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遗爱

,幸好老爹正逢壮年人我除了不少时间,也可以看仔细一看这大唐山河的秀美,的话真到了历史上的那一步自己索性提早溜找一个无人岛消遥逍遥快活去”,  锦衣少年从野草地上站站起身来回到离处的小溪旁,溪水澄澈见底,溪底除了游鱼正欢快的的四处游荡,用手掬了一捧溪水洗了”噗“的一声吐掉了野草,嘴角似乎咕哝了一下,但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嘴巴里还小声嘟囔着,“算了算了,既然已经这样了,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看一步了,好在老爹正值壮年我还有不少时间,可以看一看这大唐山河的秀丽,如果真到了历史上的那一步自己干脆提前溜找一个无人岛逍遥快活去”,。...

大唐房俊

推荐指数:10分

《大唐房俊》在线阅读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长安城外一片野草地里,一阵清风袭来荡起了绿色的海洋,远远望去似天地一线,

  ”唉唉“一声声叹息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就见一位不过十五六岁的锦衣少年嘴叼着一根野草,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似乎没有心情去欣赏这片美景。

  ”噗“的一声吐掉了野草,嘴角似乎咕哝了一下,但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摇了摇头,嘴巴里还小声嘟囔着,“算了算了,既然已经这样了,既来之则安之走一步看一步了,好在老爹正值壮年我还有不少时间,可以看一看这大唐山河的秀丽,如果真到了历史上的那一步自己干脆提前溜找一个无人岛逍遥快活去”,

  锦衣少年从野草地上站起身来来到不远处的小溪旁,溪水清澈见底,溪底还有游鱼正在欢快的游荡,用手掬了一捧溪水洗了一下沾有泥土的脸庞,

  不禁打了下寒颤早春的溪水好像因为刚刚解冻还有些冰冷,在溪水的映照下就见一张稚嫩的脸庞出现在溪面,少年不禁有些失神自己原本一名都市白领李俊如今却成了穿越人士,

  这话还要从三日前说起,李俊这也是人如其名,他也是长的很俊,又是小资一枚,这就吸引了一些妹子对他投怀送抱,他也是来着不拒,30多岁了还是单身,女朋友到是不少。

  三日前去参加同学聚会,遇见了初恋女友和她说说笑笑,谈起儿时的趣事,免不了打骂嬉笑忽略了初恋女友的老公,由此便惹恼这位闹了一些不愉快,

  由此二人便先行离开了,同学见事情弄的有些僵便频频劝酒李俊当时喝的有些多,同学中有几个喝大的非要嚷嚷着去河里游泳回忆儿时的记忆,当时也不知道李俊当时抽的什么疯居然同意了,没想到一行六人,就上来五个,李俊就是那个倒霉的没上来,

  这也算阴差阳错国子监的房俊和国子监的学子们想要去捉鱼玩,没成想房俊一个不慎跌落河中,当李俊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就见很多身穿古服的人正在旁边看着他,当时真把李俊吓了一大跳这是什么情况,真是古有陶潜入桃源今有李俊梦千年。

  房俊,名俊,字遗爱,房玄龄第二子,哥哥房遗直,母亲卢氏,三弟房遗则,大姐房遗玉嫁于韩王李元嘉妃,二姐嫁于郑仁恺这样看来也算一个不小的豪门。

  “二公子,你在哪?”,不远处的草地上走过来一位十四五身着浅绿色襦裙漂亮的小姑娘,这时溪边的李俊猛然抬起头来真是怕啥来啥,已经来这三天了但是还没想好要怎样和自己的家人一起生活,

  房俊抬头看看天空已经日落西山了,现在如果在不回家相必家人也要担心了,房俊急忙起身应道“我在这”,

  小姑娘听见了房俊的应答声,疾步向这里赶来看见了满脸水渍地房俊不由得轻笑道“好啊,公子今天你又下河捉鱼了,看来上次失足落水的教训还不够啊”,

  房俊赶紧用衣服蘸了蘸脸上的水渍满脸笑容地开口解释道“玲珑’这样你可是误会公子我了,公子可没有捉鱼不过是在小溪边洗了洗脸”,

  玲珑房俊落水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人,是房府收养的一位孤女同时也是房俊唯一的贴身婢女,

  “奥,我想也不是,毕竟公子不会游泳一定不会再去捉鱼“玲珑看着房俊狭促一笑,

  ”好啊,你竟然敢嘈笑公子我,别跑“,就见这片野草地上一片欢笑声响起,

  在城门还未关闭之前已经走在了长安街道上,就见一队身穿禁军服饰的人突然从他二人身边疾驰而去扬起了一阵尘土,不过看方向倒是和房俊同路,

  房俊略有些疑惑地停下了脚步“玲珑,今年是多少年”,

  “贞观三年”,如果记得没错的话今年父亲会升任尚书左仆射,房俊不由的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粱国公府,房俊刚刚走进府内就见一位头梳云髻横插着流云簪身着绛红襦裙上绣有大红牡丹美妇人簇拥着一群身穿禁军服饰的人向府外走去,

  房俊不由驻足在一旁仔细看了看,没错他们就是不久前从我身边跑过去的那些人,

  就见人群中一个身穿宦官服饰的人走到了府门轻声说道”房夫人,留步既然圣旨已然传到咱家也要回去复命了“,

  卢氏让人将已经准备好的金银偷通地递到了宦官的手中,就见宦官不由的喜笑颜开“房夫人,这怎么好意思呢,咱家不过是跑个腿”,一推二就的便递给了满脸笑容宦官手中,

  房俊还在想卢氏没看见自己正要偷偷地溜进去呢,就听见“俊儿,你给我站住”,

  房俊正要往府内跨的脚也停在了空中,这时就见房俊转过了身去“母亲”,

  房俊在这房府中最怕的就是卢氏,这几天时常出去也是卢氏,怕她察觉出自己不正常了,常言道母子连心,

  “前几天才跌落河中这病还没有好利索,今天又跑出去玩,要不是我让玲珑把你找回来,还不知道你要在外面待多久呢,今天感觉身体怎么样”?卢氏有些嗔怒走了过来摸了摸房俊的额头,房俊低着头心中不由的大为感动,自己已经记不清已经多少日子,还有人来关心自己,

  卢氏看着眼前的房俊,这孩子现在对自己怎么有些疏离感,难道是因为落水吗?俊儿自从落水就就有发热的症状不过今天到是正常,

  只是是卢氏不知到的,房俊之前所以发热是因为第一次被一个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人叫儿子,并且还要应承不禁燥红了满脸,所以碰到自己的脸蛋时才会有些烫,不过还好现在的房俊已经开始慢慢适应了,

  “母亲,二弟”就见一位身着深绿官袍,腰上带着一银袋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急匆匆地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异常兴奋的看着二人“父亲今日被皇上封为尚书左仆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追促网,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唐房俊”,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