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国子监

  天刚灰蒙蒙的亮,房俊睁开了眼睛不停的翻来复去昨天到底吃什么了,今天怎么肚子那么痛,不行忍不住了,说着从桌子上拿了几张黄色的纸张,形色匆匆地跑了出去。  极快的冲进了茅...

大唐房俊

推荐指数:10分

《大唐房俊》在线阅读

  天刚灰蒙蒙的亮,房俊睁开了眼睛不停的翻来复去昨天到底吃什么了,今天怎么肚子那么痛,不行忍不住了,说着从桌子上拿了几张黄色的纸张,形色匆匆地跑了出去。

  极快的冲进了茅房内,瞬间充斥着不雅的声音,这几天在家里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并且也不用为生计苦恼,真是逍遥的很不过有时也会怀念有网络的日子还有现在的各种美食,思绪回不禁到穿越以前,自己是个孤儿,从小没见过自己的父母,在孤儿院里长大从15岁开始就开使了勤工俭学,也算一帆风顺的考上了大学,获得了全额奖学金从而成功的毕业,也算好运进去了一家大公司里工作,靠着自己勤奋努力三十岁之前成功的进入了管理层,在大都市中成为了一位小白领,也应是从小的经历让自己,使自己对婚姻充满了抵触,以至于自己三十好几还是孑然一身,但是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穿越到古代。

  不知不觉的天已经大亮,似乎是腿上的酸痛感刺激了房俊的感官不由得惊醒过来,不过双腿确实麻酥酥的等了好一会儿腿上的麻酥感淡了一些,赶紧从厕所里蹒跚走了出来,刚刚推门出来的玲珑见到房俊扶着墙壁一瘸一拐的向外面走来,匆匆上前急切的问道“少爷,你这是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看到玲珑着急的样子,房俊不由得指了指茅厕的方向“腿给蹲麻了”,玲珑突然愣了愣突然间咯咯的笑了起来,

  早饭过后正在院子里懒洋洋的晒暖的房俊,就见玲珑从外面匆匆的跑进来“少爷,少爷老夫人让你去前厅见她”,本来还有些瞌睡的房俊瞬间清醒过来母亲怎么突然找我,

  卢氏微笑着看这不远处刚会学行走的房遗则,见房俊走了过去房遗则滚动着大眼睛来到了卢氏的身边看着自己“遗爱,在家休养这了这么多天感觉身体好些了吗”?

  “母亲,身体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准备一下今天就去国子监吧”?房俊愣了愣国子监这不是去上学吗?就见卢氏说完便逗弄着一旁的房遗则,似乎说的意思就是这样定下了,房俊颇为幽怨的看了看正在咯咯大笑的房遗则,还是年轻好啊不用去上学,

  ---------

  国子监,位于长安城外郭之务本坊,唐高祖便令国子学立周公,孔子庙,四时致祭,贞观元年,唐太宗令国子学从太常寺独立出来,命名为国子监,内设有国子学,太学,四门学,律学,书学和算学等六门学科。

  “君子远庖厨,大家可知道是什么意思”,就见一位头戴幞头,身穿长衫的,博士做在堂前为学子们细心的讲解,只不过一个紧靠着窗户的少年似乎没有兴趣听讲,扭着脑袋看着外面的风景,

  “遗爱,遗爱,别向外面看了,这个博士可是很严苛的最不喜学子们三心二意”,临近的杜荷轻轻碰了碰走神的房俊,

  似乎是感觉到了身边的人心情不快,杜荷眼睛偷瞄着堂前的博士小声的对身边的人说道“遗爱,对了过几天的上巳节,一起出去玩吧”?

  “上巳节“,

  看着房俊皱着眉头有些不解,今年的上巳节与往年不同,听说皇帝陛下要亲临,所以说今年的上巳节会非常热闹的

  就当杜荷说的正兴奋时,

  “杜荷,房俊你们两个在谈论什么呢这么开心,既然这样我来考考你们“君子远庖厨”是什么意思啊”?不知何时博士已然来到了杜荷的身边,就见周围学子的目光也都望向了这里,

  “博士,我……”看着博士脸色沉郁似乎今天不给他说出个子丑寅卯誓不罢休,房俊起身而立道“博士说的出自,《孟子》梁惠王上篇讲:“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他是说君子看到准备被屠宰的禽兽看它活着不忍心看到它死听到它临时前的悲鸣不忍心吃它的肉所以君子要远离厨房!不知博士我可说的对吗”?

  见房俊回答的丝毫不错站在一旁的博士不由得恢复了脸色“你们二人莫要再说话了”,便转身离开了这时的杜荷一脸激动的看着房俊”遗爱,今天你可真是太牛了”?

  “那是,也不看看我房俊是谁”,就见房俊似乎起了兴致不禁拉着杜荷说道“不如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名字叫脑筋急转弯,谁输谁下节课回打博士的问题,怎么样,”杜荷不禁往后仰了仰身子摸着下巴仔细的观察房俊此时的变化,但是也不见什么异常不过隐隐约约有些不好的感觉,但是如果不答应房俊的话不是显得自己害怕心虚了吗?算了还是先答应他看看,杜荷不禁点了点头就见房俊突然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答应了就不能反悔,为什么公马比母马跑的快”?

  杜荷不禁沉思起来,公马和母马谁跑的快只有赛过才知道吧,有可能公马比母马更强或者是母马怀孕了不能跑,总之这好像有很多的答案吧,抬起头来正见房俊一脸坏笑地望着自己,不禁让杜荷心中打鼓应该不想我想的这么简单吧,但是究竟是什么呢?思考了很长时间也不见一点头绪反而使自己的脑袋乱糟糟的不禁开口问道“我猜不出来,你告诉我吧”,

  房俊狡诘一笑“当然是快马加“鞭”了”,露出了一个理所当然的神情,就见杜荷的脸色不由得变了又变似乎想明白了房俊所指的深层含义不由得笑了笑,

  杜荷便让房俊再来一个似要一雪前耻,不过杜荷没发现此时的房俊的眼睛突然一亮似含着一丝笑意“好再给你出个,两只狗赛跑,甲狗跑得快,乙狗跑得慢,跑到终点时,哪只狗出汗多”?

  杜荷不禁愣了愣,如此简单肯定是那个甲狗出汗多,正要回答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两只狗跑的路程都一样,那出汗定然也一样了,杜荷的嘴角不由得微微翘起,”遗爱,你这个问题也太简单了吧,这两只狗跑的路程是一样长所以它们出的汗定然也是一样多了”,

  房俊不由得变了变神色,杜荷见其如此模样不由得心情大为畅快,“哎,本来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但没想到居然连常识都给忘了,狗是不会出汗的”,房俊不禁大笑起来,

  但似乎却忘记了,这可不是只有他们两人的地方,房俊赶紧闭上了嘴巴可是好像为时已晚就见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这里,“房俊,你们给我滚出去”,就见堂前坐着的博士胸前似乎也变的起伏不定,

  房俊耷拉脑带站了起来慢慢的向门外走去,杜荷不禁给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似乎这事与我无关

  杜荷偷偷的窃喜博士居然没看见自己,就见博士不知何时已然来到了他的身边,“杜荷,你怎么不出,想尝尝这戒尺的滋味”就见博士从身后拿出了戒尺,杜荷赶忙起身向外面跑去,这时众多学子轰然大笑起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唐房俊”,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