颓废,反而透出几分风流洒脱,衬衣的纽扣也只系到第二颗,露出男人味十足的喉结和半弧深陷的锁骨。

可比起性感的喉结或是锁骨,许羡最喜欢的其实还是男人那双眸色浅淡的眼睛,那颜色像是天际将亮时的那一抹苍穹,又像是冰雪初融下的一角寒川。

许羡特意比照过,色调盘上最接近灰蓝色。

而现在,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光线问题,许羡莫名觉得那眸子里温温凉凉,其中的灰色也好像略有加深。

可还没等她细看,男人已淡淡将视线从她身上移了开去。

许羡没忍住磨了磨牙,脑子里却瞬间幽幽冒出个粗体加重的绿色大标题——

《惊现!合约有效期间,小情儿意外撞见金主和金主的白月光,惨遭金主无情打脸!》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总裁专宠小甜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